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Nature子刊:也许我们能够唤醒自己3岁前的记忆

2016/12/06 来源:煎蛋网
分享: 
导读
我们很多人都不记得三岁以前发生的事情了,但新的研究表明,并不是说这段时间的记忆永久消失了,它仅仅是沉睡在我们的大脑深处,只要时机合适,它们便会再次重现。


我们很多人都不记得三岁以前发生的事情了,但新的研究表明,并不是说这段时间的记忆永久消失了,它仅仅是沉睡在我们的大脑深处,只要时机合适,它们便会再次重现。

虽然这项研究的结果是基于实验室小鼠,但是科学家们认为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人类身上。毕竟,我们保留了很多小时候的记忆,例如如何行走以及如何交流。所以说我们的童年记忆只是暂时封印了起来。

当我们成年时,我们所谓的那些难以回忆的童年记忆实际上是情景记忆,主要是一些细节,例如是谁?发生了什么?何时发生?发生于何地?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

这些情景记忆来源于我们的生活,但我们许多人在2-4岁之前并不能回忆起这些记忆。这种现象叫做童年健忘症,在其他年轻动物中也有发生。

来自美国纽约大学的研究人员对17天大的实验室小鼠进行了研究,它们的年龄相当于人类2-3岁的孩子。研究人员需要让这些小鼠将盒子边缘和轻微电击的感觉联系起来。

因为这些小鼠很年轻,所以这种联系很快就会被遗忘。在24小之后,这些小鼠会再次回到盒子边缘。但稍后,研究团队会让它们记住这种位置和电击之间的联系。

研究小组解释道,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小鼠婴儿期暂时遗忘的记忆可以在脑中成为一段储存很长时间的潜在记忆。事实上,在特定的提醒下,它们可以恢复完整的长期记忆。

研究人员还对年轻小鼠和年迈小鼠进行训练前后脑部的海马体进行了观察。海马体是大脑中与长期记忆形成密切相关的区域。

他们发现年轻小鼠的海马体并不活跃,这些小鼠也不擅长形成潜在的长期记忆,同时也不擅长回忆它们。这表明如果我们想要回忆起早期的记忆,主动学习是非常重要的。

研究人员Cristina Alberini说道,生命的早期阶段大脑并不能形成有效的长期记忆。但是它会“学习”如何去做,从而具有建立长期记忆的能力。

然而,大脑需要通过学习才能产生刺激,以便于它们记忆形成的过程。如果没有这些经历,神经系统的学习能力将会受到损害。

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被称为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的蛋白质,它有助于神经元的形成和生长。而且这种蛋白质似乎在大脑保持长期记忆的过程中起着特别重要的作用。

人类和小鼠都具有这种蛋白质,当我们的大脑重建因童年健忘症而失去的记忆时,尚不清楚它会不会在二者间具有相同的效果。

但是科学家们如果以否种方式在人群中复制相同的童年记忆(当然,这需要很大的“可能性”),它就可以重启我们尘封的记忆之门,让我们重温大多数人可能永远忘却的记忆。

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Andrii Rudenko和Li-Huei Tsai在《自然神经科学》杂志的评论中写到,这项研究开启了新天地!

这项研究表明,早期哺乳动物依靠海马体形成的记忆并没有丢失,只是被储存起来了,日后依旧具有被唤醒的可能。

但是其他科学家的反应不一,例如小鼠实验的结果如何才能转到人体上。

美国埃默里大学的Patricia Bauer在接受《新科学家》杂志的采访时表示,这项工作很高雅,它向我们阐述了海马体的发展,但它并没有告诉我们有关幼儿期失忆的信息。

我们回忆遗忘童年记忆的能力依旧需要调查,这项研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可能性,一个有活力、具有学习能力的大脑可以在我们年轻时帮助我们确认自己的记忆。

该研究已经发表在了《自然神经科学》杂志上。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