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威斯腾促销

Nature观点:人体胚胎不能培养超过14天是个什么法规

2016/05/10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14天的限制是由美国卫生、教育和福利署的伦理咨询委员会在1979年首次提出。在至少12个国家,这个限制是编写在管理辅助生殖和胚胎研究的法律里的。该规则也体现在众多政府委任的报告中,科学指导胚胎和辅助生殖研究。这包括了中国2003年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伦理准则。


上一周,Nature和Nature子刊分别有两篇文献报道了在体外持续培养人体胚胎12到13天。正常植入子宫壁的胚胎是在七天左右。在此之前还没有人报道在体外培养人类胚胎超过9天,它们很少被在体外维持超过7天。

这个最新的进展是在纽约的洛克菲勒大学的研究人员宣布在特定的条件下,人的胚胎干细胞可以自组织成类似于坐床后的胚胎发育阶段的结构仅仅21个月后。

在原则上,这两条路线的研究都会导致科学家能够全方位地以前所未有的精度来研究人类早期发育。然而,这些进展也将人类发育生物学和“14天准则”推到碰撞的境地。“14天准则”指的是胚胎头到尾轴发育的开始,几十年来限制体外人类胚胎的研究。

为期14天的准则已经在严格的限制范围内有效允许胚胎的研究。部分是因为科学家打破技术的挑战。现在培养人胚胎细胞超过14天看起来似乎是可行的,更明确的规则针对什么样的胚胎研究适用于不同的司法管辖区是至关重要的。此外在不断发展的科学和它的潜在利益前面,重要的是监管机构和有关公民反映限制的性质,并重新评估其利弊。

1
政策工具

14天的限制是由美国卫生、教育和福利署的伦理咨询委员会在1979年首次提出。它在1984年得到了英国Warnock委员会的支持,以及1994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人类胚胎研究小组的支持。

在至少12个国家,这个限制是编写在管理辅助生殖和胚胎研究的法律里的。该规则也体现在众多政府委任的报告中,科学指导胚胎和辅助生殖研究。这包括了中国2003年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伦理准则和印度2007年干细胞研究和治疗的指南。

 

十二个国家(深蓝色)是有限制在体外培养人类胚胎超过14天法律的国家。其它5个(浅蓝色)国家是国家发布的14天准则的指南

某些版本的规则涵盖了胚胎产生的任何手段;其他一些只实施在已受精的产物。一些明显地指向原肠胚(三个不同的细胞层)出现,其他提出只有连续14天的发育。然而大多数情况下,14天典型地代表了发育的阶段,而不是连续培养的天数。

原肠期的原条形成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代表了一个胚胎的生物个体化最早的点。在此之前,胚胎可以分裂成两个或融合在一起。因此,有些人认为在这个阶段一个道德意义上的人的个体形成了。

然而看一看对人类胚胎发育在合时获得足够的道德地位,而研究应该禁止的不同意见:一些人认为分离点应该是受精的时刻;另一些人则争辩说,当胚胎能发育成感受痛苦的胎儿,在子宫外表现出脑活动或存活的时候。

重新审视14天规则可能诱使人们试图合理化或攻击这个限制作为立足于生物事实的伦理宗旨的哲学上的连贯性。这误解了这个限制,14天规则从未打算在人类胚胎的道德地位成为一个明亮的界限。相反它是一个公共政策工具,设计出一个科学探究的空间,同时显示尊重人类胚胎研究的不同意见。

事实上,作为公共政策工具,14天的规则已经非常成功。它提供了一个明确的和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停止研究的研究点,因为原肠期的原条可以明确地识别,胚胎在培养皿中培养的天数可是可数的。而极端的选择——完全禁止胚胎研究或对胚胎使用不加限制——将不会是一个多元化社会中良好的公共政策。

2
两个目标

科学的进步促进其它长期研究政策的重新评估。例如现在基本证明难以保持投资者、监管机构和研究人员在先前的共识上:关于人体细胞的基因工程只要是精子、卵子或胚胎就不行方面保持一致。线粒体替代疗法的临床使用(会引起后代遗传的改变),去年被英国政府批准,并在今年初由美国医学研究所的一个委员会被视为“道德上允许的”。

有人可能会从这样的发展总结出当限制对于科学不方便时,政策制定者会重新定义边界。如果14天的规则被视为道德真理,愤世嫉俗将是必要的。当它们被理解成保持促进研究和维护公众信任之间的平衡工具时,它变得清晰,因为情节和态度的演变,可以在合理范围内调整。

任何修改14天规则的决定都必须基于支持该规则的两个主要目标:支持研究和适应不同的道德问题。


这一规则通过几十年的不少国家委员会的审议,成为胚胎研究监督的标准部分。数以百计的医疗和科学协会提交了建议,并举行了几十个公共论坛。对这条规则的任何形式化的改变都应该通过专家、决策者、病人和有关公民以相似的过程来发生。

理想的情况下,考虑到这项研究的全球性,讨论应首先在国际一级开展,虽然考虑到当地的文化和宗教的差异需要国家层面的辩论。复杂的是,在许多国家,对14天规则的修订将涉及立法改变。然而,大家设想的国际讨论,可以促进和通知当地的决策者修改法律或研究政策。

这种类型的国际讨论是有先例的。为了应对强大的基因编辑如CRISPR–Cas9技术的发展,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国家医学研究院、英国皇家学会和中国科学院共同主办的去年十二月国际峰会讨论的通过研究引起的科学、伦理和治理问题。这一倡议的第二部分:一个对人类基因编辑的科学和政策审查报告正在进行中。

3
前进的道路

科学家在这一过程中扮演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当1985年人类胚胎研究在英国的合法性在议会受到威胁,Nature的编辑邀请胚胎学家提交关于他们研究的解释和其重要性的介绍,在研究受到限制之前来教育决策者和公众。

今天,人类发育生物学的研究人员应该同样地被鼓励与公众接触,介绍他们正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很重要。他们应该考虑设计他们的实验的方式,使进一步的发现也解决人们的道德方面的疑问。

在不久的将来,研究人员应该与当地的研究监督委员紧密合作,以确保他们不违反现行法律或准则。目前在一些司法管辖区的法律定义关于“人类胚胎”有模糊不清的地方,和自组织的、胚胎样结构具有生物潜能方面的不确定性。

这周,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ISSCR)将发布修订后的用于干细胞研究的准则。这些指南是一个跨国的结果,跨学科的工作小组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利益相关者的参与。这些准则的目标之一是提供一个框架,在进行新形式的胚胎研究下如何进行监督。

在短期内,Nature发表评论认为应用ISSCR推荐的方法来监督涉及人类胚胎是为工作提供了一个实用的道路,特别是如果辅以从已采用14天法则的许多咨询委员会的代表参与。明显的候选人是英国人类受精和胚胎管理局,美国科学、工程、医药国家科学院以及中国科技部、卫生部。这些组织之间的密切合作,有助于防止公众的反弹和对科学研究更严格的限制。

相关阅读 Nature等:体外培养人类胚胎获突破 已达法规上限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