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谷热来了,你了解吗?
北京日报 · 2016/07/31
近日,北京确诊了1例输入性裂谷热病例。这例患者在安哥拉务工,因出现发热、头痛、全身关节痛、肌肉痛等症状,于7月21日凌晨乘飞机回国诊治。这是我国发现的首例裂谷热病例。这一疫情立即引起公众的关注。本文介绍了裂谷热病的流行区域、传播方式及预防方法。


近日,北京确诊了1例输入性裂谷热病例。这例患者在安哥拉务工,因出现发热、头痛、全身关节痛、肌肉痛等症状,于7月21日凌晨乘飞机回国诊治。这是我国发现的首例裂谷热病例。这一疫情立即引起公众的关注。

裂谷热在哪里流行

裂谷热被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列为A类疫病,还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8种有可能大规模暴发的致命疾病之一。

裂谷热也被称为“立夫特山谷热”,属于病毒性传染病,主要感染羊、牛等动物,但也能传染人,是人畜共患病。1912年,在非洲裂谷即肯尼亚立夫特山谷的羊群中,暴发了一种以发热、急性肝炎为主要表现的疾病,导致90%的羊羔死亡,因此被命名为“裂谷热”。

1977年之前,裂谷热主要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及非洲东部的动物及人群中流行。1977年裂谷热传播到埃及南部,导致成千上万的家畜死亡,20多万人患病,600多人死亡。2000年9月,裂谷热首次出现在非洲以外地区,短短的两个月,沙特阿拉伯和也门共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了1000多例病例,其中165人死亡。

一般5-10年裂谷热就会出现一次较大的流行,但近10年来裂谷热的流行频繁,在非洲几乎每年都有疫情发生,主要流行国家和地区有肯尼亚、索马里、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苏丹、马达加斯加、南非和毛里塔尼亚,每次流行估计至少有3-7万人感染,100-700多人死亡。本次北京确诊的病例来自安哥拉,说明当地也有裂谷热流行。

裂谷热如何传播

裂谷热病毒引起的疾病属于病毒性出血热的一种,通过两种途径传播:一是蚊子叮咬。裂谷热病毒最喜欢藏到蚊子的卵中。带有病毒的蚊子一次可以产下无数的卵,这些蚊卵中都带有裂谷热病毒。蚊卵的生命力很强,在干燥的环境中可存活数年,遇到环境适宜的雨季,即可孵化成带有病毒的蚊子,叮咬人或动物,传播裂谷热。二是皮肤、黏膜感染。接触被裂谷热病毒感染的动物血液、唾液或其他分泌物后被感染,饮食了被感染动物的乳汁或吸入空气中含有病毒的气溶胶也可导致感染。绝大多数人与人之间的感染,是因为直接或间接接触了受感染动物的血液、器官,人与人之间不会传播。本次北京确诊的裂谷热病例,被怀疑吃了未煮熟的肉而感染。

裂谷热的潜伏期大约2-6天。轻症感染者可以没有任何症状,或表现为发热、头痛、肌痛和关节痛,一些病人颈部发硬、呕吐、食欲不振,常被误认为脑膜炎。大多数病人症状较轻,经过4-7天后逐渐好转,仅有1%-2%的病人发展为重症。

患者主要有3种表现:1、眼病。主要表现为视网膜病变,严重的会造成永久性失明。2、脑膜炎。主要表现为剧烈头痛、失去记忆、幻觉、困惑、定向障碍、眩晕、惊厥、嗜睡和昏迷,病愈后可能留有神经系统障碍的后遗症。3、出血热。主要表现有出血、休克、黄疸、肝肾功能衰竭,是导致裂谷热死亡的主要原因,以出血热为表现的裂谷热患者病死率高达50%。

怎么预防裂谷热

近年来,由于我国在国际上的合作增多以及旅行者数量逐年上升,增加了裂谷热传入的风险。

目前,已经有可以用于预防动物裂谷热的疫苗,人类疫苗虽然已经研制成功,但还没有正式获批。因此,裂谷热的预防措施主要是避免接触传染源。注意预防蚊虫叮咬,避免接触有病的动物,不要宰杀和食用不明原因死亡的动物,更不要把疫区的肉类食品带回国内。食用动物肉类一定要煮熟再吃,奶类要消毒、加工后再饮用。

从疫区回国后,如果出现发热、头痛、肌痛等症状,及时到医院就诊,如实向医生报告自己的旅行路线,帮助医生及早确诊并及时给予治疗,以免病情加重。

(责编:王亚微、权娟)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8/03/22
    据香港《文汇报》21日报道,飞机机舱属封闭空间,容易传播疾病,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也被指通过客机,散播至世界各地。美国埃默里大学和佐治亚理工学院联合发表研究报告,指出每名病人在航班上,平均会传染0.7人,坐在靠窗位置的乘客则较安全。
  • 2017/12/01
    2我国法定传染病系统每年报告超过130万例病毒性肝炎病例,占报告总病例数的三分之一,病毒性肝炎严重危害人民群众健康。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1个部门日前联合发布《中国病毒性肝炎防治规划(2017-2020年)》,全面防治各类病毒性肝炎。
  • 2017/10/12
    近日,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王四宝研究组联合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首次发现能在按蚊中持续跨代传播的共生细菌。他们构建出高效分泌表达5种不同抗疟机制的效应蛋白工程菌株,可以在多种按蚊肠道内高效特异地抑制或杀灭疟原虫,攻克了驱动抗疟基因快速散播到整个蚊群的关键难题,为从源头上阻断疟疾传播提供新“武器”。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