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子刊:明星癌基因BRCA1的新作用
生物通 · 2016/06/01
最近,英国伯明翰大学的科学家们,更一步地理解了BRCA1基因的一个新作用。这个基因的变化与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高风险有关,相关结果发表在《Nature Structural and Molecular Biology》杂志上。


最近,英国伯明翰大学的科学家们,更一步地理解了BRCA1基因的一个新作用。这个基因的变化与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高风险有关。这项研究发表在《Nature Structural and Molecular Biology》杂志,解释了该基因如何促进泛素蛋白与其他蛋白质的连接,并在DNA修复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些结果应该进行深入证实,因为携带BRCA1某些遗传变异的患者,被认为患上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更高(相关阅读:BRCA阴性的女性仍具有较高乳腺癌风险)。基因BRCA1编码一个蛋白,该蛋白可以将泛素蛋白——有助于调节体内的过程,与其他蛋白质连接起来。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活动在DNA修复中的重要性。

这项新研究发现,通过BRCA1的这个泛素连接,其“泛素酶活性”,对于一种“无误差”的、特定类型的DNA修复——被称为同源重组,是必需的。众所周知,没有DNA修复的细胞,可以发展出这类导致癌症发展的突变。缺乏BRCA1泛素连接酶活性的细胞,被认为对某些DNA损伤剂非常敏感。

本文第一作者、伯明翰大学的Jo Morris解释道说:“我们知道,BRCA1的缺失与乳腺癌的高风险有关,所以认真对待、理解这个基因,一直是乳腺癌研究的主要目的。这项研究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癌症诱发突变被发现位于BRCA1基因的前面一部分——这部分可允许其作为泛素连接酶’。”

该研究团队试图确定“BRCA1如何设法执行泛素连接的作用”,并发现它依赖于一个伴侣蛋白(称为BARD1)的一部分。使用BARD1的改变版本,并保持BRCA1蛋白不变,他们能够识别BRCA1的连接功能,并显示它是细胞响应及正确修复DNA所必需的。

Morris博士补充说:“我们发现BRCA1在DNA修复中有几个独立的功能,这对于治疗有深远影响。目前临床医生担心携带低水平BRCA1或缺乏BRCA1的乳腺癌患者,可能对Olaparib等治疗药物产生耐药性。我们的数据表明,不携带BRCA1的癌细胞有不止一个‘薄弱环节’,所以可能有更多的方法来靶定癌症,并因此阻止肿瘤对治疗产生耐药性。”

癌基因BRCA1因能够生成修复损伤DNA的蛋白质,抑制乳腺癌和卵巢癌为世人所知。早在2014年3月,一项新研究发现它还有可能调控了大脑尺寸。携带BRCA1突变基因的小鼠神经元的数量减少10倍,且具有其他的脑异常。研究作者指出,在人类携带者中BRCA1突变不太可能对脑尺寸和功能造成这样显著的影响,研究结果可能阐明了这一基因在脑进化中的作用。

去年12月份,来自Gladstone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首次证实了,BRCA1蛋白是正常学习和记忆的必要条件,在阿尔茨海默氏症中这一蛋白被耗尽。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Human BRCA1–BARD1 ubiquitin ligase activity counteracts chromatin barriers to DNA resection

    The opposing activities of 53BP1 and BRCA1 influence pathway choice in DNA double-strand-break repair. How BRCA1 counteracts the inhibitory effect of 53BP1 on DNA resection and 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is unknown. Here we identify the site of BRCA1–BARD1 required for priming ubiquitin transfer from E2~ubiquitin and demonstrate that BRCA1–BARD1's ubiquitin ligase activity is required for repositioning 53BP1 on damaged chromatin. We confirm H2A ubiquitination by BRCA1–BARD1 and show that an H2A-ubiquitin fusion protein promotes DNA resection and repair in BARD1-deficient cells. BRCA1–BARD1's function in 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requires the chromatin remodeler SMARCAD1. SMARCAD1 binding to H2A-ubiquitin and optimal localization to sites of damage and activity in DNA repair requires its ubiquitin-binding CUE domains. SMARCAD1 is required for 53BP1 repositioning, and the need for SMARCAD1 in olaparib or camptothecin resistance is alleviated by 53BP1 loss. Thus, BRCA1–BARD1 ligase activity and subsequent SMARCAD1-dependent chromatin remodeling are critical regulators of DNA repair.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