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砸钱最多的A轮融资之一,诺奖技术,药企巨头背书,然而还没有员工
DeepTech深科技 · 2017/01/25
2016年12月12日,药企巨头拜耳制药(Bayer AG)和健康科技投资公司Versant Ventures斥2.25亿美元巨资,成立BlueRock Therapeutics,主攻干细胞治疗。


哲人、数学家帕斯卡尔说过:不要只在意寿命的延长,还要给有限的岁月带来充分的活力。

在各国文化里,都有对长生不老的幻想及描绘; 有时光倒流、青春永驻的愿望;也有医治百病、起死回生的万灵仙丹。而这一切在今天似乎都将成为现实,一家神秘的初创公司正努力突破器官修复的瓶颈,一旦成功,将是全人类的福音。

时至今日,这家叫BlueRock Therapeutics的新一代再生医学科技公司网站还没搭建完毕,执行总裁空缺,没有员工。但是,这并不影响一个事实:它从一开始就万众瞩目。

2016年12月12日,药企巨头拜耳制药(Bayer AG)和健康科技投资公司Versant Ventures斥2.25亿美元巨资,成立BlueRock Therapeutics,主攻干细胞治疗。

这是历史上生物科技初创公司拿到最大数额的A轮融资之一。“这是一个奇葩”,硅谷银行英国分行的健康与生命科学主管Nooman Haque说,“生物科技初创公司平均只能拿到1000万到2000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

以上关于BlueRock Therapeutics的融资信息来自CrunchBase

该公司主要创始人包括:干细胞生物学权威专家 Gordon Keller;心肌细胞治疗先驱 Michael A. Laflamme;2015年“麦克阿瑟天才奖”得主、曾使用iPSC分化出多巴胺能神经元并治好了小鼠中的帕金森症的 Lorenz Studer;神经外科医生Viviane Tabar。

如此强大的明星阵容和资金投入让拜耳制药生命科学中心主管Axel Bouchon也不禁感叹,“专注于取得巨大的科研进步,无需考虑经费问题。”

那么,究竟是什么技术让BlueRock Therapeutics的起点如此之高呢?

BlueRock Therapeutics的核心为诺奖技术——诱导多能干细胞(iPSC)。多能干细胞是生物体内可以无限分裂并可以分化成任何组织的一群细胞。它们唯独不能做的,就是像胚胎干细胞一样“造人”。因为它们拥有修复组织的潜力,多能干细胞在再生医学上得到极大重视。

然而,生物学以往认为,只有植物细胞,才能完成去分化和再分化过程,回到多能干细胞状态再分化成其他组织;而动物细胞只能不断继续分化的命运,直到终老。

在2006年,仅仅10年前,这一曾经被写入教科书的生物学“常识” 被日本京都大学山中伸弥教授打破:他从24种与多能干细胞功能相关的转录因子中,找到四个对逆转已分化细胞充分必要的转录因子:Oct4,Sox2,cMyc和 Klf4,成功使它们去分化成多能干细胞。这四个重编程因子后来被称为“山中因子”。

2012年, 山中伸弥因为iPSC 技术贡献荣获诺贝尔奖。

iPSC技术从2006年发表以来一直备受瞩目,“山中因子”的经典配方也被后人持续更新,甚至发展出单纯小分子诱导版本。从临床角度,iPSC技术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可以避免使用伦理争议性较大的胚胎干细胞,一点皮肤,一点毛囊就可以转变成任意体细胞。

“我们仍需研究判断,哪些多能干细胞类型更安全、更有效。对于iPSC,我觉得公众不会反对,当然这建立在我们开发出基于这些细胞的安全、有效和价格合理的疗法之上。”BlueRock Therapeutics的心脏再生医学专家Michael A. Laflamme博士告诉DT君。

Michael A. Laflamme博士

理论上,每个人都可以“定制”自己专属的iPSC细胞系,为自己量身打造要换的“零件”。结合近年兴起的类器官体培养和3D打印,科幻故事里的器官工厂似乎正在变得真切。

然而,与火热的iPSC研究相对比的是,整整十年,全球iPSC临床试验仅在日本有一例 。2015年,高桥政代博士领导的团队使用自体iPSC培养的视网膜细胞成功保留住了两位黄斑变性患者的视力并抑制住了血管生成,使他们不必再像以前那样,为保留视力,进行频繁的眼底抗血管生成治疗。

高桥政代

可是,这样一项成功的临床研究不到一年就被叫停,一方面是受到同一研究所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的严重影响,另一方面是一位病人的iPSC存在3个突变。虽然随访并未发现异常,但是研究所还是以安全问题为由暂停了研究。

关于iPSC的安全性问题,DT君也特意采访了Laflamme,他认为:“具体的安全问题会随着潜在的临床应用而有所不同。虽然所有以多能干细胞为基础的疗法都需要警惕肿瘤风险,但我个人不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障碍。事实上,我们已经在大型动物体内移植了大量的多能干细胞分化的心肌细胞,并没有观察到肿瘤形成。”

至于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到iPSC制造的人类器官,Laflamme表示:“我们对于使用iPSC或者胚胎干细胞来制造整个器官还有一定距离。类器官体技术会首先在疾病体外建模和药物发现中应用。我认为在更换整个干细胞人造器官之前,我们将看到损伤器官再生(例如,心脏病发作后梗塞瘢痕的“再肌肉化”)成为现实。”

虽然iPSC应用前景广阔, 但当今iPSC临床应用领域几近空白。除了上面所说的视神经疾病,外伤导致的脊髓神经疾病、多种神经退行性疾病如帕金森氏症、亨廷顿氏症、渐冻人症、糖尿病和心肌疾病也是业界预测的热门应用病症。

Marketsand Markets市场报告指出,到2020年,干细胞治疗市场将增至3.3亿。显然,iPSC将会是资本方要争夺的一块战略要地。Versant Ventures 管理主管Jerel Davis 博士说:“在过去的五年中,我们一直在关注再生医学领域。根据分化、制造和工程化干细胞方面的研究,我们相信现在是投资干细胞疗法最好的时机。”

iPSC知识产权现在归日本诱导多能干细胞学术公司(iPS Academia Japan Inc.)所有,而BlueRock Therapeutics得到了iPS Academia Japan Inc.的授权。

BlueRock Therapeutics的目标是运用iPSC技术,治疗存在显著细胞丢失和自我修复障碍的疾病,首先针对的是心脏疾病和神经退行性疾病。

“iPSC技术有解决地球上最具挑战性疾病的潜力。我们知道即将面临的困难和需要花费的时间,但是我们相信,我们可以达到终极目标——治愈这些疾病。因为我们有智商爆表的大牛和强大的资源(砸钱)。”拜耳生命科学中心负责人Axel Bouchon博士说。

BlueRock Therapeutics将会在多伦多、纽约和波士顿建立研究机构,与多方跨领域合作。此外,投资方Versant Ventures公司透露,BlueRock Therapeutics将于2018年开始临床试验。

BlueRock Therapeutics现在主要有6个竞争对手,分别是专注诱导细胞零件化量产的Cellular Dynamics International (CDI);使用iPSC生产血小板的Ocata Therapeutics;关注诱导技术和生产造血干细胞的Fate Therapeutics;专攻神经退行性疾病的iPerian;专攻糖尿病的ViaCyte和专攻心血管疾病的stemcell theranostics。

值得注意的是,iPerian背后的大靠山是同为药企大牛的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2015年盈利超过165亿,当年投了7个亿给iPerian。可想而知,BlueRock Therapeutics面临的竞争将十分激烈。

这些药企为什么最近纷纷将精力放在开发新药上?

原因很简单:过去赚钱的老药专利过期了。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的调查,约70%的药企现在销售的都是来自小型公司研发的药物,而在1990年这一数字为30%。

拜耳的生命科学中心是近年建立的,用于发展创新性的研究合作关系。BlueRock Therapeutics其实是拜耳生命科学中心的第二大投资。2015年12月,拜耳生命科学中心与CRISPR Therapeutics AG、Versant合作创立基因编辑公司Casebia,使用CRISPR-Cas9治疗血友病、先天性心脏病和Stargardt病(进行性黄斑营养不良)。拜耳的这两家公司的共同理念是用最先进的医学技术,去治愈最有挑战的疾病。

“越来越多的药企在请求和我们合作这样的项目。拜耳的战略和其他公司很不一样:他们成立了一个全新的公司去专攻干细胞科技,而不是加入一个现有的公司或者自己研究。” Versant管理主管Bradley Bolzon说。

面对6大竞争对手,拜耳的明星阵容能否异军突起,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