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子刊:准确预测寿命的新工具
生物通 · 2015/11/25
最近,韩国基础科学院(IBS)植物衰老研究中心的一组研究人员,发明了一种工具,用来准确预测寿命,以及评估目前的健康状况,他们还发现了延长“健康寿命”(有机体处于其最佳健康的时间)的调控机制。


最近,韩国基础科学院(IBS)植物衰老研究中心的一组研究人员,在普林斯顿大学Coleen Murphy教授的带领下,不是专注于绘制生命的长度,而是发明了一种工具,用来准确预测寿命,以及评估目前的健康状况,他们还发现了延长“健康寿命”(有机体处于其最佳健康的时间)的调控机制。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最近的《Nature Communications》。延伸阅读:eLife惊人发现:用嗅觉预测寿命。

随着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很明显的一点是,我们的生命质量也跟寿命同样重要。在实验室里,显著性的延长寿命是不难实现的。在以前使用几种类型突变线虫(C. elegans)的实验中,研究人员能够显著延长线虫的寿命。线虫所经历的寿命延长不一定就是好事,因为许多突变品种,并不如野生型线虫那样健康,特别是在超出正常值的那部分生命时间段里。

科学家对线虫创造了自己的健康评估,仿照Short Physical Performance Battery (SPPB)——在老年人中应用最广泛的物理性能测试,能准确地预测他们未来的健康。此外,SPPB测量行走速度,是该测试的线虫版本的启发。科学家们记录了野生型线虫的最大速度(MV)。在实验中,从第六天开始,线虫都表现出了MV减少,就像我们人类在晚年时运动能力开始下降。

此外,他们发现,在9天时(中年),高MV组(23±3.2天)线虫的中位值寿命,比低MV组线虫(17±3.6天)高出35.3%。他们的结论是,在成年期9天的野生型线虫的MV,是长寿命的一个可靠的预测因子。他们观察到的另一个因素,是线虫线粒体的状态。老年人的肌肉和强度较弱,因为在晚年时期发生的线粒体缺陷。具有较低MV的线虫在中年表现出类似的缺陷,但在同一年龄的较高MV的线虫中则有更少的缺陷。这些观察表明,MV与线粒体健康表达有关,从而表明,MV可能是实际身体状态的一个可靠指标。这些研究结果表明,线虫的MV是年龄相关体质下降的一个可靠指标,可准确地报道活动能力,如果在成年中期被测量到,则能准确预测未来的寿命。

这项研究与以往研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发现了一个可以延长优质寿命的遗传调节因子,而这一基因并没有获得别人正确的理解。研究小组发现了非常明确的证据,反驳了此前Bansal的一项研究,认为daf-2(e1370)胰岛素/ IGF-1信号转导(IIS)突变体不如野生型动物健康,从而不成比例地延长了它们“不健康”的寿命。daf-2突变影响胰岛素/IGF-1信号通路(IIS),这反过来又通过对营养素代谢的控制,对寿命有直接的影响,并随着年龄的增长提高很多生理功能。对daf-2突变体的测试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们比野生型线虫具有更高的MV,尤其是在10天之后。

即使所有的野生型线虫死在成年后的26天,daf-2突变体仍然保持在MV的平均36%。daf-2突变体的整体体能性能比野生型增加了2.4倍。研究人员发现,daf-2(e1370)突变不仅延长了寿命,而且改善了健康,而不是不按比例地延长生命不健康的那一部分,这与Bansal等人的结论形成对比。

为了解释与之前研究的这种差异,研究小组记录了daf-2突变体穿过非播种表面的运动,与之前的研究(采用充满食物的已播种表面)相反,假设食物来源实际上可以妨碍线虫探索的欲望。他们发现,与探索相比,daf-2突变体线虫对食物有一种天生更高的优先级,大概是因为其高水平的odr-10气味受体致使daf-2突变体选择食物胜过探索,从而减缓其在细菌上的运动。本文通讯作者、IBS植物衰老研究中心主任Hong Gil Nam解释说,“因为这种运动是不受能力限制的,而是受偏好限制,因此我们可能很难从食品运动分析中得出关于健康寿命的结论。”根据这些结果,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准确测量线虫运动的唯一途径是,在无细菌的表面进行试验,这样线虫就不会专注于它们根深蒂固的觅食行为了。

IBS植物衰老研究中心,最初旨在深入了解植物的细胞死亡过程,最近将其研究重点扩展到动物寿命和衰老。尽管在新研究领域具有挑战,该研究团队已经取得了一些重要的突破。据Hong Gil Nam介绍说:“我们的分析考虑到一个人能活的时间长度,以及随着年龄增长个体可能如何健康。”胰岛素/IGF-1信号转导(IIS)通路发挥这些功能的许多部分已经得以确定,这些基因中有许多基因及根本机制在哺乳动物中是保守的,这意味着胰岛素/IGF-1信号转导(IIS)展示出来的延伸能力,可能在未来为人类提供治疗靶点的可能性。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C. elegans maximum velocity correlates with healthspan and is maintained in worms with an insulin receptor mutation

    Ageing is marked by physical decline. Caenorhabditis elegans is a valuable model for identifying genetic regulatory mechanisms of ageing and longevity. Here we report a simple method to assess C. elegans’ maximum physical ability based on the worms’ maximum movement velocity. We show maximum velocity declines with age, correlates well with longevity, accurately reports movement ability and, if measured in mid-adulthood, is predictive of maximal lifespan. Contrary to recent findings, we observe that maximum velocity of worm with mutations in daf-2(e1370) insulin/IGF-1 signalling scales with lifespan. Because of increased odorant receptor expression, daf-2(e1370) mutants prefer food over exploration, causing previous on-food motility assays to underestimate movement ability and, thus, worm health. Finally, a disease-burden analysis of published data reveals that the daf-2(e1370) mutation improves quality of life, and therefore combines lifespan extension with various signs of an increased healthspan.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