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A的发展与新药开发(2):孤儿药法案
2014/10/23
1983年1月4日,罗纳德•里根总统签署了《孤儿药法案》(Orphan Drug Act),使之生效为法律以鼓励研发罕见病用药和治疗方法。《孤儿药法案》出台后美国联邦政府对药企在孤儿药的研发优惠力度极大,该法案的实施影响了近3000万美国人的生活。


孤儿药与失去父母的孤儿无关,而是指为患有罕见疾病的群体提供的药物和治疗方法。世界卫生组织将罕见病定义为患病人数占总人口0.65‰-1‰的疾病,常见的有白血病、地中海贫血、血友病、苯丙酮尿症、白化病、法布瑞病、戈谢病等,罕见病多数是遗传疾病,因此罕见病往往折磨患者一生。美国FDA将罕见病定义为全球患病人数小于20万的疾病,某些罕见疾病的患病人数其实只有几百人。目前FDA认定了6000种罕见病,欧洲药品局EMA认定8000种罕见病。罕见病的发病率跟人种、遗传背景、地域等有着密切关系。自从1983年美国国会通过《孤儿药法案》以来,FDA已经批准约350种孤儿药,所以即使是在医疗先进的美国,绝大多数罕见病仍然无药可治。

药厂开发任何药物,投入产出都是首先要考虑的。制药公司开发的新药集中在治疗糖尿病、癌症等患病人数众多的严重疾病,患病人数少的罕见病因药物开发成本昂贵,患者需求相对少、预期收益也少,制药公司并没有开发动力。

《孤儿药法案》出台后美国联邦政府对药企在孤儿药的研发优惠力度很大,不但资助相关研究,还给予孤儿药市场独占期7年,鼓励药物进入快速审批通道;同时,因孤儿药临床试验所需人数更少,有的孤儿药即使是在3期临床阶段只有几十个病人也被批准上市,通常新药3期临床要求往往需要上千例患者。这些措施使孤儿药研发风险显著降低。

1980年来自加利福利亚的议会代表亨利•韦克斯曼,开始在国会调查罕见疾病患者的情况。但他的工作并没有引起多少人关注,直到男演员杰克•克卢格曼出现。演员杰克•克卢格曼(JackKlugman)的弟弟死于一种罕见病。在他很受欢迎的电视节目《法医昆西》(Quincy, M.E.)中,克卢格曼告诉公众罕见疾病患者的治疗需要,他们所面临的困境,节目播出后便引起上百万美国民众的关注,在促使国会通过《孤儿药法案》起到重要推动作用。1983年1月4日,时任的罗纳德•里根总统签署了《孤儿药法案》(OrphanDrug Act)使之生效为法律,以鼓励研发罕见病用药和治疗方法。《孤儿药法案》实施后影响近3000万美国人的生活,大约10个美国人中有1人是罕见病患者。2012年FDA共批准了39种新药,其中孤儿药为13种占比33%,近年来 FDA批准的孤儿药所占比例为35%左右。

2012年,FDA批准治疗囊性纤维化药物Kalydeco。该药用于治疗囊性纤维化跨膜转导调节器基因突变的罕见囊性纤维化的患者。使用该药物的患者每年花费30万美元,并且需要终生服药。孤儿药价格都很高昂,每个病人平均花费20万-50万美元不等。孤儿药法案出台后,一些治疗肿瘤和血液病亚型的孤儿药不断研制成功。目前最畅销的10种孤儿药主要都是治疗如肿瘤和血液病等,看起来似乎并不罕见的疾病。例如2013年批准的8个孤儿药,其中5个是治疗癌症的某个亚型;在2012年批准的13个孤儿药中有6种是治疗癌症某个亚型。

2011年被赛诺菲出资200亿美元收购的健赞公司(Genzyme)就是一家专门从事孤儿药研发、生产的公司。健赞产品线中有多种治疗罕见病的孤儿药,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治疗戈谢病的的孤儿药Ceredase/Cerezyme,也是健赞公司最赚钱的产品,每年带来10亿美元收入,占其年销售额的30%,。戈谢病(Guacher Disease)是因溶酶体内的一种酶缺陷的遗传病,患者葡萄糖脑苷脂在网状内皮细胞内积聚,脂质在器官和组织沉积,累及骨髓、肝脾、骨骼及神经系统。法国的皮特医生在1882年首先报道了这种疾病。1964年科学家发现葡糖脑苷脂的集聚是由β-葡糖苷酶-葡糖脑甘酯酶(GBA)缺乏所致,这为戈谢病的诊断和治疗提供了理论依据。据估算,戈谢病在中国的发病率在二十万到五十万分之一,  Cerezyme 已于2008年在中国上市。

最初Ceredase由人体胎盘制成,所以这种药物的价格也很昂贵,一年大约需要15万美元。1994年Ceredase推出升级版Cerezyme,Cerezyme是基因工程技术利用仓鼠细胞CHO生产出来的生物药,但升级后平均价格上涨到20万美元一年。Cerezyme的成功也带来争议,Scripps研究院戈谢病治疗权威专家ErnestBeutler指出,对大多数病人只需使用这种药品标准剂量的四分之一就能起到治疗作用,这种药物的使用剂量大大超出了其实际需要剂量,所以医疗系统每年为每个戈谢病患者多支出20多万美元这是健赞公司不正当得利行为。还有专家指出Genzyme公司在Cerezyme上的开发成本非常低,因为这一药物的早期研发工作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完成的,而NIH将该药的生产授权给了Genzyme公司。

欧美、日本等政府都有不同程度的优惠扶持政策。并且孤儿药多为单基因突变致病,针对这些靶点的研发成功率通常会比较高。加上药物监管部门会减免孤儿药所需临床试验例数,大大加快了上市速度。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孤儿药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6%,高于普通药的20%,目前,全球孤儿药年销售额超500亿美元。

我国各类罕见病患者超过1000万人。在孤儿药相关法律和政策制定上,我们依旧是一片空白。孤儿药的研发也处于一片空白,罕见病患者的治疗药物只能依赖国外进口,面对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治疗费用,很多罕见病患者只能选择昂贵的进口药或者无药可用。中国CFDA并没有明确的罕见病和孤儿药定义,虽然在《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中有提及罕见病情况,可以减免临床试验例数但并没有实际操作的指南。

前段时间热热闹闹的“冰桶挑战”让渐冻人和罕见病出现在公众视野,热闹过后,希望医药监管部门和机构能出台可行政策和法规,给予孤儿药生产厂商优惠和支持,让他们有动力与能力研发、生产罕见病用药。让渐冻人和罕见病群体身体经历痛苦后,心不再渐冻。

备注:本文是an小安(@an小安,新药研发,制药产业观察)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推荐阅读:

FDA的发展与新药开发(1):从时间线看FDA前世今生

FDA的发展与新药开发(3):反应停事件

FDA的发展与新药开发(4):美国处方药申请者付费法案(PDUFA)

FDA的发展与新药开发(5):Hatch-Waxman Act法案(Hatch-Waxman Act)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