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光遗传学重要成果:三年颠覆一个旧理论
生物通/叶予 · 2016/07/26
手机收到新消息你是不是一定要马上打开?这些在生活中很常见的行为,常常令人联想到强迫症和多动症。实际上,真正的疾病有着非常严重的表现。7月21日,神经学家Rui Costa领导团队在Cell杂志上发表文章揭示了其中的关键机制。


手机收到新消息你是不是一定要马上打开?看书学习的时候你有没有总在走神?这些在生活中很常见的行为,常常令人联想到强迫症和多动症。实际上,真正的疾病有着非常严重的表现。

强迫症OCD患者无法控制自己停止特定的行为,比如他们老是觉得自己手脏,总是反复洗手甚至能在水池边呆好几个小时。多动症(也称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则是另一个极端,患者无法持续做同一件事,往往坐立不安,做出毫无缘由的行为。

那么,这些患者为何无法控制自己的自主行为呢?七月二十一日,神经学家Rui Costa领导团队在Cell杂志上发表文章揭示了其中的关键机制。这项研究增进了我们对大脑疾病的理解,有助于找到更有效的治疗方式。

科学家们普遍认为,人类采取特定行动的过程取决于大脑中的两个神经回路:位于大脑基底神经节(basal ganglia)的直接通路和间接通路。“所有影响基底神经节的疾病(比如帕金森症、亨廷顿舞蹈病、Tourette's综合征)都有一些共同点,”Costa说。“这些患者都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因此他认为,强迫症和多动症也和这些回路有关。

抛弃过时的理论

过去的理论模型是这样描述这两个通路的:激活第一个通路触发行动,激活第二个通路抑制行动。2013年Costa在Nature杂志上首次发文对这个观点提出了挑战。自那以后,这个理论也受到了其他国家一些研究团队的质疑。今年四月,Costa团队还在Current Biology杂志上发表文章展示,这些通路并不总是相互竞争的,它们有时一同起作用促成不同的结果。

“这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Costa表示。“现实从来都不会这么简单。”现在,他和同事提出了两个通路联合起作用的新模型,这个模型能够很好的解释实验数据。

六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用光遗传学技术进行实验。这种技术可以在小鼠大脑中选择性激活不同的神经通路。研究人员训练小鼠通过按压杠杆八次来获得食物。随后,他们在小鼠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激活直接或间接通路。

一票否决权

研究显示,干扰小鼠的直接通路会使其停止按压杠杆,“冻结”在原地。当间接通路激活的时候,小鼠会离开杠杆跑到其他地方去玩。似乎它们突然决定去干点别的,比如散个步什么的。

Costa指出,这些结果说明直接通路的作用是维持行动,而间接通路的作用是允许或防止行动转变。“我们看到的是,直接通路告诉动物行动应当继续执行,而间接通路负责批准或否决这一行动。”这些发现符合人们目前对基底神经节相关疾病的理解。“我们认为,在强迫症中直接通路过于活跃,促使行为不断重复。而多动症ADHD与间接通路的功能障碍有关。”

研究人员提出的新模型有重要的医学意义。举例来说,人们正在用L-Dopa治疗帕金森症。这种药物激活直接通路并且抑制间接通路,会使患者出现无法控制的重复行动作。而著名抗精神病药物氟哌啶醇(haloperidol)通过刺激间接通路起作用,会引起影响运动和认知能力的副作用。

“与其强力激活其中一个通路,还不如轻轻调节两个通路来治疗基底神经节疾病,”Costa说。“恢复两个通路之间的平衡可能是更有效的选择。”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Complementary Contributions of Striatal Projection Pathways to Action Initiation and Execution

    The performance of an action relies on the initiation and execution of appropriate movement sequences. Two basal ganglia pathways have been classically hypothesized to regulate this process via opposing roles in movement facilitation and suppression. By using a series of state-dependent optogenetic manipulations, we dissected the contributions of each pathway and found that both the direct striatonigral pathway and the indirect striatopallidal pathway are necessary for smooth initiation and the execution of learned action sequences. Optogenetic inhibition or stimulation of each pathway before sequence initiation increased the latency for initiation: manipulations of the striatonigral pathway activity slowed action initiation, and those of the striatopallidal pathway aborted action initiation. The inhibition of each pathway after initiation also impaired ongoing execution. Furthermore, the subtle activation of striatonigral neurons sustained the performance of learned sequences, while striatopallidal manipulations aborted ongoing performance. These results suggest a supportive versus permissive model, where patterns of coordinated activity, rather than the relative amount of activity in these pathways, regulate movement initiation and execution.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