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你会不会幸福,写在了基因里

2016/01/18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那些认为自己最幸福的国家的公民显示一个特定的遗传特征:他们的DNA更可能包含涉及感官愉悦和痛苦减少的特定的等位基因。


那些认为自己最幸福的国家的公民显示一个特定的遗传特征:他们的DNA更可能包含涉及感官愉悦和痛苦减少的特定的等位基因。Varna大学管理学院的Michael Minkov和香港理工大学的Michael Bond衡量了遗传和各种外部因素对幸福感民族差异的影响。该研究结果发表在Springer的幸福研究杂志上。

Minkov 和Bond使用的数据来自三批的国家代表性的世界价值观调查(2000 - 2014)。他们计算出那些明确报告“非常幸福”的受访者的全国平均百分比。他们的计算还包括来自一个等位基因频率数据库,由人口遗传学家耶鲁大学Kenneth K. Kidd维护的群体遗传数据。其中参数包括气候变化、病原体和世界银行的经济数据。因为主观幸福感的民族差异被认为除了遗传因素还取决于社会经济和气候。作者发现,一个国家的幸福,与脂肪酸酰胺水解酶(FAAH)的基因之间存在很强的相关性。在公民的基因中找到基因变异:rs324420的A等位基因。这种基因有助于防止内源性大麻素的化学物质降解,提高感官的愉悦,有助于减轻疼痛。

很清楚A等位基因存在率最高的国家也是那些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这些国家包括西非的加纳和尼日利亚,和北部的拉丁美洲国家,如墨西哥和哥伦比亚,其公民是印第安人或混血欧裔美洲人。阿拉伯国家的伊拉克和约旦,东亚国家及地区的中国、泰国和中国台湾,具有该等位基因的存在率最低,也被认为是最没有可能认为自己是“非常幸福的”。遗传学也提出了对在欧洲的国家之间幸福感差异的解释。北欧如瑞典人被发现有一个更高的A等位基因频率,往往认为自己比欧洲中央或南部的表亲要幸福。

作者们认识到遗传学并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他们认为,东欧国家不断经历了经济和政治上的困难,导致俄罗斯人和爱沙尼亚的幸福分数很低。尽管在这些东北亚地区这个基因的A等位基因的存在率相当高。

经济财富、一个国家的法律类型或疾病模式并没有显著影响国民幸福感的差异。然而,在这项研究期间,在某些国家的幸福水平,确实由于政治和经济造成波动。作者认为,例如,在卢旺达的非常幸福的人的百分比急剧上升,因为最近1994年种族大屠杀已经结束影响了。相反,在埃及人中降低了,最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北非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动荡。

气候差异也被发现显著影响幸福感的民族差异。“我们不能不注意到A等位基因高频率地出现在赤道和热带美洲以及非洲。地中海周围比北欧的环境下出现的概率低。”Minkov说,“似乎一些赤道、热带和寒带的环境选择一个更高的A等位基因作为对严酷环境压力的平衡。”

这些结果对于那些没有被赋予有益的基因和气候因素的国家来说可能听起来有些令人不安。研究人员重申,他们只研究了国家之间的差异,而不是绝对的措施。Bond解释说“换句话说,我们并没有显示出一个国家的遗传和气候条件会让一个特定的国家获得厄运,另一个特定的国家幸福得分,但因为以上研究的因素,幸福感仍然可以上升和下降。”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