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这是真的吗?性别会造成对性别偏见研究的偏见

2016/01/16 来源:知识分子/彭云
分享: 
导读
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出,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又称“STEM”)存在着对于女性的偏见。不仅如此,一项新的研究显示,该领域内男性和女性对于“有关性别偏见的研究”的评价也因性别各异。


科学家们常常被训练要不带有任何主观色彩、偏见地对待科学研究,要客观地去评价、解释一些证据。而现今,却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出,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又称“STEM”)存在着对于女性的偏见。不仅如此,一项新的研究显示,该领域内男性和女性对于“有关性别偏见的研究”的评价也因性别各异。

这项研究来自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们,日前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科学家们发现,在 STEM 领域工作的男性不愿接受证明其工作领域存在性别偏见的研究成果,他们对该类研究的评价存在“偏见”。

“在 STEM 领域,我们总是追求客观性,但是诸如性别等因素确实会影响我们对‘性别偏见的科学研究’作出评价,类似的现象既普通又普遍。”该研究的第一作者,蒙大拿州立大学心理学家 Ian M . Handley 告诉《知识分子》。

性别不同,评价不同

如果你的名字叫做“Jennifer”,可能你会输给那个叫做“John”的实验室秘书候选人,这并不是因为“John”更好听,而是因为“John”是个男名。这是美国斯基德莫尔学院(Skidmore College)的心理学家 Corinne A. Moss-Racusin 的研究案例,该研究指出在 STEM 领域存在着性别偏见,男性较女性会获得更多青睐。

“这是真的吗?”许多人对上述 Moss-Racusin 的结论感到怀疑,他们问道,“这是不是仅仅是一个研究而已?” 2012 年,当蒙大拿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 Jessi L. Smith 和自己的同事谈及上述 Moss-Racusin 的研究时,她注意到同事们反应不一,男同事们不但对于“性别偏见”持有怀疑,有些甚至直接表示“在我们这里并不存在这样的事情”。

当时,蒙大拿州立大学刚刚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获得一笔 340 万美元的项目资金,该项目被计划用于提升和扩大 STEM 领域内女性教员、弱势群体参与学校科研项目的数量和规模。

由此,Jessi L. Smith 和 Ian M . Handley 决定开展一项调查研究——请参与者阅读有关“性别偏见研究成果”的学术论文摘要,并对这些研究作出评价。这些论文的结论可以分为“存在性别偏见”和“不存在性别偏见”两种不同观点。

“读论文”的研究包括三个实验。前两个实验分别有 205 个和 303 个普通公众参与者,另外一个实验则有 205 个参与者,他们来自高校 STEM 领域与非 STEM 领域的工作人员。

研究结果显示,普通公众中男性和女性对研究的评价差异不显著;而在 STEM 领域工作人员参与的试验中,男女评价差异非常显著;相比女性而言,男性科学家对研究结论为“存在性别偏见”的论文给予了负面和消极的评价;反之,他们对“未显示出性别偏见”的研究论文则给予正面和积极的评价。与此同时,女性也存在着偏见,她们与男性评价刚好相反,如对存在性别偏见”的论文给予了积极的评价,反之则是消极评价。

Ian M .Handley 告诉《知识分子》,“我们的研究表明,对于证明存在性别偏见的那些研究,男性的态度是相对嫌弃,女性则相对青睐。该研究为‘性别会造成对性别偏见相关的研究成果评价的偏见’(证明大多时候女性处于不利地位)提供了证据。”

结果是否可以复制?

“不要采纳这个研究”,来自康奈尔大学心理学家 Stephen Ceci 和 Wendy Williams 对该研究提出质疑。他们指出,该研究仅仅涵盖了 205 名高校工作者,且这些工作者全部来自于美国的同一地区的同一高校,即蒙大拿州立大学,其调查样本太小并不足以显示发展趋势。

“这些结果是否可以复制到整个国家样本?全国各个地区的几百个学院、高校?” Ceci 质疑道。

对此,Ian M . Handley 进行了反驳。“蒙大拿州立大学的教员并不是仅仅来自于蒙大拿州,他们来自全美各个州及高校,甚至是海外。这里的老师们看起来好像是在同一机构,但是他们代表了不同地区的人和相当不错的美国教师。”

对于研究可否复制,Ian M . Handley 告诉《知识分子》,也许在一些具有强烈平等主义价值观的研究机构中,他和 Smith 的研究结果不可复制;但同时也可能在别的大学获得认可。“心理因素和环境将会影响到结果”,他说。

Wendy Williams,以及她的同事 Stephen Ceci,两人曾经共同撰写了多篇论文质疑STEM领域性别偏见的存在。其中最为令人关注的是,两人曾在两年前的《纽约时报》专栏发表文章,称“美国科学家已经不存在性别歧视”,文章称数字运算领域中女性数量少并非因为性别偏见,而源于女性自身职业的选择。

彼时此文一出,便引发了一场关于性别偏见的讨论。“我们能得出令人相当信服的结论,偏见确实存在。”Moss-Racusin 当时这样回应媒体。有心理学家指称 Williams 和 Ceci 的这些观点忽略环境文化等因素的影响,“确实,女性自己进行了选择,但这些选择很大程度上受环境因素所迫。”威斯康辛大学心理学家 Janet Hyde 说。

对于来自同领域的质疑,Ian M . Handley 向《知识分子》强调,“我并不知道他们对于我们研究不认同的原因,我们的研究没有表明观点。我们仅仅是测验了我们的假设,并发表了数据。数据仅仅是数据,我们的发现的是我们的发现。我认为,对于这种现象有着相左的认识是有可能的,我们确信心理因素和环境因素都会对结果造成影响。”

仅揭露远远不够

“我看到男教员在谈话中打断女同事,午休的时候忽略且不主动邀请女同事共进午餐。这些都是性别偏见的轻微表现形式,随着时间而积少成多”, Jessi L. Smith 接受《知识分子》采访时,回忆起自己所感受到的性别偏见。让她印象深刻的一个例子是,一男性同事在提到女教务长和女校长的时候总会将其称呼为“裙子”。

她指出,性别偏见在 STEM 领域尤为严重,因为该领域以白人男性为主。相比之下,非STEM领域,则有更多的女性和其他弱势人群参与其中。此外,与 STEM 相关的技能和陈规旧习对于女性的影响要多于对非 STEM 领域的女性。

2015 年 11 月上旬,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在法国巴黎发布的名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报告:面向 2030 年》的报告显示,当前科研领域仍然是男性为主。

报告指出,尽管女性在硕士学历阶段占总数一半,却在博士学历阶段减少至 43%。而在全球科研工作者总数中,仅仅占 28.4%,她们在获取科研经费或在争取研究机构内重要职位时往往处于劣势。

“仅仅靠研究揭露偏见的存在是远远不够”,Smith 希望可以通过研究找到改变这一现状的答案。“我们想要知道如何干预男性,以说服他们去倡导一个更为平等的竞争环境。我们知道人类的生活将会伴随 STEM 工作的多样化而得到改善,但是我们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我觉得该研究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揭露性别偏见并不足以消除偏见的存在;在接受性别偏见的问题上,人们的各不相同。我们需要找到方法解决和克服他们不愿意接受性别偏见证据的想法,让他们接受这些证据。” Ian M . Handley 说,在他看来,要想建立一个公平、多元化的 STEM,必须要克服偏见。

作为该研究的带头人,在 Ian M . Handley 表示还有很多新的问题需要解决,目前的研究仅仅是理论支持,此外环境、政治意识形态都可能对性别偏见带来影响,所以下一步将会继续探索可能影响到结果的因素。如研究结果背后的心理机制,“很有可能,男性发现研究证明在 STEM 领域存在着威胁,认为解决性别平等问题可能意味着男性在 STEM 领域的机会和利益将会相对减少。学术领域的女性高呼,在职场中存在着更多针对女性的性别偏见,而男性则倾向于并不认为存在许多性别偏见。所以,证明 STEM 领域的性别偏见研究往往更符合女性的想法,引发更多积极的评价,男性则反之。” Handley 说。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