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不患癌,这个小东西还不怕疼,是要怎样?
2016/10/13
裸鼹鼠是唯一的冷血哺乳动物,其寿命是一般老鼠的10倍。而且,它们对肿瘤有着强大免疫力,几乎不患癌症,也感受不到疼痛。最新研究揭示,裸鼹鼠之所以感受不到疼痛,是因为神经细胞表面的蛋白受体发生了变异,抑制了疼痛信号的传递。


裸鼢鼠是个很神奇的动物:

其貌不扬,甚至于被列为最丑陋动物的有力角逐者。一生基本都在地下生活,有着巨大的门牙用于挖掘隧道,以便构建居所和寻找地下块茎作为食物。所以1/4的肌肉都长在嘴上。

虽然属于哺乳类,却是唯一的冷血动物。以群体为活动单位,通常由一只相当肥硕的王后、几只雄鼠和数百只工人组成。特殊的地下生活习性使得它们放弃了恒温体制,所以它们的代谢率是哺乳动物中最低的。

虽然同为啮齿动物,裸鼹鼠的寿命却是一般老鼠的10倍,长达30年。除了视力,其他身体机能能够一辈子不退化,一直保持着强盛的繁殖能力、认知能力。更重要的是,它们对肿瘤有着强大免疫力,几乎不患癌症,也感受不到疼痛。

所以,裸鼢鼠常常被作为研究抵抗衰老、癌症、慢性疾病的理想模型。科学家发现,它体内的肿瘤抑制基因会高度表达,从而生成抗癌蛋白和化合物。那么,为什么对疼痛不敏感呢?

10月11日,《Cell report》期刊发表最新文章,揭示了裸鼹鼠对疼痛无感的机理。

为什么裸鼹鼠对疼痛无感?

早在2008年已有研究揭示,当接触酸性物质时,裸鼹鼠并不会感受到疼痛,同时也不会对高温、外伤敏感。

德国亥姆霍兹联合会分子医学中心的神经学家Gary Lewin团队对这一现象产生了兴趣,并开始饲养裸鼹鼠作为研究模型。有意思的是,Lewin团队并不是对裸鼹鼠进行整个研究,而是仅仅分离了它们的神经细胞,以此研究它们对疼痛不敏感的分子机理。

通常,受伤或者发炎的细胞会分泌一种神经生长因子,这一特殊物质是开启疼痛通路的关键。神经生长因子会与疼痛细胞表面的蛋白受体TrkA结合,TrkA受体负责释放“疼痛”的信号。对于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而言,疼痛的信号会上调TRPV1离子通道的活性,从而引发细胞感受到疼痛。

但是,裸鼹鼠却与众不同:裸鼹鼠的TrkA受体并不能激活TRPV1离子通道。而且,研究人员发现裸鼹鼠的TrkA蛋白序列有3处与正常小鼠的TrkA蛋白序列有异。正是这些差异,让裸鼹鼠大大降低了它们对于疼痛的感知。


这一改变,是为了生存

Lewin认为,这一差异对于裸鼹鼠而言,是对生存的妥协。

值得注意的是,神经生长因子和蛋白受体对于神经系统不可或缺,裸鼹鼠依然具备完整的神经系统,只不过某些效率降低了。这些突变能够降低能量的消耗,有利于裸鼹鼠在黑暗、低氧、贫瘠的环境下生存。

波士顿儿童医院和哈佛医学院的神经学家Clifford Woolf表示,类似的缺陷也会出现在人类身上,但是带来的却是更大的伤害。因为身体感受不到疼痛,所以患者常常受伤。

靶向疼痛受体,或许可以规避治疗风险

裸鼹鼠对疼痛无感的机制或许可以给治疗疼痛带来启示。

传统医学对于疼痛的治疗多采取“暴力瓦解”的方式,这可能会引发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例如,神经学家利用药物抑制神经生长因子,从而控制关节炎疼痛。但是有时候这种治疗会导致关节受损。

这一最新研究提醒我们,或许可以通过干预神经生长因子识别的受体,降低副作用。

推荐阅读

How naked mole rats conquered pain—and what it could mean for us

查看更多
  • Hypofunctional TrkA Accounts for the Absence of Pain Sensitization in the African Naked Mole-Rat

    The naked mole-rat is a subterranean rodent lacking several pain behaviors found in humans, rats, and mice. For example, nerve growth factor (NGF), an important mediator of pain sensitization, fails to produce thermal hyperalgesia in naked mole-rats. The sensitization of capsaicin-sensitive TRPV1 ion channels is necessary for NGF-induced hyperalgesia, but naked mole-rats have fully functional TRPV1 channels. We show that exposing isolated naked mole-rat nociceptors to NGF does not sensitize TRPV1. However, the naked mole-rat NGF receptor TrkA displays a reduced ability to engage signal transduction pathways that sensitize TRPV1. Between one- and three-amino-acid substitutions in the kinase domain of the naked mole-rat TrkA are sufficient to render the receptor hypofunctional, and this is associated with the absence of heat hyperalgesia. Our data suggest that evolution has selected for a TrkA variant that abolishes a robust nociceptive behavior in this species but is still compatible with species fitness.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