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三分之二癌症患者或怪“运气不好”
果壳网/Revolucion · 2015/01/04
为什么一个人会患上癌症?因为他体内有一小撮细胞在不受控制地疯狂生长。为什么这些细胞失控了?因为它们发生了突变,多个突变积累最终导致正常细胞变成癌细胞。但这些突变是哪里来的呢?


为什么一个人会患上癌症?因为他体内有一小撮细胞在不受控制地疯狂生长。为什么这些细胞失控了?因为它们发生了突变,多个突变积累最终导致正常细胞变成癌细胞。但这些突变是哪里来的呢?

“所有的癌症都是坏运气、环境和遗传综合作用的结果,而我们建立了一个模型,来判断这三种因素各自到底对癌症有多大贡献。”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教授伯特•沃格斯坦(Bert Vogelstein)说。他所说的,就是突变的三种来源。有些突变是环境所致,比如吸烟或者接触了别的致癌物。有些突变是你从父母遗传来的,或者遗传了别的容易引发新突变的因素。但还有些突变单纯就是“运气不好”——细胞分裂、DNA复制的时候总会无可避免地偶尔犯点儿错误,复制得多,错得就多。

其实微观层面上,所有的新突变都是随机的;一个突变何时发生,发生了有什么效果,无法事先预测。但是,环境导致的突变可以通过躲开致癌物而减少,遗传的突变可以发现并进行针对性治疗,只有自身细胞分裂引发的那些突变,我们无计可施。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这些不能预防也不能影响的突变,是“坏运气”。

那么,这些“坏运气”到底起了多大作用呢?

论癌症风险因素,干细胞分裂次数占三分之二

在新年第一期《科学》(Science)上,伯特•沃格斯坦和他的同事克里斯蒂安•托马赛蒂(Cristian Tomasetti)提出了一个数学模型来判断坏运气的作用。他们的出发点是:绝大多数突变发生在细胞分裂期,而不同的器官和组织里,细胞分裂的频繁程度是不一样的。因此他们计算了每种组织内部的细胞分裂次数:分裂最多的,应该也是癌症风险最大的。而且他们的分析聚焦在长寿的干细胞上,因为这些细胞如果出了问题,会比那些很快就死掉的细胞更容易引发癌症。

结果不出所料:“我们的研究显示,整体而言,某一种组织类型里干细胞分裂的次数,和它发生癌症的概率有高度相关。”沃格斯坦说。譬如,人类结肠癌要比十二指肠癌常见得多,而论干细胞分裂次数,前者是后者的100倍。


干细胞分裂次数和癌症发病率有很强的相关性。

“诚然,你可能会说结肠比小肠暴露在更多的环境因子下,这的确也会增加突变的量。”托马赛蒂说。但是他指出,小鼠的结肠干细胞分裂次数低于十二指肠,而结肠癌发病率也低于十二指肠癌。

最终的统计结果是,癌症风险和干细胞分裂次数的相关系数r是0.804。换言之,癌症的风险,大约有r^2——也就是65%——可以归功于这些不可控的“坏运气”。按照论文的原话,“组织间癌症风险差异,只有三分之一可以归因于环境因素或遗传倾向。”

有些类型的癌症更值得预防,另一些则更需要早期监控

研究还发现,不同类型的癌症里,自身不可控因素的比重不同。这很合情合理,譬如肺癌和皮肤基底细胞癌的环境因素当然很重要:前者有吸烟,后者有紫外线。在他们选择研究的31种癌症里,有9种是环境和遗传更重要,另外22种则是“坏运气”更重要。

“改变生活方式对于预防某些类型的癌症作用巨大,但对很多别的癌症,效果就不那么好了。”托马赛蒂说。“对于这些癌症,我们应当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早期检测上,让我们能在它们还可以治愈的时候就发现它们。”


每一个具体的癌症病例几乎都肯定是多因素共同作用,但不同类型的癌症,其风险因素分布也不同——有些受环境影响大,有些则是运气因素影响大。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副主任道格拉斯•洛维(Douglas Lowy)指出,这项研究并不是说我们可以放任自流。依然有很多癌症是可以预防的,不能放弃这方面的努力。

虽然癌症的随机性听起来很吓人,但业内人士也看到了光明的一面。荷兰修布莱克研究所癌症生物学家汉斯•克莱弗斯(Hans Clevers)说,这一新的模型指出患了癌症的人也许只是运气不好,这能帮癌症患者减少内疚和自责。

推荐阅读

The simple math that explains why you may (or may not) get cancer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Variation in cancer risk among tissues can be explained by the number of stem cell divisions

    Some tissue types give rise to human cancers millions of times more often than other tissue types. Although this has been recognized for more than a century, it has never been explained. Here, we show that the lifetime risk of cancers of many different types is strongly correlated (0.81) with the total number of divisions of the normal self-renewing cells maintaining that tissue’s homeostasis. These results suggest that only a third of the variation in cancer risk among tissues is attributable to environmental factors or inherited predispositions. The majority is due to “bad luck,” that is, random mutations arising during DNA replication in normal, noncancerous stem cells. This is important not only for understanding the disease but also for designing strategies to limit the mortality it causes.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