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子刊:转换思路,废药新用
X-MOL · 2016/04/08
鉴于这些挑战,科学家团队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着力于提高人体的抗病毒能力,而不是直接对抗该病毒。这种方法已经取得了进展,并使该团队找到了一种药物,至少能在实验室的培养皿中,帮助人体细胞对抗两种致病病毒。


对于人类来说,病毒非常难对付,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什么可以直接杀死病毒的药物,即使对于感冒或流感病毒这样非常普遍的病毒,药学界也还没有真正有效的抵抗手段。而那些危害更大的病毒,比如登革热病毒(dengue virus)、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或寨卡病毒(Zika virus),也不在人类药物可以追杀的范围。

鉴于这些挑战,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Chaitan Khosla和Michael C Bassik领导的一个研究团队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着力于提高人体的抗病毒能力,而不是直接对抗该病毒。这种方法已经取得了进展,并使该团队找到了一种药物,至少能在实验室的培养皿中,帮助人体细胞对抗两种致病病毒,而且可能对付更多种的病毒。该研究结果发表在《Nature Chemical Biology》上。


Khosla表示,该药物的工作方式表明,它可能对以RNA而非DNA为遗传物质的病毒相当有效。“大多数致命病毒依靠RNA,”Khosla说,包括埃博拉、登革热、寨卡和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Venezuelan equine encephalitis virus,VEEV,一种由蚊子传播的病毒,不仅可以感染马,对人也是致命的)在内。

当该小组在思考这种策略时,他们获悉葛兰素史克公司正在开发的一种药物(GSK983)似乎可以帮助人体细胞对抗病毒。然而,该药物在发表了一些初步研究结果后就被搁置了。Khosla认为可以在实验室里进一步研究该药物,理解作用机理,并在此基础上改善该药物使之重现生机,最终能用于治疗疾病。

本文第一作者、研究生Richard Deans于是开始在实验室培养皿中测试该药物对人体细胞的作用,发现它可以使细胞对抗登革热病毒或VEEV。选择这些病毒是因为它们对人类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同时也代表了两种不同类型的RNA病毒,这样也可以测试药物的适用广度,该文另一作者,微生物学和免疫学助理教授Jan Carette介绍说。

不过虽然该药物对抵抗病毒有效,Deans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药物也会导致人体细胞停止分裂。作为提高这种药物性能的第一步,Deans需要弄清楚它是如何工作的。为此,他求助于遗传学助理教授Michael Bassik。Bassik已经研发出了一种强大的方法,可以筛选单个细胞中的每个基因,以确定这些基因产生的哪些蛋白质与其特定的行为有关,比如对药物的响应(如下图)。


通过筛选,该团队发现这种药物可以干扰一种与生产RNA“零部件”有关的关键蛋白质。同样重要的,这种筛选技术也解释了另外两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这种药物的效果并不完美?为什么它会导致细胞停止分裂?这些信息有助于该团队减少药物副作用并使之更加有效。

“在Bassik实验室进行的全基因组的筛选真的很强大,它给了我们对于未来研究策略的启发,”Deans说, “我认为未来他的策略将被更加频繁地使用。”


细胞也需要RNA,并且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得到合成RNA的“零部件”。一种是自己合成,另一种是从血液中获得。这种药物可以阻断细胞自己合成RNA“零部件”的能力,但不影响细胞从血液中获得它们的能力。如果不将这两个途径都破坏掉,病毒就会利用这些“零部件”完成自己的复制(上图e)。该小组目前正在尝试将该药与可以阻断后一种途径的药物结合使用,看看这种组合是否比单独一种药物更有效,并且确认人类细胞不会因为缺少这些RNA“零部件”而受到伤害。

研究药物如何工作也解释了为什么它造成人体正常细胞停止分裂。这是因为,这种合成RNA的“零部件”在合成细胞DNA过程中也同样需要,耗尽之后,细胞也就不能再分裂。知道了问题所在,该团队据此设计一个解决方案。他们给细胞提供一种略微不同的“零部件”,只能被用于合成DNA,而不能合成RNA(上图f)。这样的组合使细胞成功的抵抗住了登革热病毒和VEEV,并能保持正常分裂。这方面的知识将有助于减少药物对于动物和人的毒性。

Khosla表示,他们计划测试这种药物组合对抗其他不同RNA病毒的效果,了解其最有效的抵抗目标。如果在动物试验中取得成功,他们希望这种策略能成为人类第一个广泛适用的抗病毒策略。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Parallel shRNA and CRISPR-Cas9 screens enable antiviral drug target identification

    Broad-spectrum antiviral drugs targeting host processes could potentially treat a wide range of viruses while reducing the likelihood of emergent resistance. Despite great promise as therapeutics, such drugs remain largely elusive. Here we used parallel genome-wide high-coverage short hairpin RNA (shRNA) and 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 (CRISPR)-Cas9 screens to identify the cellular target and mechanism of action of GSK983, a potent broad-spectrum antiviral with unexplained cytotoxicity. We found that GSK983 blocked cell proliferation and dengue virus replication by inhibiting the pyrimidine biosynthesis enzyme dihydroorotate dehydrogenase (DHODH). Guided by mechanistic insights from both genomic screens, we found that exogenous deoxycytidine markedly reduced GSK983 cytotoxicity but not antiviral activity, providing an attractive new approach to improve the therapeutic window of DHODH inhibitors against RNA viruses. Our results highlight the distinct advantages and limitations of each screening method for identifying drug targets, and demonstrate the utility of parallel knockdown and knockout screens for comprehensive probing of drug activity.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