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数感不好”是天生的吗?这项研究告诉你

2016/11/06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一种长期以来被公众接受的观点是:人们生来就有一种“数感”,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数感”能力的大小,人们能够区分“连续幅度”的差异,即通过结合数量和大小(例如面积,密度和周长),我们可以作出更快,更有效的决策。

一种长期以来被公众接受的观点是:人们生来就有一种“数字感”,这是一种天生的能力,能够识别不同数量的东西,如购物车中的物品数量,且这种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提高。即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感觉有些人的数学能力强似乎是天生的。真的是这样子的吗?

近日发表在《行为与脑科学》(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s journal)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揭示,人们为什么以及又是如何掌握数学技能的。

过去常常有人认为,早期的数学课程和数学能力的特异性诊断(如计算障碍、大脑功能紊乱等),也很难增强数感能力。西安大略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的Tali Leibovich教授表示,“如果我们能够了解大脑如何学习数学,以及如何理解数字和复杂的数学概念,塑造我们生活的世界,我们就能够以更直观和有趣的方式教数学,这项研究是实现这一目标的第一步。

这项研究挑战了现今普遍存在的“数感”理论。最新研究表明,“数感”能力的大小是人们能够区分“连续幅度”的差异,如两组苹果或两个比萨饼托盘总表面积的密度,是比数感更基本的和自动的反应。

研究人员认为,了解大小和数量之间的关系对于开发更高的数学能力是至关重要的。通过结合数量和大小(例如面积,密度和周长),我们可以作出更快,更有效的决策。

以在杂货店选择最快的结帐路线为例,虽然大多数人会选择排在装得少的购物车后面,事实上是一个装满了物品但是是大件物品的购物车实际上更快。

在研究者看来,人们之所以作出这些决定,是使用自然数和连续幅度之间的相关性来比较大小。

研究人员还敦促同事考虑其他因素,如语言和认知控制在获取数值概念中的作用。尽管本文中提出的理论模型带来的问题多于答案,研究人员希望他们的假设可以揭示识别障碍的新方法,不过该方法目前只能在学龄儿童身上试验。在这个阶段,有障碍的孩子已经落后于他们的同龄人。

Leibovich教授说,这种新方法将使我们能够开发诊断工具,即不需要任何正式的数学知识来诊断和治疗学龄前计算障碍的。

推荐阅读:

New theory debunks consensus that math abilities are innate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