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AS:人傻请不要怪基因!
中国科学报 · 2014/09/11
最近,一个国际研究团体对超过10万人的基因组进行了对比研究,发现有3个基因变体和智商(IQ)有关,但是它们的影响却微乎其微。相关论文发表在最近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


Nature网站9月8日报道,寻找智力基因的科学家正举步维艰,针对人类认知所进行的最大、最严格的基因研究之一,其结果已变得无法确定。专家们承认,即使要令人信服地确认一个对智力及其它行为特征有影响的微小基因,也可能需要搜寻超过100万人的基因组。

过去人们对双胞胎的研究再次证明智力、个性及其它行为特征有其基因基础,但要把智商与DNA中的某个特定变异联系在一起,却带来了大量不可重复的结果。批评人士认为,由于受希望想法和不严格统计的影响,破坏了研究中的一些方法。

国际合作团体“社会科学遗传学联合会”的研究人员希望借鉴医学基因学的方法,更严格地研究基因是怎样影响行为的。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他们对比了126000多人的基因组,发现有3个基因变体与个人的受教育年数或他是否上过大学有关。但这些变体的影响非常小——每个变体与人们的受教育时间是否多出一个月有关联。

在最新研究中,研究小组再次在106000人身上寻找与受教育时间有关的基因变体,这些人中有一部分参加过2013年的研究。他们挑选出了69个与人们受教育水平关系更密切的基因变体。为了与智商建立更直接联系,还把每个基因变体与进行过认知能力测验的24000人的基因组进行了交叉核对,结果发现有3个基因变体同时与受教育水平和较高的智商分数。

在智商测试中,这3个基因变体每个贡献了平均0.3点(约2/3的人智商分数在85到115之间),这意味着一个人如果拥有每个变体的两个副本,他在智力测试中的分数会比没有这些变体的人高1.8分。

该研究共同负责人、美国康奈尔大学社会科学家丹尼尔·本杰明说,由于这些基因变体还和身高等其它复杂特征有关,单独分析时它们对智力的影响约为1/20。但要想找到普遍的基因变体来解释与人们智商分数、受教育水平及其它行为特征有关的15%的变异,还需要研究超过100万人。

“由于影响如此之小,它们表示失败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爱尔兰都柏林圣三一学院神经遗传学家凯文·米切尔说,“智力由认知测验、受教育水平等替代性评估来表现,虽然它确实有几分可以遗传,但认为智力特征是由普遍的基因变体所决定,这一观点在大量人口中未能证实。”

“我们也并非一无所获。”本杰明说,他和同事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努力可能落得一场空,还是有一些发现,比如许多基因都会影响人们的智力特征,只是每个的影响都非常小,这也有助于未来研究。

延伸阅读:

'Smart genes' prove elusive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Common genetic variants associated with cognitive performance identified using the proxy-phenotype method

    e identify common genetic variants associated with cognitive performance using a two-stage approach, which we call the proxy-phenotype method. First, we conduct a 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 of educational attainment in a large sample (n = 106,736), which produces a set of 69 education-associated SNPs. Second, using independent samples (n = 24,189), we measure the association of these education-associated SNPs with cognitive performance. Three SNPs (rs1487441, rs7923609, and rs2721173) are significantly associated with cognitive performance after correction for multiple hypothesis testing. In an independent sample of older Americans (n = 8,652), we also show that a polygenic score derived from the education-associated SNPs is associated with memory and absence of dementia. Convergent evidence from a set of bioinformatics analyses implicates four specific genes (KNCMA1, NRXN1, POU2F3, and SCRT). All of these genes are associated with a particular neurotransmitter pathway involved in synaptic plasticity, the main cellular mechanism for learning and memory.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