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EMBO:50岁的老人

2014/07/11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诞生于1964年,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今年将迎来它的50华诞。但是如同一位身体不灵便的老人,刚到50岁时就开始步履蹒跚了。而他的竞争对手冷泉港实验室、洛克菲勒基金会年岁比他还大,但是仍旧身板硬朗,健步如飞。


图为EMBO现任主席Maria Leptin在颁奖仪式上

诞生于1964年,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European Molecular Biology Organization)今年将迎来它的50华诞。但是如同一位身体不灵便的老人,刚到50岁时就开始步履蹒跚了。而他的竞争对手冷泉港实验室(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年岁比他还大,但是仍旧身板硬朗,健步如飞。

上世纪中叶,很多欧洲顶级科学纷纷离开,来到美国,并构成了这个国家新技术领域的核心。欧洲各国在挽回科学家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就是他们努力的成果之一,该组织入选了79名诺贝尔奖获得者成立委员会,激励欧洲的年轻人。会议选举佩鲁兹作为第一届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主席,约翰•肯德鲁为首任秘书长,140位生物学家为EMBO成员。到2013年,EMBO负责人为德国科隆大学的发育生物学家玛丽亚•拉普丁,而其成员数已经壮大到了1600人,他们都是生命科学领域顶尖的研究人员(其中有57人获得过诺贝尔奖)。华人科学家入选该组织的有王晓东、杨焕明、李家洋和施一公。

成立之初,该组织的主要目标就是支持最优秀的处于不同阶段的学术科研人员,促进科学信息的交流,在欧洲建立使科学家得以做出最优秀工作的学术研究环境,提供多种基金和鼓励女性在科学上发挥积极作用,在奖励方面,EMBO还设立了金质奖章和妇女科学奖。

但是如果撇开这些成就,我们拿它同美国的生命科学发展相比,欧洲已经明显落后了一大截。在二战后的诺贝尔奖名单上,美国一国就独占半壁江山,而欧洲已经不再是工业革命时期,锐意进取,快速前进的欧洲,它变得衰老了起来。纷繁复杂的审查,犹豫不决的裁定,各方利益的平衡,都让它在做一个重大决策时,显然缓慢而沉重。

在科学上亦是如此。2000,EMBO的会员国已经扩展至东欧,数量已达到40个,这些国家与西欧会员国经济差距较大,这使得EMBO很难平衡彼此的利益,加上众多的民族,不同的文化,语言使得沟通起来效率缓慢,加上不同国家的会员退休金等琐碎的问题,让EMBO头疼不已。下一个50年,它在促进欧洲的生命科学发展还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不得而知。

参考文章:EMBO的诞生及其学术背景(文汇报/金由辛)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