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威斯腾促销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Nature:“魔剪”CRISPR的七大事实

2015/12/03 来源:科学网/孙学军博客
分享: 
导读
2015年12月1-3日,在华盛顿特区将召开一次大型国际会议,人类基因组编辑的伦理学将会再次成为召开的一个的主题。这次峰会将由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和英国皇家学会联合组织,在该会议举办前,《自然》收集整理了关于人类基因编辑的7个事实。

2015年12月1-3日,在华盛顿特区将召开一次大型国际会议,人类基因组编辑的伦理学将会再次成为召开的一个的主题。这次峰会将由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和英国皇家学会联合组织,在该会议举办前,《自然》收集整理了关于人类基因编辑的7个事实。

一、目前只发表一项人类生殖细胞的基因组编辑


4月中国广州中山大学黄军就课题组用CRISPR–Cas9技术编辑了人类胚胎基因组。该论文发表前几周,已经有关于人类卵子、精子或胚胎细胞基因组编辑的一些传言。虽然黄军就等使用无法发育的胚胎,但是编辑的生殖细胞理论上可以成功。

二、世界各国关于人类生殖细胞的法律差异巨大

德国严格限制进行人类胚胎实验,这属于违法行为。中国、日本、爱尔兰和印度对人类胚胎基因组编辑只有非强制性规则。许多科学家希望建立国际准则,有人希望本周峰会能制定这种准则。

三、基因编辑不需要专业人员


最好的DNA编辑方法CRISPR–Cas9技术也是非常经济和容易的。甚至一些生物学爱好者可以在自己家或公众实验室开展这种研究。

四、Cas9不是唯一的酶。

CRISPR–Cas9系统中关键成分是DNA剪切酶Cas9。但是今年9月,生物学家麻省理工大学和哈佛大学的张峰发现了一种新的DNA剪切酶Cpf1,这种酶能让CRISPR系统变地更容易。张峰是用CRISPR-Cas9进行哺乳动物细胞基因组编辑的先锋人物。

五、猪成为基因组编辑的一线对象


狗、羊和猴子都已经成为基因组编辑的对象。但是猪最近成为基因组编辑的核心目标,中国学者最近宣布将编辑体重只有普通猪1/6的微型宠物猪,中国和韩国学者联合编辑健美肌肉猪,美国学者对62个基因同时进行编辑制造能给人类移植器官的猪。

六、盖兹、谷歌和杜邦公司都先后关注基因编辑技术

2015年8月,许多重量级财团,包括盖兹梅林达基金会和谷歌投入1.2亿给基因编辑公司Editas Medicine。大农业投资也跟进,杜邦公司与基因编辑技术驯鹿生物科学联合,将投入资金开展农作物的基因编辑。

七、CRISPR–Cas9系统专利争议


张峰2014年4月获得了美国专利。但是2012年他申请这一专利前几个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分子生物学家Jennifer Doudna 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现在柏林马普所)已经申请了专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已经请求美国专利和商标办公室确定谁应该拥有CRISPR–Cas9系统的专利权。类似争议也发生在欧洲。由于Doudna和Charpentier申请的专利中的优先日早于已经获批的张锋专利中的优先日,假设两家的专利内容有很多重合,Doudna和Charpentier可能会去美国的专利商标局去申诉并且通过所谓的干预程序来挑战张锋专利的合理性。如果Doudna和Charpentier赢了,那么张锋已经获批的专利会失效,尽管这样也不保证他们自己的专利能够被批准;另一方面,如果张锋赢了,他就能保住专利,同时Doudna和Charpentier却落得两手空空。目前三位科学家都有自己的公司。

推荐阅读

Genomeediting: 7 facts about a revolutionary technology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