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女童罗一笑事件发酵前后:真相到底是什么
澎湃新闻 · 2016/12/01
深圳白血病女童罗一笑事件在经历了社交网络病毒式传播、舆情反转后,仍在进一步发酵。11月30日午间,继公众质疑罗一笑父亲名下有3套房产、P2P公司借势营销等质疑外,一份据称是罗一笑治疗费用、医保报销比例清单也开始在网络上传播开来。
深圳白血病女童罗一笑事件在经历了社交网络病毒式传播、舆情反转后,仍在进一步发酵。

11月30日午间,继公众质疑罗一笑父亲名下有3套房产、P2P公司借势营销等质疑外,一份据称是罗一笑治疗费用、医保报销比例清单也开始在网络上传播开来。

网传清单信息显示,罗一笑2010年12月开始参保,至今参保为71个月。截至2016年11月底,共住院两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8万余元。其中目录内费用医保记账6万余元,占目录内支付比例为89.8%,占总费用支付比例为76.8%。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网传清单信息向深圳市卫计委、深圳市人社局、深圳市儿童医院进行核实。深圳市卫计委、儿童医院均表示,清单中数据不实,医院正在查病情和费用,届时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深圳市人社局则表示,由于涉及到患者病情,担心个人隐私问题,该部门将在咨询负责法律业务的科室后再考虑公布相关数据。

对于营销炒作的说法,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CEO李小跳11月30日回复澎湃新闻称:“从我们P2P观察打赏的十一万多(后来被屏蔽打赏功能) 最终公司捐款按照转发次数计算一分钱也不会少!”

李小跳还对澎湃新闻称:“罗尔与小铜人公司没关系,家庭情况贫寒,没有三套房。”

不过,罗尔本人30日承认,他有三套房子是事实。

罗尔向澎湃新闻证实,他2001年用20万元全款在深圳购入了第一套房,之后在东莞购入了一套酒店式公寓和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这两套房总值100万,月供5000元。这两套房尚无房产证,无法交易。家里还有一台2007年以10万元购入的别克车一辆。

罗尔还称,自己并没有网传那样的已开办广告公司,只有每月4000工资收入,妻子是全职家庭主妇。

深圳市民政局工作人员11月30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针对罗尔为女儿筹集善款行为,该工作人员称,首先得判断这种行为是募捐还是个人求助,根据相应法律法规,个人没有募捐资格。

深圳市儿童医院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在深圳市卫计委要求下,医院将就此事于今日内做出正式的情况说明。

广东宝慧律师事务所律师蔺存宝对澎湃新闻表示,个人救助对受助对象有要求,一般指受助对象是特定的,且经济困难,假如受助对象经济状况良好(甚至较为富裕),还来向社会求助的话,属于对慈善的乱用。同时,求助对象所披露的信息假如存在虚构或隐瞒事实的行为,这种行为属于虚构事实。

针对“‘罗尔事件’被指炒作、营销”的说法,蔺存宝表示,当前的“朋友圈慈善”缺乏相应规则和机制,很多和商业行为结合,如果里面掺杂了太多商业目的,甚至幕后有推手运作,也属于对慈善的乱用。

据封面新闻报道,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11月30日称,据不完全统计,仅30日凌晨腾讯开通的捐款通道,已收到捐赠200余万;按照小铜人金服承诺的,将实现50万元的捐赠。“近日,我们会对外公布捐款明细等内容,谣言将不攻自破。”报道称,目前深圳市民政部门已经介入,共同监督这笔善款的使用。

回顾事件发酵前后:

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最近刷爆了朋友圈。

5岁女儿突然得白血病

据金羊网报道,今年1月,罗尔就职的杂志社停刊,他一下子成了闲人。9月8日,5岁多的爱女笑笑查出了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医院。

从笑笑入院起,罗尔就将一家人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写下来,陆续在自己的公众号“罗尔”上发表。文章发到朋友圈后,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提供了保证。“我的公众号关注者也逐日上升,突破了一千,又突破了两千。

文章赞赏金也收获颇丰,到9月21日,关于笑笑的几篇文章赞赏金已达32800元”。

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眼看笑笑的病情一步步得到控制,没想到却在本月不幸被感染,病情转危,从23日至今仍未离开重症监护室。病情加重,治疗费用也成倍增加。这时罗尔第一次感到了恐慌。罗尔说,许多朋友建议他用流行的众筹、轻松筹等方式为笑笑筹集医疗费。其实一个多月以前,德义基金就主动找他,要为笑笑发起筹款活动,那时他感觉自己还撑得住,也不想去抢占有限的公益资源,就把机会让给了其他患儿。但病情危重后,每天一万元的治疗费用让这个小家庭捉襟见肘。

网友微信“赞赏”捐款

金羊网的报道称,罗尔考虑再三后,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由侠风整合他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元(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50万元),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罗尔说,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们可以在公众号上吸粉,同时也可以帮助笑笑,他就同意了。

笑笑系列文章,罗尔写了两个多月,最多的一篇阅读量三千多次,转发一百多次,罗尔想,就算阅读量翻十倍,侠风也不会“损失”太大。“没想到经侠风加工后,竟酿成了 网络大事 。”

“他是一个老父卧床的儿子,也是一个女儿刚刚住进重症室的父亲,同时肩负着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儿子。人到中年,四面碰壁,罗尔对家里每一个人都抱着沉痛的亏欠心情。”这篇沉重的文章击中了许多人的内心,更从27日起在朋友圈中掀起刷屏之势,不到半天,阅读量突破10万,赞赏金达五万元上限,赞赏功能暂停。午夜过后,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阅读量突破100万人次,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元上限。微信后台关闭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

P2P观察赞赏达到上限后,读者循小铜人留下的线索,找到罗尔的公众号,让罗尔的赞赏功能也连续两天突破五万元上限。

短短几天已筹够治疗费

两边都不能赞赏后,读者又找到罗尔的微信号,加他为好友,直接给罗尔本人进行转账。微信后台发现加他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他就给罗尔钱,不让他再加好友了。朋友们赞赏不了,也加不了他的微信给他发红包,于是有很多人辗转托朋友的朋友,把钱交给他。

据金羊网记者了解,深圳还有一位本土公众号大V“淼哥故事会”也同样被笑笑的故事感动并撰文开通“赞赏”功能,帮助筹款,截至记者发稿已经有9万多元通过“赞赏”的方式进行筹款,“淼哥”通过微信转账方式给罗尔本人,并对金额和转账进行了“截图”公示。

罗尔自嘲:“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他说,有些微信红包都来不及收取,就沉底了,“许多的留言我看不了,许多的恩情我感谢不了,许多的钱我数不清楚,感谢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不过罗尔不断向记者强调,现在笑笑治疗需要的钱已经足够了,大家不用再给他“赞赏”了,希望大家可以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赞赏”开启捐款新渠道?

深圳一家公益组织机构“蒲公英自然教育促进中心”相关负责人郑小姐认为,微信“赞赏”这个做法突破了传统的募集方法,利用朋友圈的黏合度进行广泛传播,还是非常有效的。她说,这么短时间就有这样的效果,她本人也感到非常的震撼。

郑小姐说,总体来说,她是非常支持这种创新的做法,因为这样的方法筹集时间很短,却非常有效。她说,以前在传统媒体上进行募集资金是有难度,这次利用了新媒体社交的转发和关注反而有了不一样的效果,非常值得探讨。同时,郑小姐也告诉记者,因为这个事情,她观察到已经唤起社会对于白血病儿童的关注,觉得非常好。

不过郑小姐也提到,虽然做法创新,但是资金的用途、去向如何监管?“既然向公众募集,监管的问题都是值得探讨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资深公益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国家民政部已经通过了首批13家慈善互联网募捐平台。不过,她认为,微信打赏的方式,不是直接进入受捐人的账号,现在属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这位资深的公益人告诉记者,在微信公号里打赏的行为属于个人对个人的赠予,不算是“捐赠”,“捐赠是有法律定义的行为,捐赠给公益机构是有票据,可以免税的,进入到公益成为公众财产一般就不可逆。”她告诉记者,对于个人求助募捐的问题,原则上属于个体之间的民事法律行为,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有相当的区别。

她告诉记者,《慈善法》规定个人不可以公开募捐,但是并未禁止个人求助。她表示,现在受到民政部认可的13家平台都是有着成熟的机制,受助者的项目是有反馈,是可以追责。“但若无正当理由,赠与是不能随意撤销的。所以,针对个人求助者的赠与,以及可能发生的风险,捐赠人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谨慎行事,做好求证与监督,争取多方核实验证其提供信息的真实性,并要求对方公开赠款的使用情况及相关的证明材料。”

被指营销

罗尔的这一做法被指“炒作”,有网友报料称:“关于《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与作者罗尔同在深圳女报的朋友Po了真相,此事有人在背后做营销(营销人是小铜人,出版界)。”

11月30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致电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据不完全统计,仅30日凌晨腾讯开通的捐款通道,已收到捐赠200余万;按照小铜人金服承诺的,将实现50万元的捐赠。“近日,我们会对外公布捐款明细等内容,谣言将不攻自破。”该公司同时表示,目前深圳市民政部门已经介入,共同监督这笔善款的使用。”

11月30日上午,澎湃新闻多次电话联系罗尔本人,电话无人接听。

深圳市民政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尚未接到相应投诉,具体情况需要了解。针对罗尔为女儿筹集善款行为,该工作人员称,首先得判断这种行为是募捐还是个人求助,根据相应法律法规,个人没有募捐资格。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魏凡 王文秋 综合报道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