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寨卡病毒会成为里约奥运会最大的威胁吗?

2016/08/08 来源:London-Science
分享: 
导读
今年里约举办的奥运会将迎来50万名外国游客。里约是寨卡病毒的高发地区,万一出现疫情爆发,病毒将随着人群蔓延至世界各地,后果将不堪设想。那么,里约奥运会是否将导致寨卡病毒的疫情扩散到全球呢?

今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办的奥运会,被媒体吐槽为“史上最差奥运会“:先是有报道称一些运动场馆无法按时竣工,随后又传出警察在机场罢工。最近,运动选手们又开始抱怨奥运村的脏乱差问题,有些房间甚至”忘记“安装厕所。治安混乱也是长久以来令巴西头疼的问题,前不久又爆出了运动员遭遇抢劫。然而,跟这些问题相比,更令人担忧的就是来自寨卡病毒的威胁。据估计,这次里约举办的奥运会将迎来50万名外国游客。里约是寨卡病毒的高发地区,万一出现疫情爆发,病毒将随着人群蔓延至世界各地,后果将不堪设想。那么,里约奥运会是否将导致寨卡病毒的疫情扩散到全球呢?

寨卡病毒疫情差点让里约奥运会取消

一种名为Aedes aegypti的蚊子是寨卡病毒的宿主,这也是寨卡病毒的主要传播途径。2015年5-6月,新型寨卡病毒疫情爆发,蔓延至巴西全国。从下图中可以看出,里约及其周边地区是这种蚊子的活跃区域,也是寨卡感染病例的集中区域。如此众多的游客和运动员集中在该区域,必然会极大增加寨卡病毒的感染几率。



因此,许多医学专家认为,里约奥运会很可能成为寨卡病毒疫情在全球爆发的导火索。在几个月之前,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医学法律教授Amir Attaran,就在Harvard Public Health Review上发表评论,向各界警示寨卡病毒的潜在风险,并呼吁推迟里约奥运会的举行。他声称,为了举行奥运会而让人们暴露在寨卡病毒的风险之中,不仅是不符合伦理的,更是有违奥运精神【1】。

一些运动选手也对寨卡病毒产生恐惧心理—这毕竟会危及自己下一代的健康,不容儿戏(寨卡病毒的危害详见文末)。同样是在五月份,著名高尔夫球选手Rory McIlroy就表示;”可能不会参加里约奥运会“。【2】

考虑到寨卡病毒带来的威胁,在今年五月,150名公共卫生专家以及生物伦理学家,联名向世界卫生组织(WHO)递交了一封十分有分量的呼吁信,要求WHO的介入,推迟或取消8月份举行的里约奥运会—这封联名信共有240位专家、学者,甚至是运动员签字【3】。这一度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虽然这封联名信引起了WHO和奥委会的高度关注,但WHO经过慎重的考虑,还是在6月份拒绝了联名信上的提议,里约奥运会的举行并未受到影响【4】。

寨卡病毒的威胁到底有多大?

事实上,目前的普遍观点是:目前在巴西,寨卡病毒带来的威胁十分有限,里约奥运会成为寨卡爆发导火索的几率微乎其微。里约卫生署的负责人也宣称:”自从去年11月起,我们已经充分使用了预防措施,并且科学调查也表明寨卡病毒不会成为本届奥运会的威胁。“【5】

许多证据已经表明了寨卡病毒不足为惧:

1.寨卡疫情已经在里约受到了明显遏制

作为新型寨卡病毒的爆发地之一,里约对于寨卡病毒的检疫和防范已经具有了丰富经验。考虑到奥运会的举办,从去年开始里约市政府就加大了防范力度,包括污水处理,灭蚊以及医学基础设施建设。从今年三月开始,寨卡病毒感染新增病例呈直线下降趋势。从下图可以看出,新增疑似病例从三月中旬的1500余例,减少到五月上旬的200余例【6】。



来自巴西顶尖医学研究机构的调查显示,在里约市,寨卡病毒的感染几率为1.8例/百万人。这已经是一个相当低的感染率了。至于”最坏的情况“,《柳叶刀》子刊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的编辑John McConnell表示:”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每10万名游客中有3.2人受到感染。“【7】

2. 在里约,八月份并不是蚊子活跃的季节

如前文所述,蚊子是寨卡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如果蚊子的活动不频繁,那么寨卡病毒传播的概率必然会大大降低。与我们的常识相反,在里约,八月份并不是蚊虫繁衍旺盛的季节。一些研究人员表示,寨卡病毒不足以威胁奥运会,很大的原因就在于八月份的气候凉爽干燥,不适于蚊虫繁衍。事实上,在南半球的热带地区,12月到3月才是真正的”夏季“:气候湿润,多雨,及其适合蚊虫的繁衍。来自Duke-NUS医学院的疾病专家Duane Gubler表示:”奥运会期间正是里约的冬季,因而蚊虫传播疾病的风险很低。“【7】

3. 寨卡病毒在全球爆发的概率很低

一项研究表明,在”最坏的情况下(游客与当地人拥有等同的感染几率,并未采取任何防范措施)”,仅有3-37名游客会感染寨卡病毒并返回家乡【9】。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也在报告中指出,寨卡病毒在全球爆发的风险非常低【8】。

CDC曾组织了一个的专家小组,对寨卡疫情进行了评估。他们建立了一个寨卡病毒的传播模型,并计算了各个国家寨卡病毒爆发的概率。一个公式可以简单的表现这个模型:

风险=(到里约参与奥运会的旅客人数)/(到其它有过寨卡疫情的国家的旅客人数,如果奥运会没有举办)

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每年有50000人到访过存在寨卡疫情的国家。一支三十人的奥运代表团和几百名观众会到访里约,在这个模型中并不能显著增加寨卡爆发的几率。

CDC还根据各个国家等情况对疫情爆发进行了推算。今年的奥运会,总共有206个国家计划参加。然而,其中有39个国家正在遭受寨卡疫情,可以将他们排除。另外,有148个国家也由于下列原因被排除在外:1. 当地没有Aedes aegypti 蚊子品种,缺乏传播途径;2. 不具备疫情扩散的条件;3. 在过去已经遭受过寨卡病毒的侵袭,当地人口很可能会拥有免疫力。这样一来,只剩下19个国家可能会引起寨卡病毒爆发。

然而,在这15个国家中,已经有许多人曾到访过寨卡爆发地区。如果使用前文所述的模型计算,在这些国家爆发寨卡疫情的概率小到可以忽略。最终,只剩下4个国家会受奥运会影响,存在寨卡爆发的风险:非洲的乍得,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和南亚的也门。这些国家的总人口只有450万,在过去多年仅有64人去过存在寨卡疫情的国家。而这次的奥运代表团总人数达到了57人。因此,CDC已经提醒了WHO,需要对这些地区的寨卡疫情进行重点监测和防护。

WHO以及欧盟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ECDC)在最新的风险评估报告中也得到了同样的结论:里约奥运会不会导致大规模的寨卡病毒爆发【7】。

4. 里约世界杯和登革热的先例,足以消除恐慌

当2014年世界杯比赛在里约举行时,里约正遭受另一种病毒的侵袭:登革热。这是一种与寨卡十分相似的病毒,会由同一种蚊子传播。在当时,巴西是世界上登革热病毒感染几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可以想象,当时的人们也经历了与今天这种情况相似的恐慌—许多人也曾呼吁取消那一届世界杯比赛。然而,世界杯却顺利的进行了,新的登革热疫情也未曾出现,人们的担忧也烟消云散。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整个世界杯比赛期间,有上百万外国游客进入了巴西,却只有3人感染了登革热。实际上,这三人都是在距离里约300英里的Belo Horizonte市受到感染的,与里约或者世界杯比赛本身并没有联系。

这个先例表明,病毒疫情的大规模爆发绝非是那么容易的,人们无需恐慌。

5. 各国的奥运代表团都做好了充分防护措施

在WHO,CDC还有其它机构的推荐下,各国代表团纷纷使用了防蚊的新技术。举例来说,韩国代表团就配备了最新的驱蚊服装:不论是训练,开幕式还是日常穿着。这些服装的面料中含有驱虫菊脂(pyrethrin),能达到70%的驱蚊率。


各国游客也在政府和主办方的建议下,做好了防蚊的准备。

以上种种科学证据表明,寨卡病毒对于奥运会的举办并没有太大威胁,奥运会也难以成为寨卡疫情蔓延的导火索。

附录:关于寨卡病毒

寨卡病毒属黄病毒科,黄病毒属,单股正链RNA病毒,是一种通过蚊虫进行传播的虫媒病毒,宿主不明确,主要在野生灵长类动物和栖息在树上的蚊子,如非洲伊蚊中循环。感染者中只有约20%会表现轻微症状,典型的症状包括发烧,皮疹,关节疼痛,肌肉疼痛等。也有出现恶心呕吐的症状。寨卡病毒症状通常很轻,持续时间短,严重的病情并不多见。然而,在2015年巴西爆发的寨卡疫情,病毒已经产生了变异,不同于这些“古代”的病毒。感染寨卡病毒的孕妇可能会危及新生儿的健康。2015年巴西的寨卡暴发流行中发现了很多小头畸形的新生儿。在2015年5月-2016年1月间,共报道4000例感染寨卡病毒的孕妇分娩了小头畸形儿,与往年小头畸形的比例相比,上升了20倍。然而,婴儿小头症与寨卡病毒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确定的结论。

目前寨卡病毒没有疫苗,也没有特异性治疗方案。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