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贝康招聘

David S. Seres:吃什么才健康?为何专家也没个准主意?

2014/08/15 来源:Seres专栏
分享: 
导读
你是否曾经纳闷,为什么营养专家关于健康饮食的观点经常改变?过去六个月里,许多专家和营养组织发布了众多膳食指南,包括吃什么能预防癌症,加工食品是否真正意义上的食品,摄入脂肪与心脏病是否有关联,如何通过饮食来控制糖尿病等。

营养和疾病之间的相关性尚缺乏论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应该让患上癌症以及其他疾病的人感到自责。

我不是说我们应该摈弃所有的膳食建议。事实上,我觉得最近几个指南给出的建议还不错。但我也知道它们并非确定无误,而普通民众也是如此。当专家们频繁改变看法时,我们传递出来的讯息是:干脆什么膳食指南都别理会了。

但愿有朝一日,所有关于饮食与疾病关系的大规模、有效的长期随机研究都不缺资金了。而在此之前,营养专家必须让自己和公众都认识到,他们的观点基于的数据有优点也有不足。你是否曾经纳闷,为什么营养专家关于健康饮食的观点经常改变?过去六个月里,许多专家和营养组织发布了众多膳食指南,包括吃什么能预防癌症,加工食品是否真正意义上的食品,摄入脂肪与心脏病是否有关联,如何通过饮食来控制糖尿病等。美国农业部(USDA)以及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明年也将发布膳食指南,目前已引发关注。

这些新的膳食指南与以往的多数指南一样,对我们了解饮食和疾病之间的因果关系帮助不大。更糟糕的是,它们还可能连累营养科学的信誉。此外,这类膳食指南往往未经严谨的科学研究,却常常暗示人们:你能控制自己是否会得某种疾病,因此如果患病就是你自己的错。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资金问题,以及缺乏资源进行有助于解答最紧迫问题的研究。执着于给出建议,却未进行适当的研究来论证观点,这会在无意中造成有害影响。

营养研究与所有的医学研究一样,难度大且成本高昂。而营养研究甚至比其他医学领域的研究更复杂。首先,很多设计精良的研究最后却失败了,原因是研究对象无法坚持指定的饮食,譬如要求研究对象饮食中少放盐,但这样的食物最初可能令人觉得淡而无味。

其次,饮食的改变可能导致许多其他变量同时发生改变。例如,要判断低蛋白质饮食是否能降低患癌症的风险,相关研究中就可能要求少吃烧烤或加工肉食,而这些肉食可能含致癌物质。考虑到这些重合效应以及研究对象间的细微差别,有关饮食改变的研究往往需要数万名参与者。

第三,饮食的影响是细微的,为了观察到任何改变,研究人员可能需要跟踪观察研究对象数十年。

在营养学以及整个的医学研究中,研究人员主要依赖两种研究:随机化研究和观察性研究。

进行随机化研究时,通常选择一群有特定相似之处的研究对象,随机指定处理方式,而具体到营养学研究就是指定不同饮食结构。研究人员而后观察研究对象,看不同处理方式对他们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因为研究对象近似,且随机指定不同处理方式,因此研究人员能够从中发现一定的因果关系。

而观察性研究则选择目标人群,观察两个现象是否经常同时出现,譬如微笑和快乐。这种研究相对容易,且成本不高,因此更常用,但这类研究往往只能得出对因果关系的假设。而多数膳食指南正是基于这类研究。

观察性研究不仅无法确定因果关系,甚至常常会误导,因此基于这些研究结论的饮食建议可能带来害处。当观察性研究发现两种现象同时发生时,很可能其实更主要是基于未知的第三方因素,而非研究者得出的结论。

譬如观察性研究发现饮食中抗氧化维生素含量较高的人,患癌症的机率较低。但适当的随机研究却发现,饮食中补充抗氧化维生素,反而可能提高患癌症的风险。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我们听到的不同饮食建议彼此相去甚远。

因为经常看到相互矛盾的膳食指南,公众当然有权质疑指南的可信度。如果营养专家不告诉公众研究中存在的不足,甚或自己都不承认这样的不足,公众对营养专家的信任会进一步削弱。我担心的是,若我们继续让我们的饮食建议听起来十分明确,传递出来的讯息就是:我们不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或者不需要更多资金支持研究。

还有另一个问题,是由于专家对自己的研究表现得过于自信。于是从膳食指南中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你患上癌症或其他“可预防的”疾病,那就是你自己的错。我诊治了数千名癌症患者,其中很多患者感到失败、懊悔以及遗憾,他们认为自己原本可以采取措施避免得病的。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