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怎样管住你的嘴?科学家们来支招

2016/10/31 来源:生物谷
分享: 
导读
对于某些肥胖者而言,控制食欲或许能够让其变得苗条,提起食欲,我们或许会想到一桌子丰盛的大鱼大肉会让我们流口水、食欲大增;而控制机体食欲的信号通路却是非常复杂的。本文中,小编就盘点了相关研究报告,来告诉你如何控制食欲?


对于某些肥胖者而言,控制食欲或许能够让其变得苗条,提起食欲,我们或许会想到一桌子丰盛的大鱼大肉会让我们流口水、食欲大增;而控制机体食欲的信号通路却是非常复杂的。

日前,一项刊登在eLife杂志上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来自麻省理工大学的研究者就通过研究发现了一类特殊的神经胶质细胞,这些细胞或许能够帮助控制机体的食欲和摄食行为,该研究或将有助于开发针对肥胖等食欲相关疾病的新型靶向性药物。

此外,Cell Metabolism杂志上的另一项报告中,来自麦吉尔大学的科学家们也发现了一种能够控制食欲的关键大脑细胞。研究者指出,大脑的瘦素感知和体重控制需要一种特殊的名为NG2的胶质细胞,而这一研究发现或可帮助科学家们未来开发新型靶向性疗法来治疗肥胖症患者。

本文中,小编就盘点了相关研究报告,来告诉你如何控制食欲?

【1】J Bacteriol.:细菌可控制宿主的食欲

doi: 10.1128/JB.01384-12

在过去的五年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胃肠道的正常菌株能在人类和动物体中发挥各种至关重要的作用。最近来自法国鲁昂大学的Norris教授以及合作者提出胃肠道细菌具有一种新的功能:它们能在一定程度控制宿主的食欲。他们的这一回顾性研究已于印刷版之前,在线发表于《细菌学》上。

这个假设大部分基于对宿主体内细菌的目前已知的一些功能以及它们与宿主生物系统联系的研究。Norris教授写到细菌能同时识别及合成神经内分泌激素而这个支持肠道细菌形成集落组成微生物器官与哺乳动物的神经系统共同受配胃肠道的假想(支配胃肠道的神经系统被称为“肠神经系统”,包括约5亿个神经元,而在中枢神经系统中包含850亿个神经元)。

胃肠道微生物能同时对宿主营养消耗作以及各种激素信号造成的宿主状态改变作出反应。Norris认为这种联系可能是双向的:它们能产生人类系统用于信号传递的化合物,包括神经递质,包括γ-氨基丁酸在内的神经递质以及酪氨酸、色氨酸等氨基酸,酪氨酸、色氨酸被人体吸收后,能转化为情绪调节分子——多巴胺和5-羟色胺。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方式。

【2】Nature:科学家鉴别出抑制个体食欲的大脑神经回路

doi: 10.1038/nature12596

近日,刊登在国际杂志Nature上的一篇研究报道中,来自华盛顿大学的研究者通过使用遗传工程技术,鉴别出了一系列可以“告知”大脑关闭个体食欲的神经元。

为了在大脑中鉴别出这些行使处理过程以及传递信息的神经元,研究者首先考虑到是什么让动物失去了食欲,这些因素包括感染、恶心、疼痛或者是否吃的太多了;肠道中的神经一旦被损坏,就不能通过迷走神经向大脑发送信息了,而当这些信息激活特殊的神经元就会使食欲被抑制,这些特殊的神经元通常含有 CGRP(降钙素基因相关肽),其位于大脑中一种名为臂旁核的区域。

在小鼠实验中,研究者使用遗传技术和病毒将光激活蛋白质引入到了CGRP神经元中,这些蛋白质的激活就可以刺激细胞传递化学信号到大脑其它的区域;当使用激光激活CGRP神经元后,饥饿的小鼠会立刻失去食欲,并且会远离流食;当激光关闭,小鼠便会重新恢复对流食的食用。

【3】Sleep:揭示调节食欲的激素的作用方式因性别而异

doi:10.5665/sleep.2198

近日,刊登在国际杂志Sleep上的一篇研究报告指出,增加成人的睡眠量可以导致其食物摄取量降低,而且在男性和女性中和食物摄取相关的激素分泌过程也表现出不同。研究者Marie-Pierre St-Onge博士说,在健康正常体重的参与者中,通过限制其睡眠就会限制其代谢风险因子的效应,而且会通过在男、女机体中不同的调节荷尔蒙分泌的方式来影响其食物的摄取量。

研究者针对睡眠对葡萄糖、胰岛素以及瘦素的影响,以及饥饿刺激激素葛瑞林和GLP-1因性别而异开展了研究,本项研究主要对27个正常体重、年龄在30至45岁之间的男性、女性参与者,在睡眠持续时间、葡萄糖代谢异常以及激素调节食欲上进行了深入研究。参与者空腹,处于两种睡眠状态:短时间(4小时)和习惯性睡眠(9小时)。结果表明,短时睡眠可以增加男性而非女性的葛瑞林水平,但是却增加了女性的GLP-1水平而不增加男性的GLP-1水平。结果揭示了短时睡眠期间,吃的太饱常见的易感性和男性食欲增加相关、和女性吃饱感觉降低相关。

【4】Nat Commun:控制食欲的合成基因回路

doi:10.1038/ncomms3825

本期Nature Communications报告了能根据血脂水平调整一种抑制食欲的肽之产生的一个合成基因回路(正常情况下不会一起出现的基因的组合)的生成。原则上,有可能对该系统加以改造,来量身定制地生产肽药物,用于治疗如糖尿病和肥胖症等代谢疾病(在这些疾病中血脂水平经常升高)。

核受体PPARalpha在体内很多细胞中是自然产生的,被脂肪酸激活,它诱导代谢基因的表达。Pramlintide是一种抑制食欲的肽药物,用于治疗糖尿病。Martin Fussenegger和他的团队生成了一个基因回路,在其中PPARalpha的激活与编码Pramlintide的基因的转录耦合在一起。这样所产生的合成“脂感应受体”动态地、可逆地根据环境中的脂肪酸水平调整Pramlintide的表达,从而生成一个在血脂水平升高时(如由脂肪食物的消耗或由疾病所造成的血脂水平升高)会增加抑制食欲肽的产生量的系统。然后,该团队将这一合成受体(它以包含该构造的转基因细胞的形式存在,封装在一种水凝胶中)植入到吃高脂肪食物的小鼠腹中。他们发现,接受了这些植入物的小鼠与接受了未转基因细胞的小鼠相比进食量少,体重轻,血脂水平低。


【5】Peptides:控制食欲和新陈代谢的一种肽影响生育能力

doi: 10.1016/j.peptides.2013.06.012

近日,西澳大利亚大学科学家们揭示了控制食欲和新陈代谢的一种肽是如何影响生育能力的。西澳大利亚大学科学家一直专注于研究肽ghrelin以及神经肽kisspeptin对人体生殖系统的影响。

Ghrelin主要负责神经元控制食欲和新陈代谢,同时也影响生育能力。来自西澳大学的学校的解剖学、生理学和人类生物学Jeremy Smith博士特别感兴趣肽是如何帮助超重或肥胖的人受孕的。

Smith博士说:此研究背后的前提是能量平衡。食物摄入和能量消耗对生殖系统有非常深远的影响。因此,这项研究试图找到大脑中能量平衡“管理”生育的真正关联节点。

【6】JCEM:科学家解释肥胖者为何总觉“吃不饱”

doi: 10.1210/jc.2013-1635

很多肥胖者总有“吃不饱”的感觉,哪怕饭后也抑制不住胃口。最新研究发现,其原因在于肥胖者体内控制食欲的胰高血糖素已经失效。

胰高血糖素是一种控制糖代谢的激素,可以调节血糖,功能与胰岛素相反。人体血糖低时,胰高血糖素分泌增多而胰岛素减少,血糖高时胰高血糖素分泌减少而胰岛素增多。此外,胰高血糖素还可以影响体内调节食物摄取的关键激素——胃饥饿素,通过调节人体的饥饿感来控制食欲。

德国柏林沙里泰大学医疗中心研究人员对11位肥胖者、13位Ⅰ型糖尿病患者和13位瘦人进行对比试验,随机给他们注射胰高血糖素或安慰剂,并随后测量他们的饱食感程度与胃饥饿素水平。

结果显示,肥胖者无论注射胰高血糖素还是安慰剂,饱食感程度几乎没有区别,表明他们的身体已对胰高血糖素不敏感。相比之下,体内不能正常生成胰岛素的1型糖尿病患者和瘦人,在注射胰高血糖素后表示有明显的饱食感,甚至在24小时后还可以检测到该激素。

【7】忍不住吃,是一种依赖?

我们都知道肥胖对健康十分不利,也都想少吃点儿,可是一旦好吃的菜和点心什么的摆在面前,就会在不知不觉间吃多了。这是为什么呢?实际上,诱发过量饮食的脑部机能与药物依赖十分相似。

为此,Newton特别采访了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IDA)所长,诺拉·沃尔科夫(Nora Volkow)博士。来听听这位药物依赖的顶级专家如何看待由食物引发的依赖以及肥胖问题吧!

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IDA)所长,研究药物依赖的顶级专家。近年来她不仅针对药物依赖进行研究,同时也开始涉猎由食物引发的依赖及肥胖问题。她1956年生于墨西哥,2003年开始担任现职。


【8】研究发现快乐情绪可减少锻炼者食欲

据法国《费加罗报》报道,研究表明,体育活动中的快乐情绪可以减少锻炼者运动后食欲大增的几率。

报道称,根据6月初《市场营销快报》(Marketing Letters)发布的一份法国与美国联合研究报告,锻炼者之所以在进行几公里的跑步锻炼后想要吃甜食,是因为在体育活动中没有获得足够的乐趣。

为了证实这一论点,研究人员进行了3组实验。第1组实验中,56位女性被分成两组,其中1组必须步行1公里作为体育锻炼;另一组测试者则边听音乐边行走。在之后的午餐时间,研究人员发现,单纯进行体育锻炼的人比另一组多食用42%的奶油巧克力点心及苏打饮料。

第2组实验中,体重超标的人占少数。一组人只做单调的步行锻炼,另一组则以参观美国康奈尔大学的方式步行。研究人员为参与实验者提供了巧克力糖果,且并未对食用量进行任何限制。结果显示,只进行体育锻炼的测试者食用的糖果是另1组的两倍。

【9】纤维或通过影响大脑抑制食欲

科学家日前对小鼠新陈代谢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纤维发酵后的一种产物能够直接对下丘脑产生影响,而后者是大脑中与食欲调控有关的一个区域。研究人员表示,这一成果为寻找新的控制体重方法,乃至治疗肥胖症提供了可能。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被告知,高纤维的饮食可以帮助对抗肥胖,但其背后的相关机制却是一个未解之谜。进行这项研究的英国伦敦市帝国理工学院生物化学家Jimmy Bell表示:“这里有大量流行病学信息表明纤维与肥胖之间存在一种关联,但没有人能够将流行病学结果与实际机制联系起来。”

研究人员在最新出版的《自然—通讯》杂志上报告了这一研究成果。

Bell指出,迄今为止,一种高纤维食物被认为通过在消化道中刺激抑制食欲的激素释放从而帮助降低体重,但研究人员在人体内并没有观察到这些激素像在小鼠体内那样出现增长。

因此,Bell及其同事决定到别处看看。他们认为,一个显然的候选者应该是纤维在消化道中发酵后的产物。研究人员特别专注于短链脂肪酸酯,因为它的含量最为丰富,且众所周知——它们会在血液中循环。

【10】个体的食欲或许和机体的热量摄入并无关联

原文阅读:Scientists find no link between appetite and calorie intake

来自谢菲尔德大学的研究人员近日通过研究发现,我们感觉到饥饿的程度似乎和我们所消耗的热量的水平并无关联,而且被推向市场有食欲修改特性的食物似乎并不会改变机体的热量摄入;相关研究或许就强调了关于食品生产的健康声明问题,比如很多食品,尤其是打广告宣称能够帮助人们减肥的产品。

研究者分析了462项科学报道,他们发现在很多研究中,关于食欲的分级或许并不与能量的摄入相当,也就是说热量消耗的水平。研究者Bernard Corfe表示,食品行业中充斥着很多能够改变人们食欲胃口的产品,虽然这些说法很有可能是真的,但其并不应当扩大到暗示人们摄入的能量会减小。

比如,我们吃了一顿声称是可以满足我们食欲胃口的大餐,同时其也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让我们处于饱食的状态,但尽管如此,此后我们还会摄入大量的卡路里。仅有6%的研究分析了能量摄入和食欲之间的直接统计学比较,这可能说明研究者希望避免相关的报道,在这6%的研究中,大约一半的研究都发现了二者之间的关联性,这或许就强调了能量摄入和食欲之间关联性的脆弱。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