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TED演讲 | 你所不了解的“安慰剂”效应

2017/03/20 来源:药明康德
分享: 
导读
本期讲者Eric Mead先生是一位魔法师,通过一个小魔法向我们展示安慰剂效应是如何起作用的。他的演讲提到,药片的形状事实上会影响安慰剂效果,人们倾向于认为将囊比片剂更有效,而针剂又比胶囊更有效……

本文由药明康德团队整理,欢迎分享至朋友圈。转载请于文章开头注明“本文来源于药明康德微信公众号(ID:WuXiAppTecChina)”


In other words, sugar pills have a measurable effect in certain kinds of studies, the placebo effect, just because the person thinks that what's happening to them is a pharmaceutical or some sort of a — for pain management, for example, if they believe it enough there is a measurable effect in the body called the placebo effect. 换句话说,糖片在很多研究中具有安慰剂效应,因为人们认为其具有某种药效。如果他们深信这种糖片,这就成了所谓的“安慰剂”效应。

演讲实录:

在相当一段时间我感兴趣于安慰剂的效力, 通常一个魔术师是不会对安慰剂感兴趣的。 但是如果你从我职业的角度考虑, 那就是使一些假的事物,如果真实的使人们相信,这样它们就变成了事实。换句话说,所谓的安慰剂的效果正是因为人们认为他们身上发生的是一种药物作用,或者再给一个例子,如果病人相信(他们服的是镇痛药物),药在他们身上就会有明显的效果。 安慰剂效应。 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却“预料”或“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病患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

为了我们能够理解对方, 我想开始向你们展示一个初级的, 很简单的魔术。 我也会告诉你我是怎么变得。 这是一个从50年代开始就在孩子魔术书里出现的简单魔术。 我在70年代的时候从童子军魔法中学会它,我先做给你们看, 然后再解释。

怎么变这么魔术这把刀, 你们可以检查我的手, 我就这样把刀握在我的拳头里。 然后我把袖子挽起来,同时确保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在我袖子里上下活动,我就这样在这压住我的手腕。 那样你们可以看到没有时间让任何事物活动。只要我压住这里,没有东西可以通过我的袖子。 这样做目的很简单。 我将打开我的手掌,希望如果所有事情顺利的话,我的生理磁性会粘得住这把刀。 实际上,它粘得如此紧,我甚至可以甩,这把刀(它)也不会掉。没有任何东西在我袖子里。

这是一个我经常教给那些对魔术感兴趣的孩子的魔术, 因为你能学到很多关于欺骗的技巧。 很可能现场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魔术。 它是这样发生的,其实我手里握着这把刀,但我说我要握住我的手腕,来确保没有东西通过我的袖子, 这其实是个谎言。这个幻术的秘密在于,当我的手从你们移到背向你们的时候, 我的食指就将移位到这个位置。我的手指就是这样移的。

上述这个骗局,和安慰剂效力有什么关系? 我一年前左右读过一个研究, 这开阔了我的认知。 我不是医生或研究人员,所以,这对我而言, 是一件很让人吃惊的事。 它显示如果你给病人一个安慰剂以白色药片的形式, 像阿司匹林的样子, 如果就是一个圆的白色药片,它有一定的可测量的安慰剂效应。

药片的形状影响安慰剂效果

但如果你改变你给的安慰剂的形状, 比如你把它作成小一点的药片,并且涂成蓝色,刻一个字母上去, 它居然会有更明显的可测量的效果。 即使两个里面没有一个有任何真正的药效 --它们都是糖片。 但是白色药片就是没有蓝色的效果好 什么?这真的让我很迷惑。

安慰剂效果,胶囊胜出

但事实上,那还不是终结。 如果你用胶囊, 它们比任何形式的药片更有效果。 有颜色的胶囊,一端黄色,另一端红色的,比白色的胶囊更有效。 剂量起到一定的作用。 一天两次,一次一片 没有三片效果好。 我现在记不清统计数据。 但重点是剂量和药效有关。药剂形态和药效有关。 如果你想要极限程度的安慰剂,你需要注射针剂。 对吗?一个注射器含有一两毫升的没有作用的东西, 你把这个注射到一个病人身上。。 在他们脑海里,这是一个如此强大的想像, 它应该比白色药片要强很多很多。

以假乱真,取决于认知

这真是一个很强的想象,等我有幻灯片的时候,我可以展示给你们统计数据图。 重点是, 白色药片没有蓝色药片好,没有胶囊好,没有针好。 它们都没有真的药效。 这仅仅是你的信念使它在你身体上,也造成更强的效果。 我想看看我是否可以拿这个想法,把它应用到魔法技巧上。 采用一些明显是假的戏法使它看起来是真的。 我们从研究中知道,如果你想要实际效果,你应采用注射针。

这是一个七寸的帽别针。它非常尖。 我将把它消一下毒。 这真是我的肌肉。这就是我的皮肤。这不是好莱坞特效。 我将会刺入我的皮肤把这个针头穿过到另一边。

如果你容易紧张反胃,如果你容易晕。我建议如果你容易紧张不安, 你最好在下面30秒里看别处, 实际上,你知道吗,我会在它后面做一开始的坏的部分。 你将会看到,你可以看别处如果你想的话。

恩,这就是发生的,就在这里,我皮肉的起点处,我手臂的下部, 我就造成 一个小穿孔。 对不起。我吓倒你们了吗? 就穿过我的皮肤一点点,在另一端这样出来。 现在, 我们基本上和刀的戏法,在同一个位置上。但你现在不能数我的手指了,对不? 所以,让我来把它们展示给你们。一,二 三,四,五。

我知道人们想什么当他们看到这个的时候。 他们说,“哦,他一定不会蠢到刺穿他自己的皮肤来娱乐我们几分钟。” 所以,让我给你们偷看一下。 那看起来怎么样?很好。 对,我知道 在后面的这些人说,“好。我并没有真的看到那个。“ 让我给你们仔细看看这个。 这真的是我的皮肤。这个不是好莱坞特效。 那是我的肉,我还可以转动它。 对不起。如果你感到恶心的话,看别处, 别看这个。

在后面的人或是几年后从录像上看到这个的会说,“喔,那个看起来有点缺少一些效果,但是如果这是真的他会看到这有个洞,这也有个洞,如果这是真的他会流血。 让我流点血给你们。

平常这时我会将针头取出。 我会洗干净我的手臂,向你们展示我没有伤, 但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以这种理念,使假的事物变成真的事物, 我就将停在这里, 走下讲台。

本期讲者Eric Mead先生是一位魔法师,通过一个小魔法向我们展示安慰剂效应是如何起作用的。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