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最好的儿童医院,音乐治疗师用乐器给小天使们疗伤
奇点网/应雨妍 · 2016/07/04
音乐存在于我们每天的生活中,不开心的时候,它可以雪中送炭;开心的时候,它又可以锦上添花。而且相信很多人在心烦、躁郁的时候都有听音乐放松的习惯。我们常说,“音乐有治愈人心的力量”,这话不假,所以,早在几十年前,就有医生把音乐与治病相结合,创造出了“音乐治疗”这一概念。


音乐存在于我们每天的生活中,不开心的时候,它可以雪中送炭;开心的时候,它又可以锦上添花。而且相信很多人在心烦、躁郁的时候都有听音乐放松的习惯。我们常说,“音乐有治愈人心的力量”,这话不假,所以,早在几十年前,就有医生把音乐与治病相结合,创造出了“音乐治疗”这一概念。

音乐治疗是做什么的呢?根据美国音乐治疗协会(AMTA)给出的定义,音乐治疗是由有证照的音乐治疗师以音乐作为工具,根据临床和实证过的音乐疗程为个人设定个性化的目标并协助其达成治疗目的。

在初期的时候,音乐治疗只被应用在即将进行骨髓移植的小患者身上,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任何人都可以享受音乐疗法,比如手术前安抚患者焦虑的情绪、增强人体运动控制和帮助早产儿健康生长等等。

根据AMTA的统计,目前在美国,大约有6000人拥有音乐治疗师许可证,他们中15%的人工作在外科科室等医疗第一线。那么,他们的工作日常都有什么呢?

第一位要介绍的是Joanna Bereaud医生,Bereaud今年44岁,毕业于加州伯克利大学,是波士顿儿童医院的一名音乐治疗师。别的医生上班可能要准备听诊器,圆珠笔,但是Bereaud的工具却是吉他、木琴、拨浪鼓还有儿童型号的小手鼓等等。

最近,医院收治了一个2岁的小姑娘,名叫Ana Miranda,Ana患上了一种罕见的免疫系统疾病,需要进行骨髓移植。Bereaud的职责除了在医院冷森森的环境下给予她鼓励之外,还要帮助说葡萄牙语的她学会用简单的英文单词和手势与人交流。


Bereaud、Osterling以及Ana小姑娘在病房里

为了保护Ana脆弱的免疫系统,不把病菌传染给她,Bereaud只好戴上口罩和手套,但是这样子,Ana就看不到她的嘴部动作了。虽然Ana害羞又胆小,但是当Bereaud弹起吉他,唱起歌的时候,Ana也拿起两个小沙球开始敲鼓,伴着音乐,Bereaud教她重复类似“我喜欢敲鼓”“我还想听更多歌”这样的短句。等到课程结束的时候,Ana已经可以自己敲一段鼓点出来了,小小的病房里不断传出她开心的叫声。尽管她的词汇量很小,但是她找到了独特的与人交流的方式。


除了患病外,一些外力伤害往往更为可怕,2013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发生后,有一个年轻的幸存者被送到波士顿儿童医院来。爆炸后的金属碎片留在了她的体内,医生想要为她手术取出来。取出碎片是容易的,但是小女孩受惊吓严重,手术医生们不得不求助于Bereaud,请她帮忙用音乐来为女孩“疗伤”。

Bereaud是儿童治疗领域的专家,她经常帮助父母们创作一些歌曲,然后唱给孩子们听。虽然很多孩子还小,不会说话,但是从医院的监测仪器上可以看到,他们的心率和呼吸都会变得更平缓、更有规律。


对于许多早产儿来说,来到世上,他们就开始遭受苦难,很多早产儿非常孱弱,他们只能待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中。在2013年时,在《儿科学》杂志上,就有研究人员发表文章,他们将272名早产儿分为两组,一组完全不听音乐,另一组每天聆听由两种乐器演奏或人声演唱的若干音乐片段。两周之后,研究人员惊喜的发现,现场演奏和演唱的音乐使得那一组的婴儿心跳减缓,呼吸平静,吮吸行为也变得更有力(这对于进食非常重要)。医生和研究人员表示,通过减少应激并稳定生命体征,音乐令婴儿得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正常的发育过程。

虽然这一效果可能是微小的,但对于小小的婴儿来说,一点点的改善也可能意义重大。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著名音乐疗法教授杰恩·M·斯坦德利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与录制的音乐相比,现场音乐效果最佳,因为它是即兴的,可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随着宝宝的逐渐入睡,你哼唱的声音就要逐步变轻。录制的音乐很难做到这一点。”


在波士顿儿童医院里,还有另一位年轻的治疗师Dana Osterling,她只有27岁,同样毕业于伯克利大学。她今天要面对的是一个20岁的小伙子Sean Bowler,Sean要在医院接受脊柱融合手术(注:脊柱外科应用最广泛的手术方法,应用范围包括脊柱畸形、创伤、退变性椎间盘疾病、腰椎滑脱等等),现在,他只能坐在椅子上,头被一个曲柄固定住,不能随意动弹。Osterling拿出吉他,开始弹唱一首她自己创作的旋律感很强的歌曲,Sean也慢慢地开始随着歌声摇摆,还用脚打着拍子,病房里压抑的气氛一时间都消失了。

Bereaud和Osterling医生的工作日常

Osterling进入这个行业仅仅两年,而Bereaud可以算是她的老前辈,她在波士顿儿童医院已经工作了15年,眼看着她们的职业从边缘化的辅助功能到成为主流的大众需求,这对她来说,是非常值得开心的事情。

这15年中,她从一名志愿者变成了医院的在编人员。她们的工作内容也从辅助缓解骨髓移植儿童的心理压力扩大到了各种疾病,帮助儿童练习口语,矫正他们的走路步法,甚至帮助家庭举办临终儿童的告别仪式……

除了儿童之外,基于脑神经学的音乐治疗也是广受关注的,研究人员把音乐治疗应用于脑神经康复等领域,比如脑外伤、帕金森、脑卒中等。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节奏听觉刺激法(RAS,如播放音乐,让患者跟着音乐进行舞蹈)。在进行了一个训练过程后,73%步态不稳的患者立即下降到了67%,锻炼了一个月之后,仅剩40%。[2]我们可以看到,作为治疗中的辅助方法,在康复医学中和神经医学中,音乐疗法都是非常广阔的前景的。

尽管在美国,我们看到的音乐治疗师的职业前景非常美好,但是在国内,经过正规培训的音乐治疗师仍然极其稀少,巨大的社会需求和稀少的专业人才之间造成了巨大反差。也有专家预测,音乐治疗师将会成为未来社会最紧缺的人才之一。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