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 Commun:总是饿?怪激素喽
2016/03/02
正餐之后,再面对香浓诱人、入口绵软的蛋糕甜食,你能够坚定不移的拒绝吗?如果你无视肥胖的肚子开始“缴枪弃械”般大块朵颐,也许不仅仅是缺乏意志力那么简单。最新研究发现,大脑存在关键机制,调控饥饿相关激素的分泌,打开我们不能停止吃的欲望。


正餐之后,再面对香浓诱人、入口绵软的蛋糕甜食,你能够坚定不移的拒绝吗?如果你无视肥胖的肚子开始“缴枪弃械”般大块朵颐,也许不仅仅是缺乏意志力那么简单。最新研究发现,大脑存在关键机制,调控饥饿相关激素的分泌,打开我们不能停止吃的欲望。

在具体阐述这一关键“开关”之前,先来普及下两个在调节食欲、体重平衡中起着重要作用的激素——胃促生长素(ghrelin)和瘦素(leptin)。

越胖,瘦素越多!瘦素抵抗:加剧对美食的渴望

胃促生长素由胃内分泌细胞分泌进入血液循环,具有增强食欲、减少脂肪利用、增加体重的作用。而瘦素是一种由脂肪组织分泌的激素,能够作用于下丘脑的代谢调节中枢,与瘦素受体结合进行信号转导,实现抑制食欲、加速能力消耗、抑制脂肪合成的功能。

所以,一直以来,科学家们认为肥胖可能是由于缺乏足够的瘦素。当瘦素达不到标准水平,肥胖的人无法获得抑制食欲的信号,从而导致了恶性循环。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肥胖的人体内也会分泌瘦素。事实上,越胖,瘦素越多。

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肥胖呢?这是因为高水平的瘦素会反过来负调控,导致瘦素抵抗(leptin-resistant)出现,即身体对瘦素不再敏感。

什么是瘦素抵抗呢?正常情况下,当人体补充足够的食物后,脂肪含量的增加会促进瘦素分泌、浓度上升。瘦素作用于下丘脑,与受体结合,产生吃饱的信号,从而降低食欲,减少能量摄取,促进能量消耗。而肥胖的人体内瘦素水平不低,反而高于正常水平,造成负调控,导致瘦素受体水平下调或者受体后信号通路受阻,从而使得饱食的信号无法传递。最终使得大脑认定身体仍然处于饥饿状态。这种饥饿信号会让大脑传递摄取能力的需求,煽动更多对高脂肪、高糖类食物的渴望。

通常,瘦素会通过降低大脑多巴胺的释放,抑制食物带来的愉悦和满足,从而降低食欲。但是,如果出现瘦素抵抗,食物永远不会失去美妙的滋味。所以,肥胖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合理控制饮食的。

分子开关:调控瘦素信号传递

目前,JAK-STAT途径被认为是介导瘦素信号传递的主要途径。瘦素本身不具备酪氨酸激酶活性,但可通过偶联和激活JAK激酶转录因子STAT3 而实现信号转导。来自于德国环境健康研究中心、慕尼黑工业大学、德国糖尿病研究中心的研究团队近期发表了最新突破,解析了调控瘦素抵抗机制的又一关键分子“开关”。

他们证实,组蛋白脱乙酰酶(HDAC5)影响激素的分泌。瘦素抵抗会导致这一关键酶表达量下调。值得注意的是,激活激素能逆转这一影响,从而达到减肥的效果。相关研究成果发表于Nature子刊《Nature Communications》。

瘦素抵抗问题的解决是恢复正常体重、降低与肥胖相关疾病风险的关键。而HDAC5是联络大脑脂肪组织和饥饿中心的关键酶。最新研究证实,HDAC5酶会促使转录因子STAT3脱去乙酰基,进一步磷酸化激活,从而转移至细胞核,启动下游信号传递、抑制食欲。反过来,如果HDAC5被抑制,STAT3以乙酰化模式累积,导致瘦素信号通路从而被关闭,最终抑制饱的感觉。该研究首次描述了两个分子的直接互作。

研究人员表示,这一研究有利于解释肥胖的分子机理,并有望为减肥药物的研发提供新的靶点。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Hypothalamic leptin action is mediated by histone deacetylase 5

    Hypothalamic leptin signalling has a key role in food intake and energy-balance control and is often impaired in obese individuals. Here we identify histone deacetylase 5 (HDAC5) as a regulator of leptin signalling and organismal energy balance. Global HDAC5 KO mice have increased food intake and greater diet-induced obesity when fed high-fat diet. Pharmacological and genetic inhibition of HDAC5 activity in the mediobasal hypothalamus increases food intake and modulates pathways implicated in leptin signalling. We show HDAC5 directly regulates STAT3 localization and transcriptional activity via reciprocal STAT3 deacetylation at Lys685 and phosphorylation at Tyr705. In vivo, leptin sensitivity is substantially impaired in HDAC5 loss-of-function mice. Hypothalamic HDAC5 overexpression improves leptin action and partially protects against HFD-induced leptin resistance and obesity. Overall, our data suggest that hypothalamic HDAC5 activity is a regulator of leptin signalling that adapts food intake and body weight to our dietary environment.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