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春雨医生的倒掉:光荣地赴死吧,不要为苟且的活去沾惹医疗欺骗
一医一世界  · 2015/10/20
当把赚钱做第一位的公司在进入医疗行业时,总会发现欺骗最容易赚钱,互联网+里已经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骗子;而春雨则毫无劣迹,且拥有很多用户,无论卖给ATM(阿里腾讯小米)或者转型其他方向都体面。


是的,你没有看错,本文就是要说掌上春雨后改名为春雨医生的移动医疗公司将会关闭。

之所以写本文,还是因为对其有感情,毕竟春雨是第一家移动医疗公司,很正品、也很努力,冲锋在前,反复试错,才走到今天的。本文目的是希望春雨能够像英雄一样光荣死去,不要为了苟且的活着而去沾惹医疗欺骗。

最早知道春雨是在一次电视创业节目上,当时医疗**O叫卢杰,登台讲公司,感觉春雨理念很新颖,给人留下“小鲜肉” 的感觉,好像当时已经有200万美元的融资了。又过了一段时间,就传出800万美元融资的消息,不禁感慨“春雨贵如油”。后来5000万美元融资,当时已经让人无法理解,但资本市场如此精明、不会犯普通人能够想到的错误,春雨肯定憋大招哪,笔者就耐心的看戏。

5月9日春雨正式宣布要进军线下诊所,至此,历时3年,耗资4亿人民币的美丽故事已经讲完了,虽然舞台上的人还没有谢幕,结局已经注定了。

所以,笔者赶紧写一篇影评。

开戏以来,春雨一直在讲会带给医疗美好的改变,一直在讲他们站在了风口,事业如朝日一样势不可挡,入戏太深时还会喊两句“颠覆医疗”的口号。其团队也努力,目前可以炒作的概念依旧有很多,按照互联网看法,装机量、发展速度都是好好的,比很多互联网公司强多了。

为什么会必然失败哪?

入错行而已。

医疗行业有什么特点哪?

1、医疗很大,市场很小。获得资本注资的公司最终目的是利润,不计较利润的是政府的公共服务。那么医疗是什么哪?现代发达国家都把医疗看作一种公共服务。大部分医院是公立的,大部分医生在政府系统内,大部分保险是政府统一经营的。所以,医疗很大,市场很小,利润更小。笔者只听说有富可敌国的药品公司、医疗器械公司,没有听说过大型的医疗服务集团。春雨想进入恰好是医疗服务行业。

2、丘壑纵横。每一个人一年中总要解决几次健康问题,解决问题就要花钱,在医保和公立医院之外的角落里的钱其实也不少。可是,这些钱的去向并不集中。比如,牙痛是找牙医,青春痘要找皮肤科。牙科、皮肤等疾病内容不同、提供者不同、市场结构也不同、营销策略也就不同,而且早就有固定的市场格局,通常都是熟悉当地人物风情的本地医生的领域。“强龙不压地头蛇”,当资本想集中统一市场时,就会遭到极大的阻力,而不统一市场,那点医疗服务的利润,资本根本不屑做。

3、信任优先。医疗行业中,涉及人的生命健康,无论消费者还是供应者对安全都分外重视,对新东西都格外警惕。一个人会想方设法去玩新型游戏、去与陌生人的社交,但看病就想方设法找个信得过的。建立信任是需要时间的。春雨无论作为医患的中介或者直接的服务提供商,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获得消费者和配套行业的信任,可是资本等得起吗?

为什么线下诊所的消息一出笔者就写影评哪?

在春雨融5000万之前肯定要告诉投资人商业模式和下一步动作的。这些商业机密在当时笔者当然不知道,但“线下诊所”就是底牌公开了。粗略一估算,以急诊科女超人开诊所为例,25家线下诊所的资产成本和人工成本和5000万差不多,只够这一轮炮火。在这之前,春雨没有公布收入的信息,只公布了装机量,病人用户数和医生数。也就可以推算这是要一决胜负了。因为线下诊所再没有营利,赔钱速度更快。

那为什么这么快就决战,而且毫不费劲的贮备了融资哪?可以参考两年来精彩的打车软件之战。打车软件通过贴钱拉客户,一方面培养了用户用微信支付的习惯,一方面出现了不使用打车软件,司机就不拉。当所有的司机都装上打车软件,就形成供方垄断市场。后来出现加价、专车、广告等收入模式也就自然而然。春雨用户量也不少,现在的市场尝试同打车软件也差不多,比如加钱问更好的医生(加价叫车),比如提供健康档案、私人医生(专车服务),比如想在客户端上投放药品器械广告等。初期效果如何?春雨当然说好。

即使今天,类比打车软件讲出故事也是很美好的,打车软件能融资几个亿美金,春雨融5000万,真不多。

线下诊所本质上依旧是“中介”性质,因为春雨并没有说雇佣自己的全职医生团队。

可是,医疗服务不是打车中介服务

1、政府角色不同。在出租车市场上虽然政府经常挨骂,那是因为中国人爱骂,政府没有做错什么。出租车是市场中的企业,不是政府的事业单位。打车也不是政府保险,打不上车政府也没有责任派个警车把你送回家。医疗则不同,医院是公立的,保险归政府社保处管理,急诊病人没钱救命政府就出钱了。政府在出租车市场中是裁判角色,只是打车双方总认为政府在拉偏架,要么乘客骂政府涨价,要么出租车司机堵路。政府在医疗中是主导角色,医患双方都认为政府掏钱掏的太不爽快,投入低,这样一来,任何想进入医疗行业挣钱的资本都会面临一种道德指责,你凭什么挣钱?从资本市场上融资与医患没有关系,但是从医患口袋掏钱再转换为公司利润就很容易面对指责。做不大则已,略大一点后,医疗改革的公共财政派比如北大李玲会建议政府来做,扩大病患的受益范围;而市场派比如许小年,会认为中介是因为政府权力滥用才导致出现一个不正常的高收入公司。

2、出租车司机不同于医生。通常,乘客把钱掏出来,司机就围上来了,当乘客多而拉不完时,司机就加班加点,也会有新司机进场挣钱。可是医疗哪,病人掏出1000万说:把我癌症治好;医生会怎么办?当然能跑多远是多远,谁敢保证治病一定治好啊,又不是神仙。当病人多而医生再努力看不过来时,也没有新医生入场挣钱的,不是不想,而是新手没有技术经验。

3、乘客不同于病人。乘客打不上车,最多晚点、耽误点事情;病人治不好病,后果,不用多说了吧。

总之,春雨以前尝试的模式已经很多,剩余的可信故事已经不多了。

“互联网+”的妖风吹了一批非医疗人进入医疗行业,模式类似春雨的公司多如牛毛。浮躁的风气还吹多久,还能吹出多少来,谁也不知道。又因为医疗市场中钱多,任何公司总会找到这样那样的收入,维持一段时间。我相信春雨一定会不断找到挣钱的新方法、新营利领域的。但其医患中介主营业务肯定无法支撑其巨额估值,而收入来自十几个不同的业务也不是互联网公司的风格了。

当把赚钱做第一位的公司在进入医疗行业时,总会发现欺骗最容易赚钱,而且能赚很多钱,比如莆田系和百度,在两位龙头老大的带领下,互联网+里已经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骗子;而春雨则毫无劣迹,且拥有很多用户,无论卖给ATM(阿里腾讯小米)或者转型其他方向都体面,做骗子就太没意思了。

所以,笔者想对春雨公司说,如果你们所有的招数都用完了,发现预先设想的商业模式、预先的发展计划全部无法达成先前梦想的宏伟目标的时候,光荣的死吧。你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眼光和能力、打了所有的战斗、真正的战斗过,失败非你们过错,而是大环境错了。你们为移动医疗梦想付出的努力和汗水、商业模式上众多的尝试都是领先世界的。只是,医疗真的太难了,不信,你看:病人在抱怨、医生护士在抱怨、政府同样在抱怨,西医中医在互掐、医院和保险在钩斗;社保不勘重负、商业保险不被认可。多年资本尝试也没有成功的先例。我毫不怀疑,凭你们的能力,继续发展,当然能够挣很多钱,但我真心的建议不要为了那点小钱去沾惹医疗欺骗。因为,医疗是个良心活,“作孽一时爽”而已;用烧伤超人阿宝话说就是“苍天饶过谁”。还有,既然能够昧着良心了,其他行业更挣钱,何必干医疗哪。

所以笔者想对那些模仿春雨的公司和背后的投资人说,牌局都打到这份上了,别听移动医疗的什么o2o、健康管理、大数据之类的忽悠了,该离场清算止损了。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