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重磅:CRISPR“直击”胚胎生长过程,下一步也许就是癌症!
2016/05/28
发表在Science上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们设计了一种在发育动物中标记和追踪细胞的新方法。在首次测试中,研究人员利用CRISPR技术揭示了一项惊人的发现,即成年斑马鱼中的许多组织和器官仅仅是从几个胚胎细胞形成的。


5月26日,发表在Science上的一项研究中,哈佛大学的发育生物学家Alexander Schier和他的同事设计了一种在发育动物中标记和追踪细胞的新方法。在首次测试中,研究人员利用CRISPR技术揭示了一项惊人的发现,即成年斑马鱼中的许多组织和器官仅仅是从几个胚胎细胞形成的。

Francis Crick研究所的发育生物学家James Briscoe说:“这是对CRISPR技术的一次创新性使用。”在CRISPR的一种原始用途中,模板DNA会告诉细胞如何修复双链缺口,但如果科学家不提供模板,细胞就无法精准修复断裂处,最终会留下“伤疤”,导致一些核苷酸缺失,或者添加“错误”的核苷酸。


Three-day-old zebrafish embryos.

为了确保斑马鱼基因真的被删除,Schier通过引入多种不同的向导RNA靶向了多个位点。但是重复试验却带了截然不同的结果,包括删除部分的大小多种多样等。Schier及华盛顿大学的遗传学家Jay Shendure意识到,这种破坏的多样性可以被用于新的研究。

在斑马鱼胚胎基因组中,Schier和Shendure插入了一些额外的DNA,包括10种不同的CRISPR靶向序列。随后,他们向单细胞胚胎中注射了Cas9酶和10种与靶向序列匹配的向导RNA。随着胚胎的发育,CRISPR系统会反复的破坏和靶向每个细胞中的DNA,最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条形码”。

当细胞分裂时,子细胞最初会拥有相同的“条形码”,但当Cas9作用于不同的位置时,就会产生差异。“条形码”的第一次变化似乎发生在胚胎变成两个细胞的阶段,随后基因编辑系统会在运行约4个小时后“耗尽力气”。当胚胎发育成成千上万个细胞后,留下来的“条形码”将随着细胞的继续增殖在成年动物细胞中出现。


A cellular family tree

四个月后,科学家们收集了成年斑马鱼的器官,从约20万个细胞中分离出一千多种不同的“条形码”。结果发现,大部分器官中超过一半的细胞共享着不到7个“条形码”。在除大脑外的所有器官中,25种不同的“条形码”组成了90%以上的细胞。Briscoe说:“组织可能是由比我预想的要小得多的一组细胞形成的。”

科学家们将这一新技术称为GESTALT(Genome Editing of Synthetic Target Arrays for Lineage Tracing),它有望帮助阐明单细胞最终发展成动物的过程;同时,GESTALT还有望揭示癌症研究中的重要问题,如多少前体细胞引发了肿瘤,扩散的癌症细胞如何与最初的肿瘤相关等。点击打开链接

然而,研究人员表示,这一技术也有它的缺点,例如它并没有可靠地标记每一代的细胞。但是,相比其它一些追踪细胞和它们后代的方法(如染色或依赖自然突变),借助CRISPR技术产生的“条形码”可能更有效,且容易使用。Schier说:“我认为,从概念上来讲,这是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你可以记录DNA的历史。”

其它相关研究

事实上,在这一文章发表前,研究人员已经提出了将CRISPR系统插入了细胞记忆中的其它方法。来自MIT的一个团队提出了一个叫mSCRIBE(mammalian Synthetic Cellular Recorder Integrating Biological Events)的系统。在这一研究中,科学家们向细胞中插入了单个CRISPR靶向序列,并改造位点使其能够编码向导RNA。随后,Cas9酶破坏DNA,导致序列突变,从而产生突变的向导RNA。突变的向导RNA再引导Cas9作用于靶向序列,如此循环下去。在这一过程中DNA序列和向导RNA在不断变化。

近阶段,“魔剪”CRISPR展示出了其多方位的应用实力。5月5日,发表在Science上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们开发出了一项新技术,利用基因编辑系统CRISPR来快速鉴别基因变异。[详细]

另一方面,科学家们也逐渐认识到可以利用CRISPR技术来激活基因的表达;5月23日,Nature Methods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相关的结果,遗传学大牛George Church是该研究的通讯作者之一。[详细]

此外,5月25日,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一项研究中,纽约大学的研究团队基于CRISPR/Cas9系统开发了一个定向检测基因组区域的活体成像系统。该系统能够精确观测基因组位点和细胞核结构,揭示细胞核改变在基因表达调控和其它细胞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文献]

备注:本文部分内容根据Science网站编译,原标题“Genome editor CRISPR helps trace growth of embryos—and maybe cancer next”。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Whole organism lineage tracing by combinatorial and cumulative genome editing

    Multicellular systems develop from single cells through distinct lineages. However, current lineage tracing approaches scale poorly to whole, complex organisms. Here, we use genome editing to progressively introduce and accumulate diverse mutations in a DNA barcode over multiple rounds of cell division. The barcode, an array of CRISPR/Cas9 target sites, marks cells and enables the elucidation of lineage relationships via the patterns of mutations shared between cells. In cell culture and zebrafish, we show that rates and patterns of editing are tunable and that thousands of lineage-informative barcode alleles can be generated. By sampling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cells from individual zebrafish, we find that most cells in adult organs derive from relatively few embryonic progenitors. In future analyses, genome editing of synthetic target arrays for lineage tracing (GESTALT) can be used to generate large-scale maps of cell lineage in multicellular systems for normal development and disease.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