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A等八个部委负责人回应了百姓心中疑问
两会前夕,国家发改委、环保部、国家工商总局、商务部、科技部、工信部、人社部、国家食药监局等八部委的部长(局长)相继出现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相关领域的热点话题和社会关切。


国家发改委:中国经济拖累全球,这种说法不符合实际

2月3日下午,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介绍2015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时表示,中国经济增长仍然运行在合理区间,仍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拉动力,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要从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动力转换的角度来看待。

“只要就业比较充分,物价能够平稳,我们并不追求高速度。6.9%也是个不俗的表现。”徐绍史强调,要全面地看待2015年的GDP增速,6.9%符合增长预期也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且这一速度是在世界经济深度调整、经济贸易低速增长的背景下、在我国转型升级加快的背景下取得的,来之不易。

6.9%的速度背后还应当看到,中国经济质量的提升,比如转型升级步伐加快,需求结构、产业结构、区域结构、城乡结构这“四大结构”都进一步优化。同时,中国经济增长动力转换加快,新的增长动能正在积聚。

有人认为中国经济拖累了全球经济和全球市场,徐绍史认为这种说法也是不符合实际的。“首先我们有6.9%的增长,在全球经济体里是名列前茅的。我们到现在为止进口仍然占了世界的第二位。”中国经济不仅没有拖累世界经济还支持了世界经济。去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是1276亿美元,比2014年增长了10%,也是对世界经济的一大贡献。

国家食药监局:对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还不足以形成震慑

“2015年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共抽检食品17万批次,比2014年增加21%,比2013年增加2倍多。2015年抽检食品合格率是96.8%,比上年提高2.1个百分点。”国务院食品安全办公室主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毕井泉29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说,食品药品是民生问题,也是社会问题。

我国食品安全的形势依然严峻,食品安全仍处在问题多发期。毕井泉说:“抽检中还有约3个百分点的不合格食品,落在哪一个消费者头上都是百分之百的伤害。”同时,我国食品安全标准还有一些缺失,对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还不足以对违法者形成震慑。

对社会关注的食品安全热点问题,如婴幼儿配方乳品质量、过期食品再加工等,毕井泉在发布会上也作出了回应。

“婴幼儿配方乳品是监管最严格的产品。总体上看,其质量是可靠的,使用也是安全的。”毕井泉说。2015年,监管部门对全国所有生产企业的产品和部分进口产品进行监督抽检近3400批次,其中有36批次样品个别指标不符合标准,存在食品安全风险。今年将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乳品的监管、抽样检验,从去年每个季度抽样检验公布一次改成“月月抽检、月月公开”。

“对超过保质期的食品作为原材料再次加工销售,或者是偷偷更换日期,重新上市销售,这是属于用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刑事犯罪,违法者要被追究刑事责任。同时,食品监管部门的检查员也要加强对生产企业的全过程,对经营企业经销全过程的日常检查,发现问题及时立案调查,涉嫌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我们也鼓励社会各界发现这类违法犯罪的行为,及时向监管部门举报。”毕井泉表示。

科技部:科技创新加速突破,基础研究仍是“弱项”

“经过五年积累,我国科技创新加速突破,科技进步贡献率由50.9%增加到55.1%。”科技部部长万钢2月24日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经过近5年的努力,重大成果和顶尖人才不断涌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科技创新能力显著增强,科技创新为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增添经济发展新动能提供了强大支撑。

从发展方面看,科技创新加速突破应用,正在推动新动能不断成长、化蛹成蝶,促进传统动能改造提升、凤凰涅槃。从改革方面看,“十二五”以来,围绕资源配置、计划管理改革、科技成果转化和人才评价等方面,中央系统推进科技体制改革,重大举措取得突破性进展。

与科技发达国家相比,基础研究一直被认为是我国的“弱项”。今后如何支持基础研究?万钢介绍说,近些年来,科技部一直在尽可能地提高基础研究的投入。按照2015年中央对科学技术的支出预算,用于基础研究的大概在480亿左右,比例占18.5%。接下来,科技部要完善支持基础研究的体制机制。

“跟美国、欧洲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全社会研发投入,特别是企业对于基础研究的投入还比较少。”万钢说,中国企业逐渐感受到基础研究的投入对提升创新能力的作用,未来将越来越重视基础研究投入。

工信部:要停止对“僵尸企业”授信,1000亿元专项基金安置职工

“2015年以来,虽工业下行压力明显增大,但工业增速保持在合理区间,产业结构调整不断优化,新兴产业也蓬勃兴起。”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2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苗圩强调,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也应清醒认识到,工业发展还有不少困难问题亟待解决:比如,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同时大量关键设备、核心技术和高端产品还有待突破;再比如,我国一些有大量购买力的消费需求在国内还得不到有效供给,消费者不得不去出境购物、“海淘”购物。

“中央政府已经决定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资金规模是两年1000亿元,用于解决职工安置问题,包括转岗、技能培训等。”工信部副部长冯飞表示,要按照企业主体、政府推动、市场引导、依法处置的原则,更加注重运用市场机制、经济手段、法治办法,通过兼并重组、债务重组乃至破产清算,尽可能多的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积极稳妥推动“僵尸企业”退出。

冯飞指出,总的来看还是要“标本兼治、长短结合”,就是要着眼于完善企业市场化的退出长效机制:一是地方要停止对“僵尸企业”的授信,银行也要区别情况,停止续贷;二是要加强环保、能效、质量、安全、技术等方面的执法,依法依规来倒逼“僵尸企业”加快退出;三是基于市场的激励机制,通过经济激励来推动企业有更强烈的兼并重组的意愿,把一些阻碍重组的因素去掉,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

环保部:环保不守法确实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

“很少有哪个国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实施这么多大的工程来解决污染问题。”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2月18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最突出的变化就是酸雨污染状况明显减轻。他认为,整个“十二五”期间,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非常明显的进步。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我国环境质量与老百姓的要求和期盼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陈吉宁说。

“环保不守法确实在中国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陈吉宁表示,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过去的环保法太软,没有什么硬的措施,企业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二是存在地方干预。

如何应对地方干预?陈吉宁认为,我国在制度设计上存在着地方重发展、轻环保,干预环境监测、监察和执法,环保责任难以落实等现象。“十三五”有一个非常重大的环境制度改革——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建立环境监测监管的统一性、权威性和有效性,解决现在分块式管理的问题。

“通过一系列具体工作的落实和制度上的改革,现在环境执法中一系列不守法问题会逐步解决。”陈吉宁说。

工商总局:每一次创业创新浪潮,都是经济繁荣的开端

“我国30多年改革发展历程表明,每一次创业创新浪潮,都是经济繁荣的开端,都为新一轮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创造了条件。”张茅说。2月22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局长张茅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商事制度改革激发了市场活力,为我国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力。

张茅认为,现在我国已进入创业创新繁荣时期,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将为我国经济持续发展提供新动能新活力。

张茅表示,新企业对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增加百姓收入至关重要。这两年,经济增速放缓,但就业不减反增,商事制度改革激发的创业就业起着很关键的作用。据调查,每个企业平均吸纳就业7.4人,每个个体工商户为2.9人。按此匡算,2014年新设企业创造就业超过1200万,2015年新设企业创造就业超过1400多万。

新企业、新产业、新经济的大量涌现,成为我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重要推动力。2015年,在新设立企业中,服务业企业大增,特别是信息、文化、教育等新兴服务业快速增长,“互联网+”为结构优化升级注入新的活力。

商务部:中低端产品难以满足中高收入群体消费需求

“2015年,我国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30.1万亿元,同比增长10.7%,消费对社会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6.4%。中国成功地实现了经济增长由投资和外贸拉动为主向由内需特别是消费为主的重大转型。”2月23日,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国内消费旺盛的同时,国内消费者到国外抢购商品也逐渐增多。如何看待这一现象?高虎城分析认为,中国目前中高收入群体正在形成,中低端的商品和服务难以满足他们的消费需求。2015年出境人数1.2亿,境外消费1.5万亿元人民币,至少有7000亿—8000亿元用于购物,其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中高收入群体,并且从过去主要购买一些奢侈品牌、高档品牌转向高质量的、性价比合适的日用消费品。高虎城表示,商务工作从供给侧发力的一个重点,就是要满足中高收入群体个性化、差异化的消费需求。

人社部:延迟退休方案年内将公布七个方面推进养老保险改革

“人社部已经形成了渐进式延退方案,将按照相关程序,报经批准后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这一方案将在年内公布。”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2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

“制定渐进式延退政策,我们有三个基本考虑。”尹蔚民说。第一,小步慢走,渐进到位。每年推迟几个月时间,经过一个相当长的阶段再达到法定退休的目标年龄。第二,区别对待,分步实施。根据不同群体的退休年龄,从实际出发分步实施。第三,提前公示,做好预告。方案一旦出台,将广泛征求社会意见,凝聚社会共识。

为什么要延迟退休年龄?尹蔚民解释说,在人口老龄化的大背景下,我国现行法定退休年龄已不适应发展需要。2015年我国超过60岁以上的老人已经达到了2.2亿,占比超过16%。无论是从开发人力资源,还是保持养老、医疗基金的持续健康运行,都需要对法定退休年龄进行调整,这也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发达国家基本上退休的年龄都在60—65岁之间,甚至更高。

关于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尹蔚民表示,这主要包括7个方面。第一,推行全民参保计划;第二,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现在是省级统筹,实行全国统筹后,可在更大范围内调剂余缺、抵御风险;第三,进一步完善个人账户制度,更好地体现激励和约束机制;第四,推出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的政策;第五,推进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实现保值增值;第六,多方面筹措养老保险基金,特别是要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第七,推进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