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阻断神经通道,恐怖记忆有望被封印

2016/09/16 来源:DeepTech深科技
分享: 
导读
想跟恐怖回忆saygoodbye?如果你是只小老鼠,科学家已经能够帮你做到了!


本文转载自:DeepTech深科技

古有魏征十谏唐太宗,其中之一便是居安思危。

担心恐惧的消极情绪不是完全无意义的,它让人类在危险的处境中更加警觉小心从而获得更佳的生存机会,在人类进化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然而凡事过犹不及,过度担心恐惧会导致焦虑症。据统计有8%的美国人曾患创伤后应激障碍,总计18%的美国人有不同程度的焦虑症状。

想跟恐怖回忆saygoodbye?如果你是只小老鼠,科学家已经能够帮你做到了!

在最新《自然-神经科学》期刊中发表的论文中,科学家在特殊的显微镜下观察到了小鼠大脑中对已形成恐惧刺激的神经元反应。可怜的小鼠先是被伴随高音调的声音的电击刺激到有了心理阴影,然后科学家试图找到对恐怖回忆反应的神经“通道”,被科学家们接着关闭神经通道的小鼠果然失去了之前的恐怖回忆。

生无可恋的小鼠真的能帮助科学家们找到同样的方式让人类忘掉心理阴影吗?

大脑中有一系列的神经通路,此前的科研结果显示,恐惧的形成是经由从大脑听觉皮层到外侧杏仁体单行道。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杨扬的团队了发现全新恐惧记忆相关的神经通路。

在接受CCTV采访时,她表示之前大家认为这个脑神经连接通路是不存在的,权威的学者评论中都否定了新通路的存在。尽管如此,杨扬从研究艾伦人脑图谱着手,用了几年的时间证实了自己的怀疑。这条神经通路不但存在,而且在恐惧记忆的提取中起着关键的作用。

找到神经通路是第一步,终极是目标清除回忆。

动物在形成记忆的时候,神经轴突和树突之间新的连接也会随之形成。在实验中,杨扬他们在受刺激的小鼠大脑新通路的附近观察到了大量突触的形成,这也进一步证实了新理论。

为了确保能够抑制新神经通路,杨扬他们采用了光遗传学和化学遗传学两种技术手段来降低该通路活性,抑制效果都非常明显。杨扬认为,目前进展比较顺利,但是小鼠的大脑和人并不是完全一样。小鼠是听觉动物,而人则是视觉主导的动物。下一步的研究应该转向与人类大脑结构类似的视觉动物猴子身上。已经有解剖结果显示可能有外侧杏仁体通往视觉皮层的新通路的存在,这一新神经通路的效果还有待研究。

杨扬的研究结果也受到了来自国际的关注。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神经科学家凯·泰伊(KayTye)认为经颅直流电刺激是一个接下来很好的研究方向。经颅直流电刺激(transcranialdirect-current stimulation简称tDCS)通过连接紧贴头皮的电极输送电流到大脑表层任意区域,通过分析电流引起的反应来分析大脑皮层区域的功能。外侧杏仁体处在大脑深层,但是听觉皮层正好处在表层。经颅直流电刺激和同类的研究方法很有可能会排上用场。

在电影《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中,两位情侣都来到“忘情诊所”删除恋爱的回忆。然而目前的科研离电影中“忘情诊所”的能力还有一段距离。关闭传递恐惧回忆的神经通路也只是暂时让人们不会想起那段回忆。等这一天真的来临,你愿意删除那段伴随你成长的恐怖回忆吗?技术很美好,你是选择删除逃避自己的心理阴影,还是勇敢面对克服它呢?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