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Nature:“科研”是有钱人的游戏!科学是否只为富人而存在?

2016/10/15 来源:中国科学报
分享: 
导读
和很多其他职业一样,在科学界,境况较好的个人和在诸如英国伊顿公学等精英机构接受教育的人通常占有更高比例。


图片来源: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去年,Christina Quasney几近放弃。作为美国马里兰大学生物化学专业的学生,她的背景和做一名富家女毫无关联。Quasney的父亲在马里兰州一个名为米勒斯维尔的小社区经营着一家小型汽车修理厂,而她是直系亲属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努力挤出时间兼顾上课和打工——到25岁时,Quasney已这样做了好几年,但仍不足以完成她的学位。“我开始感觉到,是时候停止为这场必败之仗而战并且开始我的新生活了。”

Quasney的挫折对于全球上百万名学生来说并不陌生。研究人员通常认为,在科学界,除了人们工作的质量外,其他事情都无关紧要。但事实是,财富和背景非常重要。来自弱势背景的学生极少能进入科学界,而那些进入科学界的人也经常发现,低质量的早期教育导致他们准备不足。

很少有国家收集关于社会经济地位的详细数据,但可用数据持续表明,各国正在浪费贫困年轻人的才华。否则,他们可能正在解决健康、能源、污染、气候变化方面的挑战以及一系列其他社会问题。不过,显而易见的是,阶层这个普遍问题在其呈现方式上并不具备普遍性。《自然》杂志研究了全球若干个国家,并探讨了其就对抗阶层在科学界引发的诸多问题而采取的努力。

美国:教室如何反映阶层分化

从全球标准来看,Quasney是幸运的。她生活在一个非常富裕并且充满了教育机会和工作的国家。然而,对于那些和Quasney一样努力实现收支相抵的学生来说,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构成了一个又一个障碍。

“这些障碍从高中就开始存在了。”布朗大学研究生院院长Andrew Campbell表示,政府支持的早期教育主要在各州和地方层级获得资助,但由于科学课程的费用分摊到每个学生身上是最昂贵的,因此在相对贫困区域,极少有学校能拿得出钱开设很多科学课程。于是,来自这些区域的学生最终为大学水平的科学课程所作的准备,便不如很多上过设备完善的私立学校且更加富有的同龄人那么充分。

这还使得贫困学生在竞争激烈的大学申请流程中处于劣势:2013年,仅有约40%的来自最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进入大学,而对于生在拥有最高收入家庭的学生来说,这一比例在68%左右。

进入大学的贫困学生随后也不得不想办法支付不断上涨的学校开支。2003~2013年,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本科生的学杂费和食宿费在州资助的高校中平均上涨了34%,在私立机构中上涨了25%。在一所顶级大学的花费每年很容易超过6万美元。很多学生至少获得父母的部分支持,并且能利用奖学金、资助和联邦财政补助。同时,很多像Quasney一样的学生在兼职打工。

尽管如此,在获得学士学位的学生中,还是有约61%的人在毕业时背负着平均为2.69万美元的债务。对于那些继续攻读研究生的学生来说,学费通常由补助和从教学岗位获得的收入来支付。但如果研究生不得不担心偿还学生贷款,这会阻止他们继续接受科学训练。

美国正在采取若干举措为来自劣势背景的理科生创造便利,其中包括国家科学基金会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的耗资1400万美元的INCLUDES 项目。不过,对于像Quasney一样的学生来说,能留在科学领域仍然要靠运气。

Quasney说,去年的一个晚上,马里兰大学结构生物学家Michael Summers碰巧在她当服务员的餐馆吃饭。那次偶遇让Quasney在今年1月加入了Summers的实验室。此前,她感觉一些教授早已忘记做一名苦苦挣扎的学生是怎样一种情形。Summers的实验室正好相反。“这里不会对你作出任何评价,他也不会歧视学生。”Quasney说。

日本:不断加深的分化

在日本,财富和地位的不平等并未像印度等国那样达到极限。然而,过于十年间,研究生教育和学术研究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尤其是对于贫困阶层的学生。一些人警告说,这会使研究成为富人的专长。“在日本,这是一个日益重要的问题。”在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研究科学政策的Yuko Ito表示。

问题的很大一部分在于学费上涨:即便是在花费相对没有那么高的国立大学,学生在1975年交的8.6万日元入学费和第一年学费,对于自2005年起要交的81.78万日元来说几乎是九牛一毛。此外,由于日本长期的经济萎缩,父母在生活费上的投入和10年前相比平均减少了19%。

这使得学生愈发依赖于“奖学金”。而在日本,大多数“奖学金”是需要偿还的贷款。在所有研究生中,一半的人有贷款,四分之一的人欠款超过500万日元。“很多学生因负担不起学费和生活费而无法成为研究人员。”日本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科学政策教授Koichi Sumikura表示。

高等教育中的社会落差已经显现。成为研究人员的一个关键步骤是进入诸如东京大学等有影响力的机构。而在这些机构,学生所在家庭的平均收入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科学将变成只有富人才会感兴趣的事情,而研究也将离解决现有社会问题越来越远。”Ito说。

政府已开始评估这一问题。今年8月宣布的“为未来投资”政府计划承诺增加对不需要偿还的奖学金的资助,并且增加免税学生贷款的获取途径。

肯尼亚:上学容易但前景黯淡

在肯尼亚,约40%的人口每天依靠不到1.25美元度日。但对于进入科学界的人来说,阶层的影响微乎其微。作为非洲快速成长的“狮子”经济体之一,肯尼亚的高校招生人数自2011年起增加了两倍多,并在去年达到50万人。政府为在科学课程上取得好成绩的贫困学生补贴学费,并且提供贷款帮助其解决生活费用。

不过,在研究生层次上,机会的缺乏意味着很多有望在科学领域获得成功的人不得不在国外完成部分训练。“对我来说,问题不在于如何进入科学界,而是如何留在里面。”来自下层社会背景并在莫伊大学获得生物化学专业学士学位的肯尼亚人Anne Makena表示。目前,她获得了罗德奖学金,以支持其在英国牛津大学完成化学生物学的博士学位。

对于那些留在肯尼亚的人来说,走上研究之路最可靠的途径是在诸如内罗比国际昆虫生理学与生态学中心等国外资助机构,以及由肯尼亚医学研究所和惠康基金会共同成立的合作机构获得一份工作。不过,竞争是激烈的,并且需要数年才能被接收。Makena说,这个时候,来自较贫困背景的研究生更容易放弃。他们被私营企业可观的薪水吸引,并且意识到在经济上为其家庭作贡献的必要性。较为富裕的学生则经得起等待。

另一个不确定性的来源在于肯尼亚高校不得不从政府那里争取到足够的教育事业经费。经费短缺已导致该国公立高校的副校长提议将诸如理科等大量占用资源的课程学费增加5倍。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并且政府补助没有跟上,较为贫困的学生可能会放弃理科课程,转而攻读花费更低的学位。

推荐阅读:

Is science only for the rich?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