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 Psychiatry:抑郁症诊断新方法 验血检测RNA标志物
果壳网 · 2014/09/18
美国西北大学医学院的研究者创立了第一种用于诊断成人重症抑郁的血液检测方法。与以往的主观诊断方式不同,这项检测通过测量9种血液中的RNA标志物来判断抑郁症,它可以为抑郁症提供客观、科学的诊断技术。


美国西北大学医学院的研究者创立了第一种用于诊断成人重症抑郁的血液检测方法,与以往的主观诊断方式不同,它可以为抑郁症提供客观、科学的诊断技术。这项检测通过测量9种血液中的RNA标志物来判断抑郁症,此外,这些标志物的变化也能显示哪些患者会从认知行为治疗中获益。研究结果发表在9月16日的《转化精神病学》(Translational Psychiatry)期刊上。

“研究结果清楚地表明,你可以通过一种以血液样本为基础的实验室检测,来为诊断抑郁症提供科学客观的依据,这就好像是诊断高血压或高脂血症那样。”发明这种检测方法的伊娃•勒代(Eva Redei)这样说,她是西北大学芬伯格医学院的精神病学及行为科学教授。勒代表示:“这项检测将心理健康的诊断方式带入了21世纪,并且提供了针对抑郁症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的可能。”勒代之前也曾进行过青少年抑郁症血液检测的研究。

目前的抑郁症诊断方法是基于主观的判断,它所依据的往往是一些特异性不强的症状,例如情绪低落、易疲劳以及食欲改变等,这些症状在很多心理或生理问题当中都会出现。抑郁症的诊断也很依赖于患者自主反馈症状的能力,以及医生解读这些症状的能力。但抑郁症患者往往会对他们的症状轻描淡写,或者并不恰当地描述自己的症状。

“精神健康的问题早在100年前就成为医学的一部分了,那时医生只能通过症状来诊断疾病或者功能障碍。”论文的另一作者大卫•莫尔(David Mohr)说,他是芬伯格行为干预技术中心的主任,也是一名预防医学教授。莫尔表示:“这项研究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希望,使我们在不远的未来可以采用它进行诊断及治疗决策。”

“目前我们知道,药物治疗和心理疗法都是有效的,但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 莫尔说,“我们知道药物治疗和心理疗法的联合治疗效果会更好,但我们并没有采用有序的方法进行治疗的组合。如果有这样的血液检测,可以使我们更好地选择个体化的治疗方式。”

重症抑郁障碍(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每年都在影响着6.7%的美国成人群体,而且这个数字还在逐年升高。目前从患者发病到诊断一般有2~40个月的延迟,而且延迟的时间越长,治疗的难度就会越高。据估计,在基层医疗中约有12.5%的患者存在抑郁问题,但只有一半可能会得到诊断。这项生物学为基础的检测可能会为我们提供更及时和准确的诊断。

这项研究纳入了32名患者,年龄从21到79岁不等,他们都在临床观察中被独立地诊断为抑郁症。同时,研究还选取了32个同年龄段的非抑郁症个体作为对照。有一些患者一直在进行着长疗程的抗抑郁治疗,但是抑郁的情况仍未解决。

在治疗前的基线数据中,西北大学的科学家发现了9种RNA血液标志物,这些标志物的表达水平在抑郁症患者与对照人群之间差异非常显著。这些标志物有着诊断抑郁症的潜力。在经过18周的认知行为治疗后,特定标志物表达水平的改变可以从所有抑郁症患者中鉴别出哪些患者对治疗的反应更好。研究作者提到,这是第一个成功体现认知行为治疗的生物学“指示剂”。

研究中还发现,即使是已经通过治疗得到缓解的抑郁症患者,他们在9种RNA标记物中仍有3种与对照组存在明显差异。这可能表示,这些人仍然存在抑郁的隐患。

勒代,以及儿童及青少年精神疾病研究教授大卫•劳伦斯•斯坦(David Lawrence Stein )表示,这3种标志物在未来或许能帮助我们达成鉴别抑郁症倾向的目标,甚至在患者没有抑郁发作表现的时候,也可以通过标志物来发现它。

莫尔表示:“如果我们可以知道哪些患者更容易出现抑郁症复发,那么我们就能对他们进行更密切的监测。对这部分患者我们可以考虑采用抗抑郁药物的维持剂量持续治疗,或者进行持续的心理治疗,来减少未来抑郁发作的严重性,并延长抑郁发作的间隔。”

接下来,勒代计划在更大的人群样本中验证研究结果。她同样希望知道,这项检测是否可以鉴别重度抑郁和双向情感障碍。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02/15
    2019易贸生物产业大会(EBC),作为每年中国生物产业不可错过的盛会和活动,正在如火如荼地筹备中。
  • 2019/01/25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近日批准Hologic公司生殖支原体检测产品Aptima Mycoplasma genitalium Assay,帮助诊断生殖支原体(Mycoplasma genitalium,MG)的性传播感染(STI)。
  • 2019/01/25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员高光侠团队在《细胞》发表研究称,首次发现了新的宿主抗病毒因子,可抑制人类免疫缺陷病毒1型(HIV-1)蛋白质翻译过程中的程序性-1位核糖体移码,从而抑制病毒在细胞内复制。
查看更多
  • Association between serotonin transporter genotype, brain structure and adolescent-onset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 longitudinal prospective study

    The extent to which brain structural abnormalities might serve as neurobiological endophenotypes that mediate the link between the variation in the promoter of the serotonin transporter gene (5-HTTLPR) and depression is currently unknown. We therefore investigated whether variation in hippocampus, amygdala, orbitofrontal cortex (OFC) and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 volumes at age 12 years mediated a putative association between 5-HTTLPR genotype and first onset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MDD) between age 13–19 years, in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174 adolescents (48% males). Increasing copies of S-alleles were found to predict smaller left hippocampal volume, which in turn was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risk of experiencing a first onset of MDD. Increasing copies of S-alleles also predicted both smaller left and right medial OFC volumes, although neither left nor right medial OFC volumes were prospectively associated with a first episode of MDD during adolescence. The findings therefore suggest that structural abnormalities in the left hippocampus may be present prior to the onset of depression during adolescence and may be partly responsible for an indirect association between 5-HTTLPR genotype and depressive illness. 5-HTTLPR genotype may also impact upon other regions of the brain, such as the OFC, but structural differences in these regions in early adolescence may not necessarily alter the risk for onset of depression during later adolescence.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