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术打开“血脑屏障门”,助力CNS疾病药物输送
2015/10/25
2015年10月20日,发表在神经外科杂志的成果揭示:位于马塞诸萨州的哈佛医学院眼耳和波士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在迈克尔福克斯帕金森病研究资金会(MJFF)的支持下,利用新技术将药物传递到难以自然通过的血脑屏障,这种新技术创造了一个允许药物输送到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的“屏障门”。

由脑和脊髓的组成的中枢神经系统(Central Nervous System, CNS)是人体神经系统的主体部分,由CNS紊乱引起的疾病包括意识障碍(如某些精神疾病)、感知觉障碍(如神经退行性病)、运动障碍(如帕金森)、肌张力异常等。

血脑屏障是“血-脑”、“血-脑脊液”和“脑脊液-脑”3种屏障的总称,指脑毛细血管壁与神经胶质细胞形成的血浆与脑细胞之间的屏障和由脉络丛形成的血浆和脑脊液之间的屏障,一方面该屏障能够选择性地阻止某些物质由血液进入脑组织;另一方对患有CNS疾病的人群,该屏障阻碍了药物通过,不利于疾病的治疗。

一般用于治疗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药物是通过鼻腔及其他粘膜组织进入大脑的,但鼻腔中的多层组织组织了大分子药物进入包括骨头、硬脑膜和蛛网膜(血脑屏障)的大脑中,这是造成脑部疾病难以治疗的根本原因。以帕金森为例,在过去,主要是采用直接注射蛋白质胶质细胞源性神经营养因子(GDNF)治疗,其副作用是在传递药物到大脑时外伤和并发症发生率高。

2015年10月20日,发表在神经外科(Neurosurgery)杂志的成果揭示:位于马塞诸萨州的哈佛医学院眼耳和波士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在迈克尔福克斯帕金森病研究资金会(MJFF)的支持下,利用新技术将药物传递到难以自然通过的血脑屏障,成功地保护帕金森小鼠模型的神经。


在对小鼠进行鼻粘膜移植后,研究人员选择利用此通道将治疗帕金森病的蛋白质胶质细胞源性神经营养因子(GDNF)传递到小鼠大脑,通过对行为和组织学数据的收集,发现新型药物传输方式的效果相当于直接将注射蛋白质胶质细胞源性神经营养因子到大脑。

这种新技术是进行采用内镜颅底手术进行鼻骨粘膜移植,让屏障的孔径被放大1000多倍,使得药物更容易通过血脑屏障,该种软骨移植能够有效传输蛋白质类等大分子药物。

什么是鼻骨粘膜移植?

鼻粘膜移植是耳鼻喉领域常用于颅底术后重建大脑屏障的一种技术。耳鼻喉外科医生通常使用内窥镜经鼻腔造口穿过血脑屏障到达脑部切除脑肿瘤,一旦完成切除手术,他们利用邻近鼻粘膜覆盖造口建造成一个永久的安全的通道。

论文写道,通过在该领域长期的临床研究结果已经很好确立了该技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用鼻粘膜覆盖防护大脑免受感染,这如同重新创建了一个血脑屏障。

意义:“屏障门”或将从神经退行性病扩展到精神疾病领域

由于血脑屏障机制阻止大约98%的药物到达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研究者希望该方法可以帮助到世界各地的由于血脑屏障机制而难以治疗的神经(系统)病患者,毕竟通过鼻骨粘膜移植的方法建立的通道使得其渗透力大于天然屏障1000倍,或创造了一个允许药物输送到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的“屏障门”。

文章的资深作者、哈佛医学院耳鼻喉科的Benjamin S. Bleie博士表示,该技术具有惠及人口众多神经退行性疾病患者的潜力,尽管其研究目前着眼于神经退行性病的研究,有望超出帕金森病的范围,并扩展应用于精神疾病,慢性疼痛,癫痫和许多其它影响大脑和神经系统通路疾病的潜在可能。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7/04/25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英国伦敦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发表主旨演讲之前,接受外媒采访时警告:生物恐怖袭击一举杀死3000万人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因为现在制造和传播致命病原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
  • 2016/12/04
    “改变世界”这个词已经被用滥了,但对晶体管、万维网和手机这类发明,要形容其撼动世界历史的影响力,还有别的合适词语吗?的确有一些创新改变了历史的方向。本文介绍的碳呼吸电池、手术机器人、量子卫星和另外七种创新能否产生相似的效果呢?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大多数创新方案最终都失败了,最伟大的创意往往也伴随着最高的风险。但一个创意从引人发笑到变成大势所趋,往往用不了多长时间。而其中有一些,显然会带来变革。
  • 2016/11/03
    斯坦福大学遗传学系,药理学系的几位学者合作,开发出了一种为原位蛋白质工程重利用体细胞超突变的新技术—— CRISPR-X ,这将能帮助科学家们创建复杂的原始遗传突变文库,分析完善蛋白质工程。
查看更多
  • Researchers develop drug delivery technique to bypass blood-brain barrier

    Drugs used to treat a variety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diseases may be administered through the nose and diffused through an implanted mucosal graft (A, in red) to gain access to the brain. Under normal circumstances, there are multiple layers within the nose that block the access of pharmaceutical agents from getting to the brain including bone and the dura/arachnoid membrane, which represents part of the blood-brain barrier (B). After endoscopic skull base surgery (C), all of these layers are removed and replaced with a nasal mucosal graft, which is 1,000 times more porous than the native blood-brain barrier. Consequently, these grafts may be used to deliver very large drugs, including proteins, which would otherwise be blocked by the blood-brain barrier.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