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喜欢高卡路里的甜食
2016/02/14
大脑对含糖食物的甜味与卡路里高低反应不同,这个发现为我们选择吃怎样的食物提供了深入了解,这是发表在Nature Neuroscience上的研究。


大脑对含糖食物的甜味与卡路里高低反应不同,这个发现为我们选择吃怎样的食物提供了深入了解,这是发表在Nature Neuroscience上的研究。

糖通过味觉和摄食的途径发挥其强有力的吸引力。然而,甜味和营养信号在大脑网络是否激励摄入还是未知的。

大脑利用两个不同的途径来分析甜味

在耶鲁大学的首席研究员Ivan De Araujo说 “大脑利用两个不同的途径从营养角度来分析甜味。”此研究发现大脑有两套独立的神经元,这一过程分析甜味,另一个过程分析事物提供的能量。

研究结果显示小鼠分离的基底节回路分析糖的特征和营养作用。大脑的这个部分通过多巴胺起作用。多巴胺让我们感到快乐和积极,为获得这样的感觉,人或小鼠会重复促进多巴胺分泌的行为。在糖的摄入中,抑制糖的特征值会抑制脑腹侧多巴胺的释放,但不是在脑背部的纹状体;而抑制营养价值,会抑制脑背部纹状体多巴胺的释放,但不是在脑腹部。

在脑背侧持续地对多巴胺兴奋细胞进行阻断,会抑制难吃的但高卡路里的糖的摄入。相反,在脑背部的纹状体光刺激多巴胺兴奋细胞,将带动小鼠摄入难吃的糖。在实验室里,老鼠喜欢吃的糖是味道很糟但是有很好的营养价值的,而不会选择没有任何卡路里味道很甜的糖类。研究数据表明大脑是优先考虑能量的多。

为什么我们吃那么多的含糖的零食

那么为什么我们吃那么多的含糖的零食呢?这是研究人员正在进行的下一步研究。De Araujo说:“驱使我们做这个研究的是想理解为什么我们消耗大量的糖,远远超出了我们的生理需要。”

之前研究人员试图从进化的角度分析为什么我们喜欢高能量的事物,这种偏好的根源可追溯到百万年前。因为食物的匮乏,任何时候都存在饥饿的可能,要满足人类大脑迅速增长的能量需求,我们的祖先进化出对高卡路里食物的偏好。而进化总是慢于环境的,21世纪的人类仍然保留了对高卡路里食物的渴求。不过De Araujo等人会从神经学的角度分析大脑中哪个部分起了作用和如何起作用的。这样的研究也许能为暴食者、肥胖者寻找神经控制药物。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12/16
    国际抗体学会(The Antibody Society)近日发表文章,对抗体领域的新药研发进展进行了分析。根据文章,自1986年首个抗体药物获批上市以来,在美国和欧盟,截至目前已分别累计批准了84个和78个抗体药物。
  • 2019/12/16
    长期的高盐摄入会增加患高血压的风险,而高血压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病,通常认为它会损害肾脏的肾小球,导致尿蛋白增加,从而引起肾脏疾病。
  • 2019/12/16
    “超级细菌”,顾名思义,这类细菌对抗生素具有强大的抵抗作用,细菌的抗生素耐药性是21世纪全球主要的健康威胁。据世界卫生组织报道,全球每年有70万人死于“超级细菌”。耐万古霉素肠球菌(VRE)是其中的“佼佼者”,它可对临床实践中使用的所有可用抗生素显示出耐药性。
查看更多
  • Separate circuitries encode the hedonic and nutritional values of sugar

    Sugar exerts its potent reinforcing effects via both gustatory and post-ingestive pathways. It is, however, unknown whether sweetness and nutritional signals engage segregated brain networks to motivate ingestion. We found in mice that separate basal ganglia circuitries mediated the hedonic and nutritional actions of sugar. During sugar intake, suppressing hedonic value inhibited dopamine release in ventral, but not dorsal, striatum, whereas suppressing nutritional value inhibited dopamine release in dorsal, but not ventral, striatum. Consistently, cell-specific ablation of dopamine-excitable cells in dorsal, but not ventral, striatum inhibited sugar's ability to drive the ingestion of unpalatable solutions. Conversely, optogenetic stimulation of dopamine-excitable cells in dorsal, but not ventral, striatum substituted for sugar in its ability to drive the ingestion of unpalatable solutions. Our data indicate that sugar recruits a distributed dopamine-excitable striatal circuitry that acts to prioritize energy-seeking over taste quality.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