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诺菲:7大业务部门调整为5个,重组不裁员?
2015年初,Olivier Brandicourt顶着压力就任了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Sanofi)的新任CEO,半年之后,这家法国公司内部最大的组织架构调整在新CEO的力促下推进起来。


7月15日,赛诺菲宣布公司重组计划:新的架构将围绕5个全球业务部门来进行运作,这5个部分都是完全独立的。新业务模式计划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执行。

业务部门:7个变5个

依据赛诺菲公布的信息,五个业务部门分别为:普药和新兴市场、专科护理、糖尿病和心血管、疫苗(赛诺菲巴斯德)、动物保健(梅里亚)。研发和产业事务等所有相关职能都将归入各个相关的业务部门管理。不过,公司的执行委员会将仍保持不变。之前赛诺菲的组织架构是以7个“增长型平台”为核心,在不同的国家设置有所不同。

五个全球业务部门具体情况如下表:

其中,基于健赞的专科护理业务还将启用一个新名字—赛诺菲健赞(Sanofi Genzyme)。而且,癌症和免疫项目也将归属到其旗下。原本健赞只专注于罕见疾病,如戈谢病和法布里病,以及神经退行性疾病多发性硬化症。健赞的负责人David Meeker将继续领导这个全新的赛诺菲健赞。Meeker表示,这块业务将会有更好的发展。他还补充说,现在谈该业务的预期收入和可能会增加的工作岗位还为时过早。

另外,原先健赞业务中的肾脏病和生物外科产品,以及在发展中国家的业务将划归到普药和新兴市场业务部门。

赛诺菲同时表示,重组计划不会对工作岗位造成影响。换而言之,就是重组不会引起裁员。

重组=加快研发?

今年4月,前拜耳医药保健业务首席执行官Olivier Brandicourt正式出任赛诺菲的CEO。2014年10月,该公司前任CEO Chris Viehbacher因与董事会闹翻被解雇。6月,新上任的Brandicourt告诉法国工会,他将出台一项五年期的战略规划,现在,重组计划早于战略规划公布。

对于这个重组计划,Brandicourt表示,其总体目标是为了加快新药研发,并称公司进入了一个关键时期。4月履职时,Brandicourt承诺将在2015年推出6个新药,之后每6个月上市1个新药,直到2018年。未来五年共上市多达18个新药。赛诺菲称,这些药物到2020年可以为公司带来高达380亿美元的收入。

投资者期待这家法国公司的管理层能够信守诺言,但是,从目前的情况下并非如此乐观。正在研发的药物中有三个是与再生元(Regeneron)合作的:降胆固醇的alirocumab以及两个免疫药物用于类风湿性关节炎的sarilumab和皮肤瘙痒和皮疹的dupilumab。而且肿瘤业务看上去情况不妙。今年初,该公司宣布裁减大约100名健赞的研究人员,以削减研发预算,涉及到的业务包括肿瘤和全球研发。该公司前肿瘤业务的负责人Tal Zaks也在3月份跳巢去了Moderna Therapeutics。

图:赛诺菲晚期在研项目

来源:赛诺菲官网

赛诺菲的前CEO Chris Viehbacher认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这类研发停滞是大型药企纸上谈兵和风险规避文化的产物。6月他告诉FierceBiotech,“我的结论是,在这类大公司里,你不可能有真正颠覆性的思维,大型公司设计的每件事都是为了消除颠覆性。”

不过,赛诺菲对未来还是寄予厚望。该公司称,两个在研的免疫药物sarilumab和dupilumab有望在未来两年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这两个药物都有可能成为重磅炸弹级药物,每年贡献超过10亿美元的销售额。法国兴业银行的分析师Florent Cespedes也表示支持,“重组是个好现象,这可能是第一步。”

最终,赛诺菲的新的“封地式”管理模式是否能改变这家法国公司的命运还有待观察。在声明中,Brandicourt称,此举“将简化架构并集中优势以促进增长,这是确保赛诺菲的新药和疫苗开发,继续为提供创新产品的必然步骤。”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CRISPR-Cas9-Mediated Genetic Screening in Mice with Haploid Embryonic Stem Cells Carrying a Guide RNA Library

    Mouse androgenetic haploid embryonic stem cells (AG-haESCs) can support full-term development of semi-cloned (SC) embryos upon injection into MII oocytes and thus have potential applications in genetic modifications. However, the very low birth rate of SC pups limits practical use of this approach. Here, we show that AG-haESCs carrying deletions in the DMRs (differentially DNA methylated regions) controlling two paternally repressed imprinted genes, H19 and Gtl2, can efficiently support the generation of SC pups. Genetic manipulation of these DKO-AG-haESCs in vitro using CRISPR-Cas9 can produce SC mice carrying multiple modifications with high efficiency. Moreover, transfection of DKO-AG-haESCs with a constitutively expressed sgRNA library and Cas9 allows functional mutagenic screening. DKO-AG-haESCs are therefore an effective tool for the introduction of organism-wide mutations in mice in a single generation.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