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为什么现在说“治愈”艾滋还为时尚早?

2016/10/14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十月初,外媒报道,英国一名艾滋病患者在接受了一项新型临床疗法后疑似被完全治愈了。这一消息预示着对抗HIV有望取得新突破。但是,包括实施这一新型试验的研究人员在内,艾滋病领域的众多专家提醒:现在就说“治愈”艾滋病,还为时尚早,因为证据还不充足。


根据《星期日泰晤士报》最新的报道,英国一名44岁的艾滋病患者因为参加了一项新型临床试验,可能已经被“治愈”了。因为研究人员在他的血液中检测不到HIV病毒。

RIVER试验

这一新型疗法由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伦敦帝国学院、伦敦大学学院和伦敦国王学院5所大学联合开发,命名为“RIVER”,旨在减少甚至于清除患者体内所有的艾滋病病毒,包括以休眠状态潜伏于宿主细胞的病毒库。这一新进展被各大媒体高度关注,寄予了攻克艾滋病这一世纪难题的厚望。

RIVER试验采取的策略是“先激活后绝杀”:药物伏立诺他(Vorinostat,组蛋白脱乙酰酶抑制剂)扮演的是“激活”的角色,而增强版免疫系统负责“绝杀”。新试验的步骤具体如下:

1) 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将患者体内HIV病毒控制到检测不到的水平;

2) 注射两种疫苗,增强免疫系统能力,促使免疫细胞准确识别即将被激活的病毒库;

3) 服用伏立诺他,激活潜伏有休眠病毒的宿主细胞;

4) 免疫系统负责攻击、消灭病毒库。

RIVER试验招募了50名艾滋病患者进行了为期近9个月的试验。《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中的匿名患者是第一个完成治疗周期的患者。

虽然这位匿名患者宣布其血液中已经检测不到病毒了,但是研究成员强调,这一研究仍然处于初期。现在还很难确定患者体内的HIV病毒确实被清除干净了。因为即便是抗逆转录病毒疗法也能够将艾滋病病毒控制到检测不到的水平。所以,通过一个案例就宣布“治愈”,为时尚早。

治愈艾滋病,我们已经空欢喜好几场

过去几年,一些被认为获得“治愈”的艾滋病病人病情先后复发,包括著名的“密西西比婴儿”。

迄今为止,只有“柏林病人”Timothy Ray Brown是唯一公认的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2007年,来自美国的布朗在德国柏林接受了一次骨髓干细胞移植治疗。骨髓捐赠者本身有一种罕见的基因突变,这种突变可使免疫细胞对艾滋病病毒产生抵抗力。除了艾滋病外,布朗还同时患有白血病,一年后因白血病复发又接受了一次来自同一个捐赠者的骨髓移植。此后,两种疾病均从他体内消失,至今未复发。

但是2014年,他的主治医生地外宣布,给布朗使用的骨髓干细胞移植疗法在其他至少6名艾滋病患者身上全部失败,且6人全部很快死亡。这无疑浇灭了很多患者的求生希望。

早在1995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传染病研究员Janet Siliciano实验室就发现,一些艾滋病病毒会潜伏于宿主细胞中。常规的血液检测并不能发现这些无活性的病毒库。一旦脱离药物的抑制,潜伏的病毒会重新激活再次猖獗。

Siliciano 解释:“每个感染者体内病毒库的水平并不相同。休眠的病毒再次苏醒的概率是随机的,所以很难预测病毒反弹的时间和严重程度。”这也是为什么艾滋病患者必须长期,甚至于余生都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原因。

科学家认为,唯一准确知道患者体内病毒载量的方法应该是不断地重复检测不同的组织样本,包括血液、精液、脑脊液等等。Siliciano团队正试图研发出一个综合性检测体系。

“先激活后绝杀”


HIV病毒入侵宿主,会攻击免疫细胞,瓦解免疫系统,致使艾滋病患者丧失免疫功能,增加感染其他疾病或发生恶性肿瘤的概率,进而威胁患者生命。同时,它们会将自己的遗传物质整合至CD4+T细胞,形成永久性病毒库,便于病毒的扩增。

病毒会在逆转录酶的催化下生成DNA,并与宿主细胞的DNA整合在一起,从而避免了免疫细胞的筛查和攻击。经HIV感染的宿主细胞会继续合成携带有不同RNA基因组的新病毒,启动恶性循环。

考虑到病毒库的存在,不少科学家团队提出“先激活后绝杀”的策略:激活潜伏在T细胞内的病毒,增强宿主的免疫系统识别并消灭携带有病毒的宿主细胞。RIVER试验也不例外。研究人员表示,试验至少要到2018年才能完成。

宣布胜利之前,我们需要掌握足够的证据

哥伦比亚大学的流行病学家Stephen Morse表示:“我很意外,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新闻上报道了第一个受试对象的情况,而不是等到2018年尘埃落定的时候。”

即便2018年试验圆满成功,科学家们依然需要谨慎地分析结果。他们需要对患者进行为期几年的随访,定期检测他们体内的病毒水平以确保HIV确实是被彻底清除了。同时,他们还必须采取更为严格、广泛地病毒检测技术,从而找到潜伏更为隐蔽的病毒。

Morse强调,在宣布战胜艾滋病之前,我们需要获得足够的证据。

任何成功治愈艾滋病的新疗法都需要经历更大的试验规模。同时,它还需要匹配或超越当前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标准。科学家依然在抗艾滋的路上前行,目标是找到更有效、更安全的治疗方案和检测手段。

参考资料:

WHY IT'S TOO SOON TO SAY HIV HAS BEEN CURED

RIVER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