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威斯腾促销

医患关系的难处:医生该不该披露“坏消息”

2014/09/29 来源:千人智库
分享: 
导读
在电视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医生从急救室出来,面对病患家属,无奈的表示“我们已经尽力了”,这类消息是众多医院“坏消息”之一。面对医生宣布的“坏消息”,病人和家属都会怎么看呢?医生又该做些什么?

随着科技和医学的进步,人们的预期寿命明显增加,从1980年到2003年,男性的平均寿命增加了4.8岁,女性的平均寿命增加了2.7岁。据预测,平均寿命的增加伴随着身体抱恙的时间变短,然而,这种预测并不真实,相反,更多的病人面临着身体一天天差下去的状况,而不是突然死亡。

此外,医疗技术的进步让病人即使患了绝症,也得以继续延续生命,这引起了人们对于临终护理的伦理和法律问题越来越多的关注。想象一下,如果你是医生,诊断出病患得了绝症,你会选择告知本人,或是告诉其家人,然后共同隐瞒吗?在美国,不管是法律还是医学伦理,都强调个人主义和自主性,做出有关自己就医决定的患者,有权利充分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即使如此,这种对“换消息”的披露仍是相对较新的现象。1960年时,仍有90%的医生表示不会将癌症诊断告知患者。美国是个多民族的大熔炉,不同民族、文化背景的患者怎样看待医生公开“坏消息”?美国苏必利尔湖州立大学的H. Russell Searight和Christine Larkin将研究论文发表在科研出版社英文期刊《Health》(健康)2014年9月刊上(点击查看原文),两位学者在研究中的目的是对相关研究进行系统回顾,检查披露“坏消息”的文化偏好,确定,美国不同文化、不同民族之间偏好的差异模式。

这项研究采用了图1的搜索词,进行了1200次单独搜索,初步筛选,找到了30条符合条件的搜索结果,然后仔细检查,又排除了15条(疑似14条?)结果。共有16条搜索结果满足纳入标准,又进一步划分为7个定量研究和9个定性研究,图3-5。这个研究进一步按种族和目标人口划分。代表性种族包括:非裔美国人、西班牙裔美国人、韩裔美国人、日裔美国人、波斯尼亚裔美国人,以及生活在加勒比海地区、祖先为印度人的美国人,还有俄裔美国人。

在研究中,对以上族群披露“坏消息”的偏好进行鉴定,包含了老年人、病人、医疗服务者和普通人群这些样本。西班牙裔、亚裔和有东欧背景的美国人,与其他两个族群在披露偏好上有少许不同。研究表明,在一起接受调查时,文化、族群上占劣势的美国人多数更倾向于直接披露的信息,如诊断、治疗方案和预后诊断。而与其他族群分开进行审查时,西班牙裔、亚裔和东欧背景的美国人更愿意不公开、不用语言的暗示,或是变相的披露。

相比较而言,这些族群的这种改变,比一般美国人口更大;与美国白人、有西欧背景的人相比,更多的美国少数族群倾向于不披露“坏消息”。

住在美国的西班牙裔、亚裔和有东欧背景的美国人,对披露的偏好似乎也与不住在美国的同伴有差异。例如,日裔美国人就比不住在美国的日本人更接受披露“坏消息”。总之,按照愿意披露的程度从大到小排列为:美国多数族群>美国少数族群>少数族群在自己国内的同伴。

对于医疗服务者,这项研究的意义在于,提醒他们在进行临终护理时,要关注病患对“坏消息”披露的可接受度,建立良好的医生-病患关系,获取患者的信任。小编记得2013年有一部医学美剧,叫《周一清晨》,在国内反响不错,可以很好地了解美国的医疗现状,没看过的可以找来看看哦。

原文链接http://www.scirp.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49615

备注:本文由刘静竹编译,本文版权属于科研出版社,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