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环医药:斥资千万买下埃博拉药物jk-05进行商业化
金融时报 · 2014/10/10
由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旗下私募基金部分持股的四环医药,是中国各医院最大的处方药供应商之一。近日其宣布买下了中国军方研发的一种实验性埃博拉药物的商业化权利,并将与军科院合作开发后者研制的抗埃博拉病毒药物jk-05。


中国一家领先的仿制药公司买下了中国军方研发的一种实验性埃博拉药物的商业化权利,尽管医学专家们表示,这种药物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

由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旗下私募基金部分持股的四环医药,是中国各医院最大的处方药供应商之一。

四环在周三晚间宣布,其已向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 Sciences,简称“军科院”)支付1000万元人民币技术转让和药物开发费,并将与军科院合作开发后者研制的抗埃博拉病毒药物jk-05。

这种新药是目前大约15种抗埃博拉病毒的实验性药物之一,这些药物在世界各地实验室进行的细胞培养和动物试验中证明有一定效果。埃博拉疫情已导致西非近4000人死亡。此外,目前有十余种用于防止感染的疫苗正在进行安全性及效果评估。

世界卫生组织(WHO)正与国际伙伴合作,在疫情最严重的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等国对最有前途的药物快速安排临床试验,尽管外界对试验程序和哪些药物将投入试验仍不得而知。

加州马普生物制药公司(Mapp Biopharmaceutical)开发的三种抗体混合物ZMapp,迄今得到了最多的报道。其为数不多的可用剂量在8月份被用于7个病人,包括4名在西非受感染的西方医务工作者,但目前处于断货状态。

四环医药的一名发言人明确表示,该公司拟将jk-05开发为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除了抗埃博拉病毒外,还能对付流感、黄热病和其它病毒。该公司表示,该药具有“巨大”市场潜力,尤其是在中国抗击流感传播方面。

四环医药的创始人们曾是军医,20世纪90年代在繁荣的南方城市深圳进入医药行业。2001年,他们创立了四环医药,该公司随后接手了军科院在北京附近的制药厂。

“双方将共同努力,尽快将该药物推出市场,实现产业化,”四环医药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车冯升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声明称,这种药物“日前通过总后卫生部专家评审,获得军队特需药物批件”,并且“为中国防控埃博拉疫情提供了关键技术手段”。

但在通常公布临床试验信息的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hina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网站上,查不到该药的临床数据。军科院没有公开置评。

中国正急于成为率先研制出埃博拉治疗药物的国家之一,从而巩固其与可能受疫情影响的非洲国家之间的关系。但中国的医学专家们表示,缺乏有关该药的公开资料意味着,外界难以评估其前景。

“四环医药正在商业化jk-05的消息,可能加快该药在非洲投入使用的时间表,但我仍不相信它能在六个月内可用,”武汉大学医学病毒学研究所的杨占秋表示。

“中国没有埃博拉病毒的活体样本可以研究,进口病毒活体到中国进行研究是受到禁止的。中国科研人员所做的,不是基于病毒活体的研究,而是从公共数据库GenBank获得病毒的基因序列,据此制作出克隆病毒,然后对其进行研究,”他说。

专门研究中国医药市场的专家乔治•贝德(George Baeder)表示:“一般情况下,仅仅让药物进入临床试验和通过注册——即便得到中国药监局的快速通道处理,即便该药只求获得中国本土的批准——通常也需要至少五年。”

尽管研发埃博拉疫苗的努力在中国以外继续推进,但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的负责人8月份在官方电台上表示,中国没有研发相关疫苗所需的实验室。

  • 2020/02/13
    四环医药2月11日发布公告称,与印度注册公司印度熙德隆制药有限公司在制药领域达成合作框架协议。
  • 2014/12/13
    日媒称,富士胶片公司生产的治疗埃博拉出血热的特效药“法匹拉韦”(商品名Avigan)疑似遭到中国厂家仿制。除敦促中国政府开展调查外,富士胶片还计划提起诉讼,要求相关企业停止生产。
  • 2014/08/31
    世界卫生组织28日发表埃博拉疫情最新通报,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4国已有3069人感染,其中1552人死亡。世界各国都在积极研发埃博拉疫苗和药物。近日,我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历时5年研制的药物“jk-05”通过总后卫生部专家评审,获得军队特需药品批件。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