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我可能碰到了假期刊

2017/01/28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分享: 
导读
Jeffrey Beall断言,掠夺性开放获取出版商的目标在于利用开放获取模式收取费用而不提供全部所需的出版服务。Beall认为,这些出版商的共性通常是“以欺骗作者和读者为目的,期刊的运营流程缺乏透明度”。


Brendan Monroe

开放出版的快速发展也让有问题的出版商加速出现。

垃圾邮件改变了Jeffrey Beall的生活。那是在2008年,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图书馆馆员兼科研人员Beall开始注意到,许多新期刊不断发邮件向他征稿或恳请他加入其编委会。“这立即吸引了我的注意,因为大多数电子邮件中都包含了许多语法错误”,Beall说。他开始浏览这些期刊的网站,并很快就发现大多数此类期刊及其出版商并不像他们自己宣传的那样知名。期刊名称听起来通常颇为响亮—常含有诸如“世界”、“全球”及“国际”等形容词,但是一些网站看上去十分业余,或是很少提及期刊所属组织的相关信息。

自那时开始,Beall成为了一个不懈的监管人,监视着他称之为“潜在的掠夺性学术类开放获取出版商”,并在自己的博客“学术类开放获取”上列出这些期刊的名称并对其进行分析审查。开放获取出版商通常向作者收取论文处理费用以支付同行评议、论文编辑及网站维护的成本。Beall断言,掠夺性开放获取出版商的目标在于利用开放获取模式收取费用而不提供全部所需的出版服务。Beall认为,这些出版商的共性通常是“以欺骗作者和读者为目的,期刊的运营流程缺乏透明度”。

Beall称他常常收到来自科研人员的抱怨邮件,对一些接触过的开放获取期刊表示不满。一些科研人员称,他们认为自己的论文接受的同行评议水平很低, 甚至根本没有经过同行评议,或是发现自己未经同意即被列为期刊编委会成员之一。还有人认为在向出版商提交论文时,他们没有被明确告知需要缴纳费用方可发表,而仅在论文被录用后才收到账单。据Beall称,目前他的清单中包括了300 余家出版商,共发行数千本期刊,这个问题日益严重。

2012年基本上可称为掠夺性出版商元年,掠夺性出版商呈现出爆炸式增长。”Beall预计此类出版商的出版份额占全部开放获取论文的5-10%。Beall 的清单及博客在图书馆员、科研人员与开放获取倡导者之间广为流传,许多人为Beall勇于揭露出版业黑暗面的壮举而喝彩,他们担心此类出版商会玷污整个开放获取运动。“我认为Beall 发表这些勇敢而有原则的内容表明了他的立场,这对他来说风险不小”,来自日本神户理化研究所发育生物中心的科学政策与伦理专家、目前致力于亚洲开放获取运动研究的Douglas Sipp说道。

Beall称他已经成为恶毒网络评论的攻击目标,并且在去年12月的一场网络污蔑活动中,试图将他描述为从出版商手中诈骗费用,然后重新评价它们在其清单中的地位。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科学教育中心及其出版的许多开放获取期刊均被列于Beall的清单之上,现在威胁要以诽谤和污蔑起诉他。但是,甚至一些学术出版领域的专家也对Beall的黑名单感到不安,认为此举有可能将本意善良只是缺少出版经验的初创公司与问题出版商混为一谈。总部位于伦敦的开放出版商BioMed Central总裁Matthew Cockerill称,Beall的清单“仅仅列出了Beall关注的出版商,而这些关注可能正确也可能错误。”

不断上升的趋势

作为科研图书馆馆员,在观察自10年前开放获取运动兴起以来科学出版业发生的巨大变化方面,Beall所处的视角非常好。在传统的订阅模式下,期刊的收入主要来自于销售印本或网络订阅的费用,并且把大多数在线内容封锁在付费的高墙后面。但在开放获取模式中,出版商在出版前向作者收取论文处理费以补贴成本。对商业出版商来说这一费用可以转化为利润,在论文出版后立即让其可以在线免费获取。

开放获取运动已催生出了很多成功的、值得尊敬的运营方式。例如, PLoS ONE 向中高收入国家的作者收取1350美元的论文处理费,所发表论文的数量从2006 年的138 篇增长到2012年的23464篇,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科学期刊。开放获取运动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政治支持。2012年,英国政府、美国政府、欧盟均以不同形式加大了对开放获取式出版的支持力度。几乎每周都有新的作者付费的开放出版商创建出一种或多种开放获取期刊。


Jeffery Beall对开放获取学术平台一些潜在的猫腻行为进行调查。Matt Nager Photography

许多新的开放获取出版商都是值得信赖的,但并不是所有的出版商都值得信赖。任何人如果有时间并且有一定的计算机能力,都能够创办一份看上去非常赏心悦目的期刊网站,并且给科研人员发送电子邮件,邀请他们加入编委会或投稿并支付论文处理费。科研人员和像Beall这样的人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能在这些网站或邮件的疯狂宣传中发现值得信赖的出版商,如何能够区别出哪些属于违法行为、哪些仅是经验不足。

Beall把收到的一封邮件展示给了 Nature ,在这封邮件中一位齿科研究人员写道,在她“被主页上的所属数据库标识和看起来极具声望的编委会说服之后”,曾向一份开放获取期刊投稿。但这位匿名的研究人员表示,几天后论文就被录用、并且没收到任何审稿意见时,她对论文的同行评议过程表示担忧。她说上周(首次投稿后的几个月后)她将论文校样发给了期刊编辑部,但是仍未看到任何的审稿意见。

类似的抱怨促使Beall 提出了掠夺性出版商的概念,并于2010年发布了第一份掠夺性出版商名单。现在他每周要挤出大约20-25小时对出版商进行调研。Beall说做这件事的动力部分来自于他作为研究图书馆馆员的一份责任感,帮助用户评价在线资源,“识破并避免学术出版业的陷阱”;另一部分动力在于他私下收到了研究人员和图书馆员“非常积极的反馈”。

但Beall的批评者认为,Beall过分依赖于对出版商网站的分析而不是与出版商进行细节讨论,这有可能导致不正确的结论或过早下定论。“Jeffrey Beall所用方法的主要不足之一是他没有与他判断为掠夺性的期刊进行直接交流”,位于开罗的Hindawi出版公司的首席战略官、同时也是位于荷兰海牙的开放获取学术出版商协会(OASPA)的主席Paul Peters表示。因为对期刊的编辑流程有所质疑,Hindawi的一组期刊曾出现在Beall的列表中,但现在已经从列表中删除了。“我对这些期刊进行了重新分析,确定这些期刊应归类于这个列表”,他说,“总会存在边界性个案”。

Beall批评者的另一个观点是,他对初创出版商过度怀疑。“虽然很多初创期刊的学术质量可能并不高,但仅此不足以证明期刊和出版商就具有掠夺性”,OASPA 委员Cockerill 说。“类似地,一些出现在Beall列表中的出版商确实在编辑和网站用户界面设计方面比较差,但这最多也就是其出版物学术标准较低的间接证明”。

位于印度海德拉巴的OMICS集团也被列在Beall 的列表上。一位科研人员在邮件中向Beall抱怨,在收到邮件约稿后她向OMICS的期刊投稿,但在论文被录用后她才被告知论文要发表必须付费。“这吓了我一跳,我打开附件看到了2700 美元的账单”。“我投稿时并没有明显地告知我要收取这一费用。”(Nature 无法联系到这位科研人员)。Beall说OMICS的期刊没有在期刊网站或发给科研人员的约稿函中足够明确地告知作者需要收费。

OMICS集团总裁Srinubabu Gedela 说,在OMICS所有期刊的“作者须知”页面上都明确地显示了论文处理费。Gedela补充道,他觉得研究人员应该知道开放获取期刊会向作者收取论文处理费。OMICS集团“不是掠夺性出版商”,集团的员工和编辑们在诚心诚意且自信地推动开放获取式出版。

Beall的批评者认为,来自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中的出版商被Beall大笔一挥不公平地贴上标签,处境特别危险。例如,在印度和中国,迅速扩大的研究队伍创造了庞大的出版市场,因此那里雨后春笋般出现了许多开放获取出版商。在发展中国家论文发表的压力较大,仅为满足虚荣心的出版机构能够吸引无良研究者们发表论文来增加他们的学术简历。但是这些国家中值得信赖的出版商应该在协助解决本地科学问题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例如在农作物、疾病或环境等领域。

设在哥本哈根、提供经过质量审查的开放获取期刊列表的DOAJ(开放获取期刊目录)负责人Lars Bjørnshauge说,“至关重要的是,期刊和出版商的评价标准不要歧视来自世界其它地方的出版商和期刊”。新的出版商可以合法地使用激进的市场营销策略来招揽作者,同时他们也需要时间来完善其网站、编委会和同行评议流程。

曾在自然出版集团和其他机构工作的前科学出版人、目前正与几家初创企业合作来创新科学数据出版方式的Jan Velterop说,“有些机构确实不够专业,但我认为‘掠夺’一词却意味着意图欺骗”。但如果“给那些尽管可能不够专业、但非常诚实的试图进入这个市场的机构一个非常糟糕的评价”,这将会是一种损失。

对评判的质疑

对于出现在Beall名单中的出版商所发行的期刊所涉及的研究人员,这样的评判可能会令人不安。David Warhurst作为伦敦大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研究疟疾的研究者,是期刊 Malaria Chemotherapy, Control & Elimination 的执行主编,该期刊是Ashdin出版集团旗下的开放获取期刊,Ashdin出版集团在开罗和比利时都设有办公室,但该期刊被Beall列入了黑名单中。

Warhurst说,两年前刚接到担任该期刊主编的邀请时并不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因为他发现该期刊的出版商旗下还没有一份期刊被PubMed索引收录。但是“我真的不认为这是一本有害的期刊”,他说。该期刊仍然在发展初期,对论文进行审稿涉及大量的修改更正,但凭他在其它期刊的审稿经验判断,这与其他期刊并无不同。他同时补充到,“期刊中的论文在地域上有新的发现,这些发现对该领域具有一定价值,但需要在表现形式,即论文的语言及分析上给予帮助”。Ashdin出版集团总监Ashry Aly先生认为该公司并不是一个掠夺性出版商。

Beall先生认为在其黑名单中的出版商中确实存在一些差异,有些出版商比其他出版商更为恶劣,同时他强烈地为他的方法进行辩护。他否认没有采取足够的努力联系出版商,强调大多数只能通过网络才能取得联系的出版商从未回应。对于那些发展中国家的出版商,他认为:“如果你发现一个新的出版商来自于尼日利亚,我承认我会比对来自于例如梵蒂冈的出版商给予更多的质疑”。但是他补充说:“我在做出判断时会尽可能地持公平和诚实的态度”。

Beall说他通常在其博客公布出版商之前给予一定的“冷却期”。上个月,他公布了申诉流程,由一个三人咨询团队进行盲法评判,然后建议出版商是否应当出现在黑名单中。为了增加透明度,Beall于去年8 月公布了一系列如何评定出版商的标准,包括基于OASPA等组织的标准所进行的内容及流程的评定。位于盐湖城的犹他大学图书馆馆长Rick Anderson认为,Beall 的标准具有一定的价值,能够区别出真正具有掠夺性的出版商和仅仅较为粗糙的出版商。

Bjørnshauge认为,整个问题需要从不同角度进行分析。他估算有问题的论文的比例不到开放获取论文总数的1%——这一比例远低于Beall 估算的“5%—10%”。与其依赖于某个黑名单,Bjørnshauge认为,诸如DOAJ和OASPA这样的开放获取联盟应当在规范出版商方面承担更多责任。他认为,这些联盟应当制定一系列标准,要求出版商及期刊予以遵守,从而使其出现在白名单中成为值得信赖的一员。

他同时称,DOAJ目前正在编制一系列更为严格的新标准。他补充道:“为帮助建立规范的期刊行为,研究资助机构应当只支持作者向这些白名单中的出版商进行投稿。”此外,他号召研究者在选择出版商时应当像选择任何其他商品一样谨慎(参见“买方注意”)。“必须对你所考虑的出版商进行审查”,他说。

买家注意:识别声誉良好出版商的清单(Declan Butler

如何在向期刊或出版商投稿前对其进行严格评估:

● 检查出版商在期刊网站上是否提供了包括地址在内的完整的、可验证的联系信息。要当心那些只提供网络联系表格的出版商。

● 检查该期刊的编委会名单是否列出了专家名称及其所属机构的全称。选择一些专家进行联系,并向其询问与该期刊或出版商的合作经历。

● 检查该期刊是否突出显示了其作者收费政策。

● 如果期刊通过电子邮件邀请你投稿或是成为编委会成员时,需要特别注意。

● 阅读该期刊出版的一些论文并对其质量进行评价。联系曾在该刊发表论文的作者并询问其经历。

● 确定该期刊是否是对所属成员进行审查的产业协会成员,诸如开放获取期刊目录(www.doaj.org)或者开放获取学术出版商协会(www.oaspa.org)。

● 使用常识:如果某样东西看上去颇为可疑,则应小心行事。

Beall 表示支持这样的努力:“如果有人能够制定出更好的方案,自然非常好,我也会考虑采纳”,他说,“我希望他们成功”。但是他对于白名单是否能应对不断涌现的新出版商表示质疑,并且相信他所提供的黑名单能够更有效地提供及时的警告。当然这取决于他是否能够继续维护该名单。“我完全没有预见到、也没有准备好去应对过去两年来有问题出版商的爆炸式增长”,他说。

原文以Investigating journals: The dark side of publishing为标题

发布于2013年3月27日的《自然》新闻上

原文作者:Declan Butler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