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G抑郁症诊疗:“皇帝新装”式的骗局
财新网 · 2014/09/22
一款近年来为数十家医院采用的“脑神经递质检测仪”(EFG,Encephalofluctuograph),实为一个“皇帝新装”式的骗局。《新世纪》周刊,最近揭开了这个骗局的台前幕后。


一款近年来为数十家医院采用的“脑神经递质检测仪”(EFG,Encephalofluctuograph),实为一个“皇帝新装”式的骗局。最新一期财新《新世纪》周刊发表封面文章《EFG做局》,揭开了这个骗局的台前幕后。

关于EFG的宣传称,这款仪器能“无创定量检测去甲肾上腺素、5-羟色胺、多巴胺等六种中枢神经递质”,“为精神疾病专家提供科学、精准的检查结果”;“治疗3至7天病情明显好转,一个月内头痛、失眠、抑郁症、心理障碍等症状基本恢复正常”;且这项技术“经过美国药监局FDA、中国药监局SFDA和欧洲CE的权威认证,已成功申请中国、美国、日本、欧盟等发明专利”。

经财新记者核实,美国FDA和欧洲CE并没有对其进行过认证。同样,财新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医疗器械数据查询中,以“EFG”、“脑神经递质”为关键字搜索,均无查询结果。

财新记者采访诸位医学专家,他们均认为EFG测出的数据“毫无参考价值”。首先,要检测神经递质,必须抽取检测脑脊髓液,仅在头皮上接导线的“无创法”,很难测到数据;其次,精神疾病的神经递质的改变,还只是科学假说;第三,由于神经递质在不同脑区的含量可能不同,且这种含量还会随着脑功能不断变化,因此即使测出一个时点的神经递质,也没有用处。

财新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EFG的真身,其实是“脑涨落图仪”,而在医院使用时,则声称是“神经递质检测仪”。如此移花接木,一方面可以收取昂贵的检测费用,另一方面可以“钓”住患者长期接受治疗。

事实上,这些医院已经以EFG检测为龙头,形成一条连环生财之道:先做EFG检测,收费从150-800元不等;之后医生根据检测报告制订物理治疗、推拿针灸以及服用的中药,从本已焦头烂额的患者那里源源不断攫取钱财。

财新记者采访了一个患者,短短半年时间花费近20万元,治疗毫无效果,病情反而愈加严重。另一个女患者做完EFG后,医生给她安排了一整套中药和物理治疗,花费近5万元。

EFG的生产商之一深圳康立高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代表告诉财新记者, “它(脑涨落图仪)的效益是非常高的。很多院长私底下跟我们说,你们给我们送来了印钞机。”

在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的官网上,财新记者看到10家授权医院。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北京,就至少有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北京军颐中医院、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等八家医院在使用EFG检测。

在EFG一生产厂家提供的推介材料中,财新记者另外发现一份包含40家医院的用户名单,其上印有“商业机密,妥善保存”的字样。用户名单中不乏三甲医院。

此外,财新记者用“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脑涨落图仪”为关键字在谷歌进行搜索,发现至少还有20余家医院在使用EFG。

北京安定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西英俊对财新记者说:“一个没有经过科学实践证实的、也没有国内外教科书明确阐明原理的检查,推广到临床上,是不负责任的。它可能会误导患者,做出错误的判断。”一款近年来为数十家医院采用的“脑神经递质检测仪”(EFG,Encephalofluctuograph),实为一个“皇帝新装”式的骗局。最新一期财新《新世纪》周刊发表封面文章《EFG做局》,揭开了这个骗局的台前幕后。

关于EFG的宣传称,这款仪器能“无创定量检测去甲肾上腺素、5-羟色胺、多巴胺等六种中枢神经递质”,“为精神疾病专家提供科学、精准的检查结果”;“治疗3至7天病情明显好转,一个月内头痛、失眠、抑郁症、心理障碍等症状基本恢复正常”;且这项技术“经过美国药监局FDA、中国药监局SFDA和欧洲CE的权威认证,已成功申请中国、美国、日本、欧盟等发明专利”。

经财新记者核实,美国FDA和欧洲CE并没有对其进行过认证。同样,财新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医疗器械数据查询中,以“EFG”、“脑神经递质”为关键字搜索,均无查询结果。

财新记者采访诸位医学专家,他们均认为EFG测出的数据“毫无参考价值”。首先,要检测神经递质,必须抽取检测脑脊髓液,仅在头皮上接导线的“无创法”,很难测到数据;其次,精神疾病的神经递质的改变,还只是科学假说;第三,由于神经递质在不同脑区的含量可能不同,且这种含量还会随着脑功能不断变化,因此即使测出一个时点的神经递质,也没有用处。

财新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EFG的真身,其实是“脑涨落图仪”,而在医院使用时,则声称是“神经递质检测仪”。如此移花接木,一方面可以收取昂贵的检测费用,另一方面可以“钓”住患者长期接受治疗。

事实上,这些医院已经以EFG检测为龙头,形成一条连环生财之道:先做EFG检测,收费从150-800元不等;之后医生根据检测报告制订物理治疗、推拿针灸以及服用的中药,从本已焦头烂额的患者那里源源不断攫取钱财。

财新记者采访了一个患者,短短半年时间花费近20万元,治疗毫无效果,病情反而愈加严重。另一个女患者做完EFG后,医生给她安排了一整套中药和物理治疗,花费近5万元。

EFG的生产商之一深圳康立高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代表告诉财新记者, “它(脑涨落图仪)的效益是非常高的。很多院长私底下跟我们说,你们给我们送来了印钞机。”

在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的官网上,财新记者看到10家授权医院。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北京,就至少有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北京军颐中医院、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等八家医院在使用EFG检测。

在EFG一生产厂家提供的推介材料中,财新记者另外发现一份包含40家医院的用户名单,其上印有“商业机密,妥善保存”的字样。用户名单中不乏三甲医院。

此外,财新记者用“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脑涨落图仪”为关键字在谷歌进行搜索,发现至少还有20余家医院在使用EFG。

北京安定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西英俊对财新记者说:“一个没有经过科学实践证实的、也没有国内外教科书明确阐明原理的检查,推广到临床上,是不负责任的。它可能会误导患者,做出错误的判断。”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