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4个原因告诉你CRISPR专利之争为何尚未结束|《自然》新闻

2017/03/03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分享: 
导读
从法律挑战到持续的实验,CRISPR-Cas9基因编辑专利权持有人的故事仍待续写。

原文以Why the CRISPR patent verdict isn’t the end of the story为标题

发布在2017年2月17日的《自然》新闻上

原文作者:Heidi Ledford

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本周发布了一项关于对有潜在经济效益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知识产权之争的关键裁决。

根据裁决书内容,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德研究所可以保留其在真核细胞中使用CRISPR-Cas9的专利。这对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是一个打击,此前加州大学已提交自己的专利申请,并希望将博德研究所排除在外。

此次专利权属之争追溯到2012年,当时在伯克利的Jennifer Doudna、在维也纳大学的Emmanuelle Charpentier及其同事概述了如何使用CRISPR-Cas9来精确地切割提取的DNA。2013年,博德研究所的张锋(Feng Zhang)及其同事,包括其他团队,展示了该技术如何适用于在如动植物和人类的真核细胞中进行DNA编辑。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分子生物学家Jennifer Doudna团队在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专利权之争的一场关键战役中落败。Nick Otto/Washington Post/Getty

伯克利更早申请专利,但USPTO却首先批准了博德研究所的专利申请,并于本周维持原先的决议。本次裁决涉及高额利益。关键专利的持有人可以从CRISPR-Cas9的产业应用中获取数百万美金的收益:该项技术现今已经加速了遗传学研究,而科学家们正用其研发抗病牲畜与人类疾病的新疗法。

但对于CRISPR技术的专利权属之争远未结束。这里有四个原因:

1. 伯克利可以对裁决提请上诉

伯克利可在两个月内对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裁决提请上诉——他们很可能会这么做。一个关键问题在于Berkeley有多大把握一旦获得授权,自己的专利将能涵盖在真核细胞中进行基因编辑的最具商业价值的应用,比如创造新作物或人类疾病疗法。

博德的胜利集中在一个关键的区别上:他们的专利指明了CRISPR如何适用于真核细胞,而伯克利的没有。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专利商标局裁定博德的专利与伯克利的专利授权不冲突,因而应维持原先决议。

获悉裁决结果后伯克利团队很快提出,其专利如果在当前状态下获得授权的话,将涵盖CRISPR-Cas9在任何细胞中的应用。该团队表示,这意味着若想销售在真核细胞中使用CRISPR-Cas9制造的产品,将需要同时获得伯克利和博德的专利许可。

然而专利学者称,USPTO裁决的细节可能削弱伯克利在真核细胞中行使其专利的机会。例如,根据USPTO长达50页的决议书的许多内容显示,博德专利中所描述的在真核细胞中使用CRISPR-Cas9需要超出伯克利专利申请中所述的额外发明。

因此,伯克利可能觉得他们仍需提请上诉。并且其知识产权已授权给几家打算在真核细胞中应用CRISPR-Cas9的公司,这些公司可能也更希望不必为此支付博德的专利许可费用。

2. 欧洲专利仍待争夺

这两个团队都已在欧洲提交了类似的专利申请,且目前仍在进行专利权之争。

而英国约克的知识产权专家事务所HGF的专利律师Catherine Coombes指出,欧洲的决议未必遵循和美国专利商标局同样的结果。

基于欧洲判例法,欧洲专利局可以选择评估伯克利专利申请中所描述的一般基因编辑系统的发现是否激发了“充分动机”以尝试覆盖到真核细胞。如果欧洲法官认定这种情况,那么他们可能裁定伯克利专利包涵CRISPR-Cas9在真核中的应用。

这可能会给伯克利带来其在美国所欠缺的优势。“几周内六个小组先后应用CRISPR-Cas9在真核环境中作用的事实显示,在该领域有着明显的尝试动机,”Coombes说。

即便如此,欧洲专利之争可能也无法快速解决:Coombes估计它可能还需拖延五年或更长时间。

3. 其他多方也声称拥有CRISPR-Cas9专利权

人们的注意力集中于伯克利-博德之争是因为他们的专利内容涵盖相当广泛,并被认为对CRISPR-Cas9的多数商业应用至关重要。但根据瑞士洛桑附近的咨询公司IPStudies公布,有763个提请Cas9的同族专利(相关专利组)。其中,一些申请要求对CRISPR-Cas9基因编辑的某些方面的专利权。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专利的持有者可能试图维护其权益。

在使用CRISPR-Cas9的公司开始从他们的产品中赚钱之前,这可能不会发生。及至能赚钱时,拥有相关专利的人可能起诉侵权并要求支付特许权使用费。

纽约法学院的知识产权学者Jacob Sherkow说,届时,将有大量的专利持有人来电。“每个人和他们八竿子打不着的表亲将声称他们对博德的专利拥有一些发明权益,”他说,“博德将要为此征战多年。

4. CRISPR技术正在超越专利涵盖范围

学术界和工业界的研究人员一直致力于研究CRISPR基因编辑超出博德和伯克利专利范围的应用。

这两个专利的同族专利都涵盖CRISPR-Cas9的使用,它依赖于Cas9酶来切割DNA。但是存在Cas9的替代品可以提供其他功能,这也是避开伯克利-博德专利之争的一种方法。


Cas蛋白的分子模型,它使用向导RNA来切割DNA。Evan Oto/SPL

一个有吸引力的替代品是Cpf1——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比Cas9更易使用且更为精确的一种酶。博德已提交了关于在基因编辑中应用Cpf1的专利申请,并已将其授权给马萨诸塞州剑桥的生物技术公司Editas Medicine(同时也拥有博德关于CRISPR-Cas9的一些专利许可)。总之,据IPStudies称已有28项Cpf1的同族专称,且它们并不都来自于博德。

陆续有关于其它酶的报道。伯克利的研究人员于去年12月称,他们已发现了两种新的Cas9替代品,CasX和CasY。一些研究人员可能已经试图对未公开的替代品进行专利申请——美国专利申请通常在提交后18个月内不予公开。

Sherkow将此与PCR(聚合酶链反应)的早前情况进行比较,PCR是用于扩增DNA片段的技术,迅速成为分子生物学中的重要工具。实验室最初只使用一种酶(Taq1聚合酶)来开展实验。“现在,如果你浏览目录会发现,几乎有一个亚马逊仓库的聚合酶可供你使用,你可以根据想要实现的特定反应来进行选择,”他说。

Sherkow说,人们现在关注的是这场专利之争中CRISPR的商业化一面,“这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