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两位医生违规开展脑瘤新疗法研究被禁止进行人体医学研究
生物探索 · 2012/07/22
因为相信对恶性胶质瘤患者的脑部伤口接种细菌后可以激发人体免疫系统攻击肿瘤,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两位神经外科医生在2010年及2011年对三位患者实施了这种未经批准的手术。术后两位患者因为败血症而死亡,两位医生因此而受到学校的处罚,被禁止开展人体医学研究。

Muizelaar医生(左)与Schrot医生(右)

据外文网站The Bee报道,因为与下属未经学校批准而对脑癌患者进行实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一位杰出神经外科医生被禁止在人体中开展医学研究。

这位受到处分的科学家是该校神经外科学院的主任J. Paul Muizelaar医生,据一些文件透露,这位年薪800000美元的科学家在去年秋天接到命令,被要求立刻停止所有针对人类的研究项目。

同样收到研究禁令的还有Rudolph J. Schrot医生,作为一位副教授和神经外科医生,在过去13年他作为下属与J. Paul Muizelaar博士一起工作。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副校长Harris Lewin在写给FDA的一封信中描述所发生的事件是“严重和持续的违规”。

文件显示,两位外科医生在征得三位晚期恶性脑瘤患者的同意后向患者的术后伤口接种了细菌,因为有理论认为术后感染可能会延长患者的生命。根据学校后来的判断,其中两位患者因为出现败血症而死亡了。

这种行为不仅危及两位医生的职业生涯,也损害了学校的声誉并累及政府对学校的资助。

“这真的令人感到沮丧,”克林顿时期的国家生物伦理咨询委员会成员、生物论理学家Patricia Backlar表示。“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是一所颇有声望的学校,不过再好的地方也有不尽人意的事发生。这两个家伙使学校陷入了危机。”

在美国,针对人体和动物的研究都是受到严格控制的,根据法律,这类研究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以确保受试者得到应有的保护。

在实验药物及仪器方面的违规行为均会遭致FDA的“究因审查”。在所有可能的强制措施中,FDA可以发警告通报或取消研究者未来临床实验的资格。不过目前FDA还为通知该校可能会采取何种措施。

另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也通过对个人或研究单位进行研究经费扣款的方式来发挥保护受试人的作用。在NIH资助的医学院中,加州大学达维斯分校排名地36,在2011年获得资助金额未1.3亿美元。

Muizelaar今年65岁,自1997年起担任医学院的系主任。上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他和Schrot相信FDA很早就做出过相应的批准——如果医生认为治疗“是有益于患者的”。他认为学校的研究禁令“反应过激”了。

Schrot,44岁,由Muizelaar招聘至学校。他在邮件采访中表示“有关‘严重而持续的违规’说法是一种误导。”

尽管在去年秋天受到处分,但Muizelaar今天春天还是得到了学校的另外一个学术职位。根据学校在4月份发出的一份新闻通告,他受聘成为神经外科学院的Julian R. Youmans讲席教授。他告诉记者,他计划把自己的养老金投入到研究,继续那项导致自己受到处分的研究。

他说:“如果我自己患上恶性胶质瘤,我会要求在我自己身上开展试验。”

保护研究资金

事件发生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迅速行动,立刻开展了为期6个月的调查行动。文件显示,到10月份,学校的副校长Harris A. Lewin向FDA通报了两位医生“严重而持续的违规行为”。

Harris A. Lewin表示,Muizelaar和Schrot在申请向活的患者大脑伤口中接种细菌时回避了操作规程。

“我们真的很重视这件事情,” Lewin表示。“这是为什么我们会主动向FDA汇报的原因。”

FDA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不对该校的这起事故以及是否启动审查发表评论。

Lewin表示,事件发生后学校进行了有力而细致的跟踪调查,从而确保能够确保以后能够继续在研究中为受试人提供最高的保护。他表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学校的研究资金就会有危险了。

在美国,不管是公立还是私立学校,只要违背了政府有关人类研究课题的监管条例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例如在1999年,杜克大学应为被政府发现多起伦理及安全方面的违规而被暂时中断联邦研究资金的资助,这对任何研究机构来说都是灾难性的惩罚。

在1998年至2000年初,美国联邦政府一共中止了7所大学医学中心以及一所退伍军人医院的人类研究课题。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调查以及研究禁令结果对于学校官方来说来的不是时候,因为他们曾雄心勃勃地宣称在研究经费上要吸引更多的资助。校长Linda P.B. Katehi还公开宣称她的目标是看到学校,包括医学院成为全美前五的公立研究型大学。

自2011年3月开始分管学校研究的副校长Lewin表示戴维斯分校在治疗病人方面“拥有很大的余地”,但并不表示研究方面也可以。

美国的法律规定,任何以人类为对象的研究都必须由伦理审查委员会(IRB)审查并监管。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有三个IRB委员会,负责保护作为研究目标的人类的权益与福利。这些委员会的成员来自普通大众,有权批准、修改或拒绝所有他们辖区内的相关研究活动。

在任何校园或研究机构中,IRB都拥有强大的权力。它的成员必须确保所有涉及人类的研究都遵守所有联邦法律以及大学的政策,并确保研究目标得到充分的保护。

领导其中一个委员会对Muizelaar和Schrot的研究项目进行整顿的John Anderson医生表示这种情况太不寻常了。

争议的治疗方法

使Muizelaar和Schrot深陷争议的是一种叫做“恶性胶质瘤颅内益生疗法”的治疗方法。

根据副校长Lewin在2011年10月发送给FDA的邮件,两位外科医生是被一些对治疗恶性胶质瘤(一种常见的致命恶性)患者很有潜力但是未获批的临床实验结果所吸引。根据美国国立癌症研究院的数据,此类患者在确诊后的平均存活率时间只有15个月。

不过,Muizelaar和Schrot从医学文献中得知,一些患者似乎在术后感染后的存活时间会更长。

Muizelaar告诉媒体说,他接手过两位患者,那两位患者由于无意中发生感染而继续生存了15年甚至是20年时间。

“我们相信,这是一种创新的疗法,由于不是研究,所以也无需IRB的批准。” Schrot在email中说道。

2008年,两位医生计划对一位恶性胶质瘤患者实施这种疗法,向大脑上的伤口处施用细菌以“攻击肿瘤”,并停用抗生素让细菌发挥功效。

Schrot曾接触过FDA不过被提醒必须先进行动物实验。

尽管最初受到一些阻碍,但Muizelaar和Schrot强烈地相信这种故意让患者感染的方法是非常有潜力的,不然患者只有面临死亡。

因此,两位医生在安排小鼠实验的同时继续进行着临床前工作。

到2010年,这些事情终于引发了学校的调查。

在2010年10月到2011年3月,两位医生共在3位患恶性脑瘤的患者身上进行这种试验,在他们大脑伤口上引入益生菌。

对于普通的消费者来说,大家都知道益生菌是生活在消化道中的好细菌。近年来,益生菌已经被作为肠胃不适甚至是普通感冒的一种补充性疗法而被加在酸奶以及膳食补充剂中进行销售。

两位医生都认为,感染会激发身体的免疫系统以协助攻击癌症。

第一起手术起因于Muizelaar偶然碰到一位恶性胶质瘤复发的患者。根据Lewin的邮件,这位患者在“大体了解”这种不同寻常的细菌“伤口感染”疗法后特地要求进行该手术。

在Muizelaar的指导下,Schrot以“一次不与任何研究目的相关的手术操作”为由的获得了IRB的批准,对第一位患者实施了手术。

学校的文件显示,两位医生认为他们的三例手术均获得了批准,但官方后来认为是医生传达了错误的信息,并使学校形成了误解。

Muizelaar和Schrot则向媒体强调,三位患者在与亲属商议后同意了他们的做法。

三位患者的术后结果存在显著差异,文献显示:

• 1号患者在肿瘤恶化后6周死亡。学校后来认定该患者同时还发生了败血症,这是人体对细菌发生剧烈反应时引发的一种危及生命的疾病。

• 2号患者在2010年接受了此手术,直到Lewin在2011年10月向FDA汇报情况时仍然存活。根据描述,这名患者的大脑肿瘤缩小了,但同时伤口仍感染,在故意感染10月后还需要进行抗生素控制。上个星期Muizelaar表示这位患者后来还是死了。

• 3号患者在2011年接受这种手术,没多久即因败血症和脑膜炎死亡。

IRB后来发现,就在3号患者病情突然恶化的当天,Muizelaar和Schrot还在试图获得伦理委员会批准对另外5位患者进行这种手术。

2011年3月17号,IRB负责人命令两位医生立即停止他们的益生疗法。

调查结果

6个月后,学校结束了调查——命令两位医生停止所有人类研究活动。

调查发现,在1号患者的案例中,Schrot对有关细菌使用的限制条件进行了不正确的陈述,导致IRB错误地认为无需进行审批。

在送交给FDA的邮件中,Lewin写道:“Muizelaar医生和Schrot医生一直强调他们的行为是从他们的患者利益出发且并无意违反任何规定。”

研究禁令可能对学校和两位医生带来严重的后果。

Schrot告诉媒体,禁止进行临床研究给他的医学研究职业生涯带来挑战。他计划向IRB要求以某种方式重新获得进行研究的特权。

一位知名的生物论理学家表示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正确而迅速。纽约大学医学伦理学主任Arthur Caplan表示,处在绝望中的人特别脆弱,需要得到更多的保护。 “如果你正面临死亡,你会抓住任何人丢在你面前的机会的,”Caplan说。

Caplan说IRB经常被误会,许多人认为他们的这种严格监管是一种官僚主义做法。而事实上,IRB对于受试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保护措施,因为受试人可能对研究风险与好处并没有完整的认识。此外受试人可能并不知道医生或研究者在实验中可能获取的经济利益,而这正是IRB重点审查的一个方面。

除了要求Muizelaar和Schrot停止在手术中使用细菌外,IRB还要求两位医生不得在任何他们作为指导者或共同指导者的研究中招募新的受试人。

Schrot在去年9月沉痛表示“发生了严重的表达错误。”他在邮件中表示:“当我们在实施这一疗法时,我相信那是恰当的创新性疗法,有希望战胜这种致命的疾病。我是希望尽我所有的能力来帮助这些患者。”

Muizelaar表示在这项研究中他和Schrot没有任何的经济动机。“我们实施这项治疗纯粹是为了拯救患者,这种方法我们也不能申请专利……我们不会从中获取一分钱得利益。”

今年4月份,Muizelaar还被聘为神经外科的Julian R. Youmans讲席教授。他表示将继续进行相关的伤口感染研究。他目前仍然担任这神经外科系主任的职务。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