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子刊:巧用“特洛伊木马”攻克炎症
生物通 · 2016/05/25
最近,由美国休斯顿卫理公会研究所领导的一个国际小组,用患者自身免疫细胞制备出了纳米级的特洛伊木马,可通过克服身体复杂的防御机制,而成功地治疗炎症,从而可能为炎症为特征的疾病——比如癌症和心血管疾病,带来更广泛的疗法。研究结果发表在5月23日出版的《Nature Materials》杂志。


最近,由美国休斯顿卫理公会研究所领导的一个国际小组,用患者自身免疫细胞制备出了纳米级的特洛伊木马,可通过克服身体复杂的防御机制,而成功地治疗炎症,从而可能为炎症为特征的疾病——比如癌症和心血管疾病,带来更广泛的疗法。研究人员在5月23日出版的《Nature Materials》杂志上,描述了称为leukosomes的纳米粒子的制备,并评估了它们治疗局部炎症的能力。

最近,用于治疗炎症性疾病的方法一直都是失败的,因为过度活跃的免疫系统可将简单的纳米颗粒视为入侵者,并将它们从体内清除,从而阻止它们达到预期目标。

该论文的资深作者、休斯顿卫理公会研究所仿生医学中心主任Ennio Tasciotti博士说:“构建有效的药物输送平台的一种更好的方法,是找到灵感,在我们身体免疫细胞的构成中设计它们。免疫细胞如白细胞可在血管中自由流通,识别炎症,并积聚在炎症组织。它们通过使用表面的特殊受体和配体而做到这一点。我们从病人纯化出白细胞,然后将它们的特殊配体和受体整合到leukosome表面。利用人体自身的材料,我们构建了一种药物输送系统,伪装得就像自己身体的防御系统——因此,像特洛伊木马。”

在正常情况下,急性炎症是必需的,并且是身体防御感染的有益的一部分。然而,在某些情况下,炎症可以从“朋友”变为“邪恶的敌人”,损害或破坏健康的细胞。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情况就是如此,如类风湿性关节炎、红斑狼疮和炎症性肠病,或者阿尔茨海默氏症、癌症、心血管疾病和2型糖尿病等疾病。另外,有研究人员发现神经退行性疾病与炎症之间有关联。

Leukosomes能够靶定发炎组织,因为它们与制成它们的免疫细胞膜,具有相同的表面性质。为了评估leukosomes作为药物载体的有效性,Tasciotti和他的同事用小鼠白细胞制备了载体,里面装上地塞米松(DXM)——一种抗炎剂。

Tasciotti说:“我们使用‘个性化’的、载有DXM的leukosomes,来治疗小鼠体内的炎症。在施用leukosomes之后,我们观察到,它们附着到炎症组织周围的血管表面,并且它们有选择地将DXM传递给受影响的细胞。”被治疗的小鼠显示出明确改善的迹象,包括炎症消除、组织厚度显著减少和炎症中常见的免疫反应的逆转。

Tasciotti说,该研究小组首次的leukosome试验获得成功,是令人鼓舞的,并表明从其他细胞类型纯化而来的膜,也可以作为仿生纳米载体,来治疗其他疾病。他说:“通过将细胞生物学与纳米技术相结合,我们可以创建有价值的医疗工具,自然法则之内(而不是周围)发挥作用。”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Biomimetic proteolipid vesicles for targeting inflamed tissues

    A multitude of micro- and nanoparticles have been developed to improve the delivery of systemically administered pharmaceuticals, which are subject to a number of biological barriers that limit their optimal biodistribution. Bioinspired drug-delivery carriers formulated by bottom-up or top-down strategies have emerged as an alternative approach to evade the mononuclear phagocytic system and facilitate transport across the endothelial vessel wall. Here, we describe a method that leverages the advantages of bottom-up and top-down strategies to incorporate proteins derived from the leukocyte plasma membrane into lipid nanoparticles. The resulting proteolipid vesicles—which we refer to as leukosomes—retained the versatility and physicochemical properties typical of liposomal formulations, preferentially targeted inflamed vasculature, enabled the selective and effective delivery of dexamethasone to inflamed tissues, and reduced phlogosis in a localized model of inflammation.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