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全球糖尿病市场研究报告
诺和诺德、赛诺菲、默沙东、礼来等药企相继发布2016财报,糖尿病市场格局已经清晰,小编进行梳理分享。统计范围包括糖尿病领域布局的主要企业18家,39个降糖药物。
本文转载自“生物制药小编”(作者:Armstrong)。

诺和诺德、赛诺菲、默沙东、礼来等药企相继发布2016财报,糖尿病市场格局已经清晰,小编进行梳理分享。统计范围包括糖尿病领域布局的主要企业18家,39个降糖药物(有些是合并计算,如德谷胰岛素及复方制剂等,以财报销售数据的方式为准)。货币单位统一为美元,其他货币按固定汇率换算为美元。

市场容量稳步上升 诺和诺德、赛诺菲、默沙东、礼来四巨头统治

统计的39个降糖药物2016年合计销售额达408亿美元,相比2015年的393亿美元上升4.0%。胰岛素巨头诺和诺德以123亿美元销售额继续称雄糖尿病市场,赛诺菲由于Lantus的下降销售额小幅下降到81亿美元,默沙东凭借西格列汀61亿美元销售额占据第三位,礼来得益于度拉鲁肽的快速增长,销售额从2015年的49亿美元大幅上涨至58亿美元,2017年将轻松超越默沙东。


注:勃林格殷格翰为估计值,通化东宝、甘李药业以2015年数据计算。

四巨头合计销售额超320亿美元,占到总市场容量的80%。阿斯利康旗下艾塞纳肽略有下降,达格列净补位,总销售额24亿美元,依然占据第5位。首个SLGT2抑制剂、来自强生的Invokana(卡格列净)2016年似乎遭遇天花板,相比2015年13亿美元销售额仅上涨7%。值得一提的是通化东宝、甘李药业通过在本土市场的崛起,在企业排行榜单中列13、14位(由于两家企业未发布2016年数据,以2015年数据计算。)


市场结构:胰岛素半壁江山,GLP-1快速增长

408亿美元的糖尿病市场中,15个胰岛素类药物贡献212亿美元,占到总市场份额的52%;DPP-4抑制剂上市药物达9个,总销售额107亿美元,占到总市场份额的26%;GLP-1受体激动剂上市药物达6个,合计销售额49亿美元,与2015年相比增幅达25%,成为糖尿病市场扩容的最大动力;SGLT2抑制剂在2016年显示出增长乏力,销售额仅从2015年的20亿美元增至25.5亿美元。


细分市场分析

上面我们看到糖尿病市场中:胰岛素依然占据半壁江山、GLP-1快速增长、SGLT2抑制剂放量速度收缓、DPP-4仍然是遍地开花。下文将对细分市场逐一分析。

胰岛素市场:

胰岛素的临床应用已经有超过90年的历史,同时经历了许多重大科学发现,首个基因工程药物即为基因泰克开发的重组胰岛素,从而开启了重组蛋白药物的伟大时代。胰岛素的工程化也经历多次创新发展,帮助实现了胰岛素上市数十年而新产品不断的神奇历史,不断改善患者的临床使用效果。

胰岛素领域仍以三代胰岛素为主,比例达到近90%。胰岛素领域的霸主甘精胰岛素虽然仍占据第一位,但已经进入了复杂竞争的阶段。一方面,诺和诺德的德谷胰岛素已经上市,2016年实现销售额6.6亿美元(包括复方制剂),抢占了Lantus的部分市场。另一方面,礼来/BI的仿制药Basaglar已经在欧美等主要市场上市,尽管2016年销售额只有8600万美元,但相信会对Lantus的价格产生一定冲击。Lantus销售额从2014年的峰值84亿美元,降到2016年的64亿美元。赛诺菲及时推出了甘精胰岛素的新剂型Toujeo,该药2016年销售额为7.3亿美元,表现好于预期,缓解了Lantus快速下滑的局面,这一案例值得专利药药企借鉴学习。


胰岛素领域其他药物表现中规中矩,值得一提的是,通化东宝、甘李药业凭借其胰岛素产品在国内市场的快速扩张及国际市场的开拓,在全球胰岛素市场中的地位也会越来越重要。

GLP-1受体激动剂市场:

GLP-1受体激动剂增长最快,成为糖尿病市场扩容的最大动力。GLP-1领域在2016年发生诸多变化,Victoza(利拉鲁肽)仍然是最畅销的GLP-1类似物,利拉鲁肽减肥药制剂Saxenda也实现了2.3亿美元的销售额。


Trulicity(度拉鲁肽)大幅增长,撬动了整个GLP-1的市场格局,2016年Trulicity销售额9.26亿美元,占到18.6%的市场份额。未来一周一次的Trulicity仍将保持快速增长,诺和诺德Semaglutide是其最大的潜在竞争对手。

此外,Intarcia旗下一年换一次的皮下埋植的GLP-1泵ITCA650,于2016年11月想FDA提交NDA申请,2017年2月3日,Intarcia宣布ITCA的NDA申请获得FDA受理。这个“神奇”的小泵未来或将撬动整个GLP-1受体激动剂市场的格局。


▲ITCA650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忙于出售业务的阿斯利康将Bydureon、Byetta中国区商业化权利转让给三生制药,总许可价1亿美元。

DPP-4抑制剂市场:

DPP-4抑制剂仍然是最为长效的口服降糖药,市场上已经有10款左右该类药物。默沙东的Januvia(西格列汀)、Janumet(西格列汀/二甲双胍)表现稳定,合计销售额61亿美元。礼来/BI的Trajenta(利格列汀)脱颖而出,估计2016年销售额超过17亿美元。日企是小分子药物研发的传统强国,贡献了多个DPP-4抑制剂新药,但多局限在本国市场,总体销售额不多。


SGLT2抑制剂市场:

SGLT2在2015年表现颇为耀眼,2016年增速明显下滑:强生Invokana(卡格列净)似乎已经快触碰天花板,阿斯利康达格列净销售额翻番至8.3亿美元。SGLT2抑制剂总销售额仅增长5亿美元,其价值还需经过更长时间的验证。


小编总结

糖尿病市场在2016年迎来诸多变化:

重磅胰岛素产品陆续迎来仿制药竞争,礼来/BI的甘精胰岛素在欧美上市、Biocon的甘精胰岛素在日本上市、甘李药业的甘精胰岛素在美国开展临床研究。

胰岛素新药加入竞争,德谷胰岛素稳定、快速增长,对甘精胰岛素统治的长效胰岛素市场产生威胁。赛诺菲、礼来等则在原有产品上进行剂型创新来缓解对手带来的影响。突破性产品一周一次胰岛素上市之路仍漫长,短期内胰岛素市场的竞争会更加复杂而胶着。

GLP-1受体激动剂市场格局发生变化,一周一次的药物将成为未来GLP-1市场的主角。Trulicity占据先机,Semaglutide积极推进,上市后将与前者短兵相接。

制剂创新成为重要手段,胰岛素高浓度制剂、长效胰岛素/速效胰岛素复方制剂、长效胰岛素/GLP-1复方制剂、SGLT2抑制剂/二甲双胍、DPP-4抑制剂/二甲双胍、SGLT2抑制剂/DPP-4抑制剂,新剂型层出不穷。

专利战争不可避免,礼来与赛诺菲就甘精胰岛素专利达成和解,意味着后来者仍需重新挑战赛诺菲的专利权。随着多个重磅胰岛素产品的专利到期,在研的仿制药陆续进入市场,专利战争的广度、深度和影响面都将大大扩展。

小编想强调,中国企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机会,中国企业在全球胰岛素产业的地位仍有极大空间。印度胰岛素企业Biocon通过与迈兰的合作进入欧美日市场,以甘李药业为代表的国内胰岛素企业,赴美进行临床研究,实力、决心、投入都更大。未来将改变三巨头统治国内胰岛素市场甚至全球胰岛素市场的格局。当然,除了必要的技术储备、产能升级、资金投入等的硬件准备,国内药企仍要在知识产权、市场准入、现代化管理等软实力方面不断加强,真正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