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2016五大新药研发灾难,到底哪里出了错?

2017/03/04 来源:智慧芽/陈子豪
分享: 
导读
根据咨询机构德勤的最新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新药研发的投资回报率创下2010年来的新低。面对惨案不断的现状,该如何拨得云开见月明?


一、2016新药研发惨案,都有谁?

2016年的全球新药研发令人沮丧,不仅新药获批数量相比2015年急剧下滑,多个重磅药物临床试验失败也是让人感觉寒风阵阵。根据咨询机构德勤的最新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新药研发的投资回报率创下2010年来的新低。

从研发领域上看,礼来的阿尔茨海默病新药 Solanezumab的失败引起巨大轰动,提示大家神经疾病目前仍是很难取得重大突破的一个领域。肿瘤领域吸引了众多投资,但是在2016年遭遇的挫败也可谓巨大,提醒着我们癌症依然很难攻克。多媒体金融服务提供商Motley Fool挑选了数个对公司投资者影响深远的失败案例:

NO.1 礼来与阿尔兹海默症药Solanezumab

阿尔茨海默病称得上是所有生物制药公司的痛,礼来过去25年在阿尔茨海默病领域投入高达30亿美元,屡败屡战却仍一无所获,更显得无比悲壮。在solanezumab的前两项 III 期临床研究EXPEDITION1和 EXPEDITION 2均告失败后,礼来仍然孤注一掷地启动了第3项更大型的III期EXPEDITION3研究,期望在症状较轻的早期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取得突破,无奈还是失利了。

受此影响,11月23日礼来的股价重挫14%。

NO.2 百时美施贵宝与Opdivo

Opdivo曾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肿瘤免疫治疗药物,在一线治疗NSCLC结果出来之前,在市场上所向披靡,销售额遥遥领先对手。不过今年8月份,Opdivo在关键III期临床试验中失败,而Keytruda则逆袭成功。失败也让BMS的市值一夜之间跌去200亿美元。

NO.3 百健与Opicinumab

Opicinumab是靶向细胞因子LINGO-1的人源化抗体,可以维持髓鞘的正常形态和功能,修复损伤的髓鞘,恢复神经功能,被认为是首个可以治愈多发性硬化症(MS)的潜力新药,而不仅仅是延缓疾病进展。但是今年6月公布的II期SYNERGY研究结果显示,opicinumab未能显著提高多发性硬化患者的生理和认知功能,也未能减缓疾病的进展或复发。

虽然Biogen表态不放弃开发这个药物,将继续开发其视神经炎的适应症,但百健的市值还是一夜之间跌去90亿美元。

NO.4 Celldex与脑癌疫苗Rintega

刚进入2016年不久,Celldex就给投资人带来了不好的消息,其倍受关注的脑癌疫苗Rintega在III期研究中失败,治疗组的中位生存期(OS)甚至略短于服用安慰剂的对照组(20.4 vs 21.1个月)。

NO.5 Novavax RSV病毒疫苗

2016年最大的临床灾难并不像大家猜想的发生在肿瘤领域,而是抗感染领域。

Novavax的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疫苗在II期研究中大获成功,成为第一个相比安慰剂可以显著降低RSV感染率的在研疫苗。尽管RSV感染不那么致命,但其受众广,预期年销售额可达到60亿美元。在上万人大型III期研究结果揭盲之前,Novavax的市值也被狂热的投资人一手捧至22亿美元。

泡沫在今年9月份破裂,Novavax的股价闻讯暴跌82%之多,从8.34美元跌至1.15美元,市值从22.5亿美元直接跌至3亿美元。

二、失败背后,到底哪里出了错?

创新药领域,本身便是一个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一款成功的药品有可能为研发企业带来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市场,但是在这风光的背后则无数研发失败的项目……


2005年,由美国跨国制药行业的资深研发管理者和一些与药物研究相关的大学教授组成的研究小组,开展了以了解创新药研发失败原因为目的的调查。调查显示创新药研发失败可能存在着数十种问题,但是这些问题能够被归入以下两方面的错误:

一方面为概念性的错误,表现在对临床优势理解的不清晰、过度依赖非临床研究的数据、过早使用验证性研究设立的思路、对剂型选择不合理等,这些问题都属于创新药研发技术的问题;

另一方面为程序性错误,表现在未制定非预期结果的研究计划、未明确关键的决策标准、过分依赖既往的经验等。

三、药企研发,该如何降低研发失败的风险?

面对新药研发中研发产出率增长变缓,研发所需费用不断增加的挑战,长期以来药企们所采用的“闭门造车”研发方式受到了冲击,这些国际药企开始了尝试转变研发思路,加速科研转换,网罗研发人才,开启合作共赢的新药研发模式。

1.科研成果转化:连接实验室与临床间的纽带

转化医学的介入,为提高药物研发效率提供了新思路。连接“研”、“发”和产品整个生命周期管理的转化医学,是实验室与临床之间的纽带。

一方面从患者身上得到的临床信息用来指导基础研究,另一方面使实验室的研究成果迅速转化到对疾病的诊断、预防和患者治疗中,打通基础研究和临床开发,衔接了传统药物开发体系中的断层,最快、最有效地把科研发现转化成有效医疗方案。

近年来无论是赛诺菲备受瞩目的降胆固醇创新药物Alirocumab,还是默克被誉为21世纪迄今为止最令人激动抗癌药物Keytruda,他们核心成分主要针对靶点蛋白的发现均来自与大学的实验室。院校及科研机构的发明需要产业转移,而药企则能免去部分前期工作,建立长期的科研成果转化合作对于双方均有这重大意义。


上图为哈弗大学在抗癌领域的最新公开专利

但是,企业并不可能与全球所有科研院校建立都建立起合作,因此利用专利数据库对重点院校科研机构的最新医药技术专利进行跟踪监控成为了必要之举。抢先于其他药企展开合作,方能在创新药物研发中占得先机。

2.另辟蹊径,找到真正技术大拿

药企,尤其是创新药企作为以科学创新为研究导向的公司,他们需要网罗到从分子生物学,到生物信息、生理学等各个领域的顶尖研究员和科学家,参与到公司药品的研发中来。


上图为PCSK9靶点降脂药主要发明人

如何去寻找药企所需要的顶尖人才?除了常规手段如查询相关论文编写者、实验室主导专家等外,现在的专利数据库又为药企提供一条捷径。通过分析相关领域内药品专利的主要发明人,药企可以快速寻找能够撑起其研发方向的核心研发人才。

3.摒弃恩怨,敌人亦可为伙伴

与其大家都惨淡收场,不如合作从市里各分一杯羹。在礼来Solanezuma的III期临床试验失败后,礼来宣布其将联手阿斯利康继续挑战阿尔兹海默症困局,正式因为这个原因。

由于没有单独的利益相关方拥有能够解决医药创新中的挑战的所有要素,这样的合作可以加速药物研发,并且成为新兴的药物研发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解决单一的单位所不能解决的问题。


假如比较礼来与阿斯利康在阿尔兹海默症研究中发明技术专利申请的情况,通过智慧芽3D专利地图的分析可以看出,两者尽管之前的研发方向不同,但由此技术积累的侧重点均存在很大的互补性(红色与蓝色的柱型分别代表两家公司的技术分布)。因此,双方才决定共同推动AZD3293的研发与临床测试。AZD3293是一款口服β-分泌酶裂解酶 (BACE) 抑制剂,它的治疗原理是阻断Aβ前提蛋白合成。AZD3293在早期临床试验中已经展现出降低阿尔兹海默病患者和健康志愿者脑脊液Aβ水平的能力。

药品研发失败总是难免的,但是如果能从源头找到自己失败的原因,多从科研转化、人才挖掘、技术合作的角度重新思考自己的研发方向和思路,也许下一次就会迎来转机。对于药企而言,这意味着新的市场与增长点;对于患者而言,这或许意味着希望。

作者简介:陈子豪,智慧芽资深行业分析师,擅长结合专利数据和技术分析,为企业挖掘竞争情报,洞察行业发展趋势。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