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之远:科研人员去哪儿了?
2012年底,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发表了一份涉及4个领域(生物学、化学、地球与环境科学、材料学)内16个国家17000位研究者的迁移调查报告。那么,科研人员到底去哪儿了?影响科研人员国际流动的因素有很多,对科研环境的追求、组织的忠诚、对待遇的要求等。


科研人员的国际流动问题近来引起了国外科学界的关注。《自然》杂志曾对全球2300位读者进行调查,并与专家进行了交流,试图弄清楚科学人才流动的深层趋势:他们到底为什么流动?流动趋势会发生什么变化?2012年底,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发表了一份涉及4个领域(生物学、化学、地球与环境科学、材料学)内16个国家17000位研究者的迁移调查报告。那么,科研人员到底去哪儿了?

影响科研人员国际流动的因素有很多,对科研环境的追求、组织的忠诚、对待遇的要求等。对个体而言,任何一个因素都可能对其流动与否产生决定性的影响。然而,对一个国家来说,当本国的科研人员都流向他国,同时又无法对其他国家的科研人员产生吸引力时,就要重新考虑现有的制度设计。

制度设计和科研文化正如一个国家科研发展的“一体两翼”,在良好的文化氛围中,制度与文化相得益彰,制度可以为文化起到正向激励的功能;而在一种消极的文化形态之中,如果仍能得到制度的庇护和保障,这种文化就被制度所强化,制度也会陷入消极文化的囹圄之中。科研人员的国际流动是个现象,更是个问题。流动的受益方(西方传统科研强国)尚能组织大规模社会调查来探索此问题,而我们作为科研后发国家却只顾“招贤纳士”,引进了人才却不见得能用好人才。如此,“后发优势”迟早会被“后发劣势”所取代,制度的红利也会日益衰减。

结合经合组织(OECD)2013年的报告,本文简要列举科研人员国际流动的事实。(注:统计样本均为有至少两次科研发表的科技人员;部分数据为OECD原始数据,部分数据经计算得出)

科研人员流动基本概况

OECD统计了1996~2011年至少有两次发表的科研人员的流动情况,将这些科研人员大致分为三类:不流动、回流、新流入,可以得到几个很有意思的事实:

1.中国香港的回流人员比重第一(11.8%);而中国大陆倒数第一(2%)。

2.中国香港的不流动人员比重倒数第二(81.8%),仅高于瑞士(80.7%);而中国大陆第一(96.8%);除南非之外,所有金砖国家(巴西、印度、俄罗斯、中国)的不流动人员比重均为世界前五(包括中国台湾省)。

3.中国大陆和日本的新流入人员占其总科研人员的比重均为倒数第一(1.2%);除南非之外,所有金砖国家的新流入比重均为倒数后五名。

科研人员净流动次数

1.从1996~2011年科研人员净流动数角度看,美国、英国、中国、澳大利亚和瑞士居于所有国家前列。

2. 在双向流动次数(某国科研人员流入量+科研人员流出量)总计超过2000的国家中,美国流动科研人员最多,达到84028人次。其中来自英国的科研人员最多(12739人),其次为加拿大(10932人)和德国(8042人)。

3.中国和印度流入美国的科研人员总数仅次于英、加、德,分别为7978人和6550人。在与中国间科研人员流动超过2000人次的国家和地区中间,美国流入中国的科研人员最多,为8537人;其次是中国香港为2965人,日本紧随其后(2418人)。以上为本人结合原始数据计算得出。

国家间科研人员流动

调查给出了1996~2011年,流动次数大于2000的科研人员国际流动情况。OECD考虑了一下几个指标:某国科研人员净流出数(x)、某国科研人员净流入数(y)、双向流动总数(x+y)、净流量差额的绝对值(|x-y|)、净流动比[ |x- y|/(x+y) ]。

1.从国家间科研人员流动总量来看,有13组国家的科研人员流动总量超过了5000次。美国和英国之间的科研人员流动达到了23062次,远高于其他国家间的人员流动。

2.在这13组国家之中,11组与美国相关。可见美国依然是世界上学术研究最密集、最具活力的国家。

3.中美间科研人员流动也越来越频繁:在过去16年中,两国间科研人员双向流动共计16515人次。

国家间科技人员净流失

1.从国家间的科技人员净流失统计图可以看出,印度对美国的科研人才流失最为严重,净流失(流出量—流入量)3185人。发展中国家的人才问题成为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印度仍未采取有效措施来抑制人才外流的现象。

2.主要发达国家对美国的科研人员流动值均为负值,可见美国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仍具有较强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主要发达国家的学术和人才政策较为开放,鼓励科研人员自由流动。而事实证明,科技强国往往有着较高和较频繁的人员流动。

3.美国对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科研人员流动为负值,分别为-1827和-1860。这和全球制造业发展格局息息相关。美国近年来在东亚地区加大投资,利用当地的廉价劳动力资源,同时派出各领域专家到该地区从事科研和生产活动。韩国一直是东亚经济发展强劲的一支力量,与美国之间开展广泛博弈,是美国在亚洲不可小觑的新兴经济体。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