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道微生物又上头条!看克利夫兰诊所在cell上发文
奇点网/周伦 · 2016/01/01
众所周知,动脉粥样硬化是心血管疾病发作的主要因素之一。而高脂饮食恰恰是动脉粥样硬化的罪魁祸首。最近有研究表明,动脉粥样硬化背后的“主谋”之一竟是肠道微生物。话说,自从研究人员发现肠道微生物与疾病之间存在一定的关系之后,肠道微生物就频频在各种疾病中现身。


本文为奇点原创文章:现实生活中,人们总是难以抵制脂肪的诱惑,因为它是如此的爽滑鲜香。有人辩解说,人类嗜脂肪是基因对远古饥饿的记忆造成的。现在饥饿终于不再缠着我们了,可是心血管疾病却找上了门。据WHO统计,每年大约有1750万人死于心血管疾病,竟占到全年死亡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众所周知,动脉粥样硬化是心血管疾病发作的主要因素之一。而高脂饮食恰恰是动脉粥样硬化的罪魁祸首。最近有研究表明,动脉粥样硬化背后的“主谋”之一竟是肠道微生物。话说,自从研究人员发现肠道微生物与疾病之间存在一定的关系之后,肠道微生物就频频在各种疾病中现身,从代谢类疾病,到器质性疾病,再到精神类疾病,都能看到肠道微生物的影子。今天,人类“第一杀手”心脏病这口“黑锅”肠道微生物也背起来了。

这话从何说起呢?

近两年的研究发现,血液中的TMAO(Trimethylamine N-oxide;三甲胺氧化物)水平与动脉粥样硬化有关联,高水平的TMAO增加了动脉粥样硬化的风险;因此,降低血液中TMAO水平可能会有效降低动脉粥样硬化的风险。

人体中TMAO的形成要经过两步。在我们摄入高脂食物之后,食物残渣进入肠道,被肠道微生物转化为TMA(Trimethylamine,三甲胺),TMA进入肝脏之后,被人体的黄素单加氧酶(flavin monooxygenases,FMOs)氧化为TMAO。这个TMAO它会抑制血液中胆固醇的降解,胆固醇就只能沉淀到动脉血管壁,导致血管壁加厚、硬化。紧接着心脏病就发作了。

目前对于高血脂患者而言,为了预防动脉硬化,医生开具的处方一般是他汀类药物,这类药物作用于人体,抑制人体胆固醇的合成。胆固醇的来源少了,于是血液中胆固醇的水平也就降下来了,患心脏病的风险就降低了。

但是研究人员认为,那些抑制胆固醇合成的药物,毕竟是直接作用于人体的,对人体有一定的副作用。那么有没有办法从TMAO的合成路径着手呢?还真有,这不,克利夫兰诊所的Stanley L. Hazen研究团队就打起了肠道微生物的主意。

12月17日克利夫兰诊所Stanley L. Hazen研究团队在著名期刊《细胞》上发文称,他们在易患动脉硬化的小鼠模型中发现,给小鼠喂食DMB(苯甲酸二甲基氨基乙酯)后,小鼠肠道中的微生物合成TMA的能力显著降低,紧接着小鼠血液中抑制胆固醇降解的TMAO水平显著降低了,即使他们天天给小鼠喂食好吃的高脂食物。这就意味着,这些易患动脉硬化的小鼠,它们患病的可能性也降低了。

简而言之,DMB这种药物可以有效的降低血液中TMAO水平,达到预防心血管疾病的目的。而DMB本身不是作用于人体的药物,而是通过影响肠道微生物,达到预防心血管疾病的目的。

到这里文章好像就要完了,可是也没看出来这跟喝大酒有啥关系。别急,因为DMB这种物质在自然界中是广泛存在的,例如,意大利的香脂醋、红酒、橄榄油和葡萄籽油,其中有些食物的DMB含量竟高达25mM,比Hazen研究团队做实验时使用的浓度(μM水平,1mM=1000μM)还要高。如此看来这些食物可能具备食疗效果哦,而且不需要你吃上坑爹的几斤,或者几吨。

当上面几种食物同时出现时,我们很容易就发现,这其实是地中海附近国家的饮食习惯。它还有个专有名词,叫地中海饮食(Mediterranean diet),泛指地中海附近的法国、摩纳哥、意大利、希腊、西班牙等国家的饮食习惯。目前已经有大量的研究文章表明,地中海饮食有利于健康。比如2013年发表在国际著名杂志《新英格兰医学》上的研究表明,地中海饮食可以有效降低心脏病的发病风险。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

当然,目前这项研究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而且最先受益的还是小鼠(如果你家养有小鼠的话)。至于DMB在人类身上是不是有同样的效果,Hazen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因为前人的研究为他的研究已经奠定了基础。Hazen在接受《科学日报》采访时说:“我们正在准备DMB的人体试验,如果这一效果可以在人类身上重现,那么一种全新的治疗心脏病和代谢类疾病的方法就诞生了。同时,我认为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养成地中海风格的饮食习惯应该是个好主意”。

最后是衷心地祝愿Hazen的人体试验早日取得成功,我们可以早日通过调节肠道微生物来预防心脏病。但是在这之前,我想我们还是可以养成地中海饮食习惯,例如请肠道的那些小家伙们尝尝地中海的橄榄油和法国的红酒。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Non-lethal Inhibition of Gut Microbial Trimethylamine Production for the Treatment of Atherosclerosis

    Trimethylamine (TMA) N-oxide (TMAO), a gut-microbiota-dependent metabolite, both enhances atherosclerosis in animal models and is associated with cardiovascular risks in clinical studies. Here, we investigate the impact of targeted inhibition of the first step in TMAO generation, commensal microbial TMA production, on diet-induced atherosclerosis. A structural analog of choline, 3,3-dimethyl-1-butanol (DMB), is shown to non-lethally inhibit TMA formation from cultured microbes, to inhibit distinct microbial TMA lyases, and to both inhibit TMA production from physiologic polymicrobial cultures (e.g., intestinal contents, human feces) and reduce TMAO levels in mice fed a high-choline or L-carnitine diet. DMB inhibited choline diet-enhanced endogenous macrophage foam cell formation and atherosclerotic lesion development in apolipoprotein e−/− mice without alterations in circulating cholesterol levels. The present studies suggest that targeting gut microbial production of TMA specifically and non-lethal microbial inhibitors in general may serve as a potential therapeutic approach for the treatment of cardiometabolic diseases.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