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做实验,得iPhone!

推进BRAF基因突变检测,提高临床肿瘤诊疗水平

2016/01/21 来源:中国科学报
分享: 
导读
日前,在“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第二十一次学术会议暨第五届中国病理年会”期间,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病理科教授应建明分享了BRAF基因突变检测在甲状腺癌、结直肠癌等实体瘤鉴别诊断、治疗指导及预后管理方面的重要意义以及免疫组化BRAF V600E抗体检测方法的临床应用。


日前,在“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第二十一次学术会议暨第五届中国病理年会”期间,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病理科教授应建明分享了BRAF基因突变检测在甲状腺癌、结直肠癌等实体瘤鉴别诊断、治疗指导及预后管理方面的重要意义以及免疫组化BRAF V600E抗体检测方法的临床应用。

应建明表示:“在病理诊断中,BRAF V600E在多种肿瘤中均有表达,我们的研究及相关文献均表明,其对于多种肿瘤的预后管理、鉴别诊断及治疗等都有很好的临床价值,BRAF突变检测对肿瘤预后评估、靶向治疗等均意义重大。”

BRAF V600E突变检测助力结直肠癌的鉴别诊断、治疗指导和预后管理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结直肠癌(CRC)位列男性常见恶性肿瘤第三位和女性常见恶性肿瘤第二位,约5%~15%结直肠癌会发生BRAF位点特异性突变,其中超过90%为BRAF V600E突变。

BRAF V600E可用于结直肠癌鉴别诊断。BRAF V600E突变可排除林奇综合征(LS),指示为散发型结直肠癌(SCRC)。BRAF V600E检测有效简化了LS诊断流程,采用错配修复基因(MMR)蛋白免疫组化染色法对疑似患者进行筛查。若MMR蛋白表达正常,可排除LS;而MMR蛋白表达缺失的时,须具体分析MLH1、MSH2、MSH6及PMS2四种蛋白具体表达情况。如MLH1缺失,则进行BRAF突变分析,若为V600E阳性预示很可能患有SCRC。欧洲临床肿瘤协会(ESMO)和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建议,当MLH1基因缺失时,应检测BRAF V600E以排除SCRC。

BRAFV600E还可帮助临床医生进行CRC预后管理和指导治疗。BRAF V600E突变导致CRC患者预后不良概率提升,预示着更低的总生存期,尤其对于晚期患者,V600E突变阳性预示预后非常差。尽管尚存在争议,目前有限资料提示,V600E突变患者抗EGFR单抗治疗应答率明显低于BRAF野生型患者。

BRAF V600E检测有效辅助甲状腺癌诊疗及预后

作为最常见的内分泌恶性肿瘤,依据病理分型,甲状腺癌包括甲状腺乳头状癌(PTC)、甲状腺滤泡状腺癌(FTC)、甲状腺未分化癌(ATC)及甲状腺髓样癌(MTC),其中PTC占80%~90%,主要包括经典型、滤泡型和高细胞型等亚型。

BRAF V600E突变发生在40%~70%PTC中,而在FTC、MTC、嗜酸性细胞腺癌、腺瘤和良性甲状腺增生中极少发现,因此BRAF V600E可作为PTC临床鉴别诊断指标。因BRAF V600E与PTC恶性特征具有相关性,与肿瘤大小等高风险特征呈正相关,可辅助PTC诊断。在PTC诊断中,甲状腺细针穿刺活检(FNAB)单独诊断其敏感性仅为63.3%,而采用FNAB与BRAF V600E联合检测,敏感性可提升至80%。美国甲状腺协会(ATA)管理指南建议,有甲状腺结节的患者在细胞学活检不确定时,建议使用分子标志物(如BRAF、RAS、RET/PTC等)进行辅助诊断。

BRAF V600E突变与PTC侵袭性及不良预后有关,可为PTC治疗提供参考。术前检查PTC的BRAF V600E基因突变可辅助预测术后复发风险、指导手术切除范围及术后后继治疗。在PTC预后方面,BRAF V600E突变长期预后差,预示着更差的碘摄入及更高的复发概率和病死率。NCCN2014年第2版甲状腺癌指南指出,肿瘤的组织学类型、肿瘤大小、局部浸润及坏死、血管浸润以及BRAF基因突变状态和转移是影响预后的重要变量。

免疫组化BRAF V600E(VE1)抗体检测优化多项肿瘤诊断

近几年来,免疫组化技术(IHC)用特异性抗体VE1识别V600E突变蛋白来检测BRAF突变,与分子生物学检测Sanger测序法一致性达95%以上,兼具低成本和高效的优势,更适合作为初筛手段,正逐渐成为当前BRAF基因突变常用检测方法。

2015年10月第一届中美肿瘤诊断病理高峰论坛期间,美国盖辛格健康系统机构(Geisinger Health System)免疫组化实验室主任陈宗明分享了一项对比IHC染色与分子生物学检测方法研究,结果显示,2085例CRC患者中24% BRAF V600E突变为阳性,两种检测方法一致性高达95%~99%,且在验证研究中得到证实。在结果报告方面,如染色确认阳性,无须跟进检测,如染色可疑或为阴性,须进行分子生物学检测。

陈宗明表示:“进行BRAF V600E IHC检测的关键在于确保检测质量。以CRC诊断为例,BRAF特异性突变IHC检测能够通过IHC结果指导测序,一定程度上简化流程,具有更优的成本效益比。建议将BRAF V600E IHC检测应用于LS、PTC等疾病筛查中,并定期评估其与分子生物学检测间的一致性,做好质评与质控。”

2015年3月,Nature杂志Scientific Reports子刊发表了一篇来自于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应建明团队的研究,文章深入研究了Sanger测序、RT-PCR及IHC三种方法学在检测实体瘤BRAF V600E突变中的一致性。该研究选取779名患者,覆盖611例结直肠癌、127例甲状腺癌及41例恶性黑色素瘤病例,使用罗氏诊断BRAF V600E(VE1)抗体,在Ventana BenchMark全自动染色平台进行IHC检测。779例患者中,150例VE1染色阳性。对349例患者又进行Sanger测序及RT-PCR(cobas 4800)检测(包括150例VE1阳性病例)。统计结果显示,IHC方法学灵敏度和特异性分别为100%和99%,可作为BRAF突变检测很好的初筛工具,并对预后和治疗方案提出指导。

作为率先用于体外诊断BRAF突变的即用型抗体,罗氏诊断BRAF V600E(VE1)抗体可联合OptiView DAB IHC检测试剂盒提供具有临床意义的突变检测,对检测多种肿瘤中单细胞水平BRAF V600E突变具有良好的敏感度和特异性。与现有分子检测方法相比,BRAF V600E(VE1)抗体检测可缩短周转时间,一种检测即可适用于结直肠癌、甲状腺癌、毛细胞白血病与其他多种癌症中的BRAF V600E突变蛋白诊断,为解剖病理实验室提供快速准确的检测结果。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