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药企十大雇主:诺华人数居首
E药脸谱网 · 2014/10/10
裁员,对于2014年全球最大的那十家制药企业都不是啥值得新奇的事儿。毕竟这些跨国大家伙们的收入很大程度取决于旗下重磅炸弹们的表现。当然并不是所有公司都在萎缩,例如诺华、强生、赛诺菲、罗氏、拜耳,在近一年都有小幅度的增长。其中最前列的诺华去年更是将旗下的员工数一举增加了6.24%,这意味着8000个新的职位。


裁员,对于2014年全球最大的那十家制药企业都不是啥值得新奇的事儿。毕竟这些跨国大家伙们的收入很大程度取决于旗下重磅炸弹们的表现,当专利悬崖来袭,收入锐减似乎是难以阻挡的现实,于是,若干个业务部门被出售或关闭,成千上万的职位被裁,以期找到新业务增长点到来前的平衡。

2012年是十年来专利悬崖情况最为严重的一年,因此至2013年底,总体员工数量下降了3%,总体销售额收入下降了3.6%,另一方面行业人员的人均销售额也在下降。

当然并不是所有公司都在萎缩,例如诺华、强生、赛诺菲、罗氏、拜耳,在近一年都有小幅度的增长。其中最前列的诺华去年更是将旗下的员工数一举增加了6.24%,这意味着8000个新的职位;但是今年这家巨头也在对自身的业务单元进行调查,他将疫苗业务单元整体交给了GSK从而获得GSK手上的肿瘤业务单元,同时又将动物保健业务出让给了礼来。

事实上,员工数量减少最显著的两家公司:一家是雅培,他2013年员工数下降了25%,即22000个工作岗位,但这主要是因为他将新药业务部门分拆出去成立了新公司艾伯维;另一家公司是辉瑞,裁员15%,即裁掉了13800个岗位,这主要因为他将动物保健分拆出去成立了硕腾。

看这些巨头们扩张或者瘦身,是一个有趣的事情。像辉瑞这样的公司,也许一两年以后他买进一家类似阿斯利康这样的公司,他的员工数又会迅猛增加55000人。


NO.1 诺华

2013年销售额:579.2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42.6836万美元

尽管2013年宣布裁员了1025人,诺华仍然有着全球制药企业里最大的雇员人数,但是另一方面,尽管瑞士巨头保持了温和的销售额增长,但是其人均销售额的产出在全球制药巨头的排行榜里还是处于后段班。

从2013年开始传出的业务单元削减计划在2014年4月落下了槌子,其CEO Joseph Jimenez宣布:将疫苗业务放入与GSK的换子交易中。此前,诺华曾经期望通过裁员来达到精简的目的,但是实际上,每个业务单元都在增加人,其品牌业务部门增了4000人,山德士加了1000人,爱尔康加了1500人。

这一年,诺华也试图反转这一趋势。1月份,他们在瑞士总部裁了500人,又关闭了一家在纽约的工厂裁掉另外525人,作为平衡,增加了其位于印度生产基地的工作岗位。

发生在4月的换子游戏会影响到诺华的方向选择。首先,诺华将疫苗业务整体出让给GSK,同时又将动物保健业务部门以5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礼来,此外将GSK的肿瘤业务单元纳入以期增长诺华在肿瘤产品线上的整体竞争力,最后诺华和GSK宣布联手建立一个消费者业务合资公司。这些情况,都会使得诺华的员工数发生较大的变化。

并购重组已经逐渐被排除在诺华未来策略之外了。诺华的传统是多元化战略,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才能够东方不亮西方亮。但是这一战略并不总是成功,这也是为什么Jimenez要在诺华提出精简机构,提升利润率的原因。

NO.2 强生

2013年销售额:713.1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55.6690万美元

在榜单上有一半的企业在2013年员工数有小幅增长,这其中包括强生。他的员工数仅次于诺华位列第二,而人均销售数的产出,则是次于辉瑞、罗氏和默沙东位列第四。

过去一年是Alex Gorsky作为CEO全面负责强生业务的第一年。他策划了制药业务部门的增长,通过新兴市场扩张的战略,和关键性药物的强势增长,例如治疗地中海风湿性关节炎的类克,抗炎症新药Stelara和治疗前列腺癌的Zytiga。

强生继续在新药审评获批上取得进展,在淋巴瘤和肝炎等领域,均有新药获得FDA的批准上市。此外,他还宣布了一系列的早期投资项目,以期望在此后若干年内获得成果。

强生去年开始计划将其临床诊断部门分拆出售,这一计划在2014年1季度完成,这将会影响强生在2014年的销售收入和员工数。凯雷以40亿美元的代价成功接盘。

NO.3 赛诺菲

2013年销售额:450.8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40.2022万美元

赛诺菲全球CEO魏巴赫在2013年尝试对于公司员工数量进行精简,但是失败了。这家全球第三大的制药企业雇主,曾经试图在2012年裁撤掉2500名员工,结果遭遇了来自法国工会组织的愤怒反击。赛诺菲步履蹒跚地仅裁掉了800人,但是仍面临着法国政府的强烈反对。

这家公司的总部位于巴黎,但是他发现正是自家后院在拖研发效率的后腿。魏巴赫在阐述其在法国裁员合理性的最有力证据之一就是其位于法国图卢兹的研发中心20年来没有产出过重要的药物;2013年至2015年,12个推出的新药中,仅有两个是出自法国。

法国研发体系的低效,和降低的销售收入都强迫着公司进行调整。在平庸的一年之后,魏巴赫带着改进的希望步入乐观的2014年,二季报后,赛诺菲股价上涨4%。

NO.4 葛兰素史克

2013年销售额:441.4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44.3897万美元

在艰难的2012年过去后,GSK的全球CEOAndrew Witty警告GSK需要在欧洲裁员,以冲抵下落的销售收入损失,但2013年过去了,这家英国最大的制药企业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Witty在制药巨头CEO俱乐部里算是改革派,所以GSK开始尝试一些新的变革。从2013年开始,GSK的研究数据越来越开放;其正在逐渐废除基于医生处方给予相应报酬的药品销售模式。

很多分析师认为他拥有产业里比较好的产品研发序列,在过去一年他的一些重要在研产品获得了批准。包括了第一个新型COPD治疗药物Anoro Ellipta,GSK期望它能获得巨大的成功,从而弥补Advair专利到期带来的巨大销售收入差额,Advair现在年销售额70亿美元,占GSK年销售额的20%。

但是,所有的新想法都需要实践来证明。GSK目前在中国遭遇一些困难,成为商业贿赂丑闻的主角,其指派的中国区总经理马克锐也因此面临刑事指控。

当然,另一个重要的变数是4月份宣布的与诺华之间的换子游戏:诺华获得GSK的肿瘤业务单元,而GSK获得诺华的疫苗业务单元,这将会使得GSK的员工数量在年末时出现较大的变化。

NO.5 罗氏

2013年销售额:523.1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61.4797万美元

尽管有点磕磕绊绊,但是2013年对于罗氏仍是愉快的一年。罗氏在2013年新增了3000个岗位,新增人员数仅次于诺华; 尽管增加了这么多的岗位,但其人均销售收入却稳居高位,仅次于辉瑞。

这家瑞士制药巨头的良性运转归功于其强势的销售增长势头,在2013年增长率是9.43%,肿瘤药之王的美誉名不虚传,赫赛汀、Avastin、Lucentis和Xeloda等等都获得了漂亮的成绩单。

罗氏面临一些挑战。此前罗氏功勋级的全球研发总监Hal Barron跳槽去了谷歌,他的职位由原主管肿瘤、血液临床部门的Sandra Horning接替。

NO.6 辉瑞

2013年销售额:515.8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66.3886万美元

辉瑞在2013年裁掉了15%的岗位,总计13800名员工,是名单里裁员第二大的巨头,仅位于雅培之后。这主要是因为辉瑞在这一年将动物保健部门整体剥离,成立硕腾公司,这减少了9800个岗位,接近其全年裁员总数的70%。

另外4000个职位被CEOIan Read强势瘦身法裁去,旨在成为一个更强有力的公司。在2011年失去超级重磅炸弹立普妥的专利保护之后,收入的锐减同样强以阻挡,2013年他的整体销售收入下降12%。所以他关闭了圣地亚哥、新加坡等地的研发分支机构,这种削减成本也使得辉瑞的人均销售产出位居这个榜单的首位。

近一年,Read尝试着将辉瑞内部业务重新划分为三个部门,两个部门聚焦在创新药物,而第三个部门则是被辉瑞称为“价值”部门的多个部分组成,这引发了进一步关于辉瑞会售出第三个业务部门的猜测。

在大量的裁员之后,辉瑞四处寻找新的并购重组对象,以重新梳理一个更好看一些的业务收入组合,在上半年,他以超出一千亿美元的代价求购英国第二大制药巨头阿斯利康。这个并购提议被一再拒绝,但是Read显然仍在继续寻找猎物,也许仍是阿斯利康,或者其它的公司。这意味着,下一步仍是裁员。

NO.7 默沙东

2013年销售额:440.3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57.9381万美元

默沙东全面裁员削减成本已经进行了好几年了。自从2008年以来,这已经是第四波大瘦身,受专利悬崖和仿制药激烈竞争的压力,默沙东在2013年裁员7000人。这个重组计划削减了默沙东25亿美元成本,但是也意味着32.4亿美元的销售收入损失。

这是一家曾经荣登全球制药冠军的企业,但是现在他与裁员的若干关键词紧密相联。自从当家花旦顺尔宁专利到期后,默沙东的高层们决定开始多种成本削减计划。但这不是惟一的麻烦,默沙东近年来在临床研发阶段的新药也接连遭遇挫折,一些曾经被寄予厚望的临床新药让管理层和股东们大失所望。

经过4年的裁员,默沙东总计裁去了近40000个岗位,即使如此,2013年底默沙东的销售收入下降了6.84%,CEO Kenneth Frazier仍认为瘦身计划没有完成,到2014年底,默沙东的员工数仍会再缩小。不久之前,默沙东与拜耳达成协议,以142亿美元的价格将默沙东的消费业务单元整体出售给拜耳,与之有相似命运的也许还会有默沙东的动物保健部门。

NO.8 雅培

2013年销售额:218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31.5942万美元

雅培2013年备受业界关注的一大举措就是将其创新业务部门分拆出去,单独成立了艾伯维。这带来了岗位的大量减少也解释了为什么雅培会位居裁员榜首位。将年销售额超过百亿美元的超级重磅炸弹修美乐剥离给艾伯维,对于雅培和其CEO Miles White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冒险,这意味着年销售额的大幅下滑。

剥离将使得雅培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几个重点领域中:诊断、营养品、品牌仿制药和医疗设备,2013年的继续削减成本抵消了其在成熟产品销售额上的下滑。加强重点至少让雅培表面上为投资者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稳步增长。

但是雅培并没有修整其现存的制药业务,最近他同意将成熟老药的美国之外市场销售授权给仿制药企迈兰,除了获得53亿美元,注册于荷兰的迈兰公司还可能带给雅培更低的税率。雅培近期的成功大部分来自于其对于新兴市场的开发。

雅培还有一部分增长来自不起眼的婴儿配方奶粉业务,2013年这一部门给他带来了64.7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尽管这一业务在中国遭遇了重大召回事件。

NO.9 拜耳

2013年销售额:259.7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46.3732万美元

过去的一年,拜耳医疗保健在很多方面是相对静态的一年,作为拜耳集团的医疗单位,他占据了集团总收入的一半。

在制药方面,拜耳取得了9.4%的增长,达到了112亿欧元,这主要归功于地中海贫血症药物Xarelto和眼科用药Eylea的强势增长,肿瘤药物Stivarga和Xofigo也是重要的助力。但是制药业务只是整体的一部分,他还包括消费者保健、医疗器械和动物保健等业务单元,增长基本趋缓。

值得关注的是,拜耳从辉瑞招募了一位57岁的新CEO Olivier Brandicourt担任新的领导者。去年底,他一举以30亿美元的代价将挪威制药商Algeta收入囊中,Algeta也是前述所提到的肿瘤药物Xofigo的合作伙伴。

但是潜在的大动作将使得拜耳的组织架构发生大变化,之前不久,他刚以142亿美元的代价收获了默沙东的消费品业务单元,这个业务单元在2013年有22亿美元的销售额,同时也有2250名雇员。

NO.10 阿斯利康

2013年销售额:277.1亿美元

人均销售额:49.9242万美元

在2013年之初,阿斯利康似乎会从这个榜单上消失,但是随着几桩业务单元的购入,使得这家英国公司以51500的雇员数重新又跻身进前十。

尽管在2013年最大一次裁员中一举起减员5000个工作岗位,CEO Pascal Soriot拍板以41亿美元并购进BMS的糖尿病事业单元又为AZ增加了4100名雇员。

员工的动荡还来自于阿斯利康将总部搬至英国剑桥,从而裁员了近1600名员工。自从Pascal Soriot 2013年开始全面执掌阿斯利康的帅印,他始终对于阿斯利康的未来趋势保持乐观。不过,近年来阿斯利康的日子并不好过,始终处于下行的通道中,2012年销售额下降17%,2013年再度下降8%,公司的重磅炸弹药物表现并不如人意。

这些销售额下滑因素,以及未来触底反弹的可能,使得阿斯利康成为并购市场上的标的,辉瑞就希望重新祭起其大并购的旧套路,通过并购阿斯利康获得新的产品组合以及欧洲较低的税率。但是由于英国人的骄傲和投资者的不确定性,阿斯利康得以拒绝辉瑞的联姻,尽管报价从4月初的1010亿美元一路攀升至1190亿美元。尽管联姻被断然拒绝,很多分析师都认为辉瑞会坚持努力。如果成功,辉瑞将在榜单上前进好几位,而阿斯利康会永远离开。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11/08
    11月6日,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跨国药企阿斯利康与印度太阳药业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将负责太阳药业多款肿瘤产品在中国的引进与推广,首批将引进两个肿瘤品种。
  • 2019/10/22
    像许多大型制药公司同行一样,默沙东也正在努力将重心更多地放在创新药物上。但作为该公司这一策略和持续转型的一部分,默沙东正在着手在美国范围内裁撤500个职位。
  • 2019/10/15
    每年的10月12日是世界关节炎日。关节炎泛指发生在人体关节及其周围组织,由炎症、感染、退化、创伤或其他因素引起的炎性疾病,可分为数十种,包含常见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痛风性关节炎等。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