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中科院许永Nature Medicine:迂回战术攻克难治癌症

2016/04/04 来源:生物通/何嫱
分享: 
导读
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用小分子化合物抑制核受体蛋白ROR-γ,可以降低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的雄激素受体(AR)水平,阻止肿瘤生长。


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用小分子化合物抑制核受体蛋白ROR-γ,可以降低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的雄激素受体(AR)水平,阻止肿瘤生长。

这种新方法并没有直接靶向AR,而是抑制了AR蛋白的编码基因。降低AR水平可帮助患者战胜难治性前列腺癌,甚至挽救现有的疗法。这项研究发表在3月28日的《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杂志上。

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许永(Yong Xu)研究员,及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生物护额学与分子医学系教授Hongwu Chen是这篇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

Hongwu Chen教授说:“这是一个打击前列腺癌的新靶点和一种全新的方法。这一策略靶向了问题的根源——AR基因和它的蛋白过表达。”

在绝大多数的前列腺癌中,AR基因过度活化,驱动了肿瘤生长和转移。抗雌激素疗法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减慢、甚至停止前列腺癌生长。但往往这一基因会发生突变抵抗治疗。

而抑制ROR-γ可以战胜这种抵抗。由于ROR-γ蛋白是AR基因表达的必要条件,抑制ROR-γ可以强有力地降低肿瘤细胞中的AR蛋白水平。通过阻止AR蛋白合成,ROR-γ拮抗剂有潜力让这一抵抗过程不起作用。


论文的共同作者、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泌尿学系主任及教授Christopher P. Evans说:“基本上所有当前的疗法都是通过阻断AR或它所调控的基因激活来起作用。而当患者对现有药物耐药时,AR发生了突变、扩增和剪接。这种ROR-γ抑制机制阻断了AR和它的剪接形式表达。”

为了阐明ROR-γ和AR基因之间的关系,研究小组针对一些细胞系及小鼠体内的人类肿瘤,研究了许多的小分子ROR-γ拮抗剂。在每个模型中,抑制ROR-γ减少了AR基因表达和AR蛋白水平,阻止了肿瘤生长。这些抑制剂显示出广泛的效应,抑制了几种AR变体,包括与抵抗晚期前列腺癌治疗恩杂鲁胺(enzalutamide)及阿比特龙(abiraterone)相关的AR-V7。

Evans说:“阻断ROR-γ使得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对直接抑制AR信号通路的药物,如恩杂鲁胺重新敏感。组合疗法有可能非常的有效。”

除了降低AR水平,抑制ROR-γ还可以减低几种已知癌基因的表达水平。

论文的第一作者、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生物化学和分子医学系项目科学家Junjian Wang说:“抑制ROR-γ相当显著。它可以降低已知驱动了前列腺癌的ERG和MYC的水平。”

尽管以往在癌症研究中ROR-γ遭到忽视,它已被广泛作为一些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靶点。因此,有许多的ROR-γ拮抗剂在产品线上。可以给这些药物重新分配任务来抵抗前列腺癌,及有可能其他的癌症。

Hongwu Chen指出:“ROR-γ作为类风湿关节炎、炎症性肠病、银屑病和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一个靶点得到了广泛的研究。其中一些药物是口服给药,已在一些早期临床试验中证实了安全性。这将对晚期前列腺癌患者提供极大的帮助。”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