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新一代抗体药物盘点

2014/06/20 来源:医药经济报
分享: 
导读
抗体药物已成为整个制药行业中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 目前,基于新一代技术平台,有70只产品正在进行临床开发。本文盘点了新一代抗体药物,包括ADC、工程抗体、多特异性抗体、非免疫球蛋白配体等。


目前,基于新一代技术平台,有70只产品正在进行临床开发,绝大多数都处于Ⅰ期研究中。肿瘤无疑是最主要的领域,其中50%的肿瘤单克隆抗体新药属于新一代抗体。这些改变将增加新产品疗效,并提供产品差异化和生命周期管理的机遇。

抗体-药物共轭物

抗体-药物共轭物(ADC)是最为耀眼的新抗体技术平台。ADC通过化学链接器把细胞毒剂连接到单克隆抗体。通过靶向递送化学治疗剂直接作用于癌组织,ADC可增加单克隆抗体的临床疗效,并降低全身给药的细胞毒性作用。

第一只ADC产品是惠氏的麦罗塔(吉妥单克隆抗体-奥加米星),属于卡奇霉素与CD33特异性单克隆抗体共轭物,用于治疗急性髓系白血病(AML),在2000年获批上市,但2010年由于对其安全性的担忧而退市。

ADC开发的新平台,如西雅图遗传学公司和ImmunoGen公司的靶向性抗体有效载荷平台(TAP)已经出现。在2011年底,西雅图遗传学的CD30-特异性单克隆抗体Adcetris(brentuximab vedotin)偶联到抗有丝分裂剂monomethyl auristatin E(MMAE),用于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的治疗,成为第一个获得美国FDA批准的新一代ADC。但可能由于供应链和商品的成本高问题,该产品的商业化杳无音信。

第二只获得批准的新一代ADC是基因泰克/罗氏的Kadcyla(ado-trastuzumab-emtansine),在2013年初获得批准。ado-trastuzumab-emtansine和罗氏2012年获得批准的单克隆抗体 Perjeta(帕妥珠单抗),都是被开发为罗氏另一只单克隆抗体赫赛汀(曲妥珠单抗)的延伸使用,通过不同作用机制靶向于HER2 (也称ERBB2)。Perjeta抑制HER2-HER3的二聚化,而ado-trastuzumab-emtansine提供了一个细胞毒性有效载荷输送到细胞中。这些药物也可以与曲妥珠单克隆抗体的联合或者辅助使用。

未来有望获得批准上市的新一代ADC还包括:Celldex/西雅图遗传学的CDX011 (glembatumumab vedotin),靶向作用于糖蛋白非转移性黑色素瘤蛋白B (GPNMB),在美国获得加速批准试验。

工程抗体

现有的单克隆抗体开发过程经常应用铰链工程与亲和力成熟技术。新一代抗体开发的一个目标是Fc区域工程,以增加与效应细胞Fcγ受体的结合。这涉及到修饰的抗体糖基化模式或Fc区突变的氨基酸。糖工程是更需要验证的方法,目前有两大平台:日本制药商协和发酵麒麟的Potelligent和罗氏下属子公司GlycoMab的GLYCART。

协和发酵麒麟的Poteligeo (mogamalizumab),是第一只糖基化修饰增强效力的单克隆抗体,2012年在日本批准,用于CC-趋化因子受体4 (CCR4)表达T细胞白血病-淋巴瘤和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的成年患者。

另外3只糖基化修饰的单克隆抗体正在开发中:MedImmune公司/协和发酵麒麟合作开发的benralizumab,治疗哮喘适应症研究处于Ⅲ期临床试验阶段;同样是这两家公司合作开发的MEDI-551,用于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和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的研究处于Ⅱ期临床试验阶段;生命科学制药/协和发酵麒麟合作开发的ecromeximab,用于治疗转移性黑色素瘤的研究处于Ⅱ期临床试验阶段。在糖基化修饰的单克隆抗体中最为突出的是基因泰克的Gazyva (obinituzumab),在2013年11月获得FDA"突破性疗法"认定。Gazyva靶向于CD20,有望成为罗氏白血病治疗药物美罗华(利妥昔单抗)潜在的微型"重磅炸弹"继任者。

其中基于氨基酸突变的Fc工程方法,最先进的是"XmAb"(XENCOR)方法。领先的候选物是XENCOR/MorphoSys公司的MOR208,目前处于Ⅲ期临床试验阶段,靶点是CD19,用于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和非霍奇金淋巴瘤。Fc区氨基酸突变可以通过改善与效应细胞的结合,提高抗体依赖型细胞介导的细胞毒作用和补体依赖型细胞毒作用,但同时也会由于提高了与新生儿Fc受体(FcRn)结合而导致半衰期延长。

多特异性抗体

在20世纪90年代,Medarex公司最早开发多特异性抗体,但没有获得成功。2009年,德国费森尤斯终于把Removab(catumaxomab)推向市场。Catumaxomab是三特异性抗体,适应症是恶性腹水。虽然该产品的临床和商业潜力受到了限制,但它已验证了多特异性的概念。目前,多种技术平台都能够开发多特异性抗体,不过还没有双特异性抗体进入到Ⅲ期临床试验阶段。

然而,Micromet公司(2012年被安进收购)的双特异性T细胞接合器(BiTE)平台备受关注。BiTE抗体靶向于CD3,进而与肿瘤特异性抗原联合发挥作用激活T细胞来对抗癌症。领先的候选物blinatumumab,目前已完成治疗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的Ⅱ期临床试验。其他显著技术包括MacroGenics公司的DART平台,不过至今尚未有候选物进入到临床试验。

非免疫球蛋白配体

另一种方法已经完全抛弃抗体支架,通过对配体修饰实现抗体样治疗功能,这就是非免疫球蛋白配体。在这方面,眼力健/Molecular Partners公司合作开发的DARPin(设计的锚蛋白重复蛋白)AGN-150998处于Ⅱa期临床试验阶段,靶向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局部治疗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AMD)已经引起特别关注。另一只VEGF-靶向新一代抗体与非免疫球蛋白支架结构是Adnexus公司(已被百时美施贵宝收购)的Angiocept(pegdinetanib),治疗胶质母细胞瘤,结肠直肠癌和非小细胞肺癌(NSCLC)研究处于Ⅱ期临床试验阶段。然而,这些替代支架还没有能够完成Ⅱ期临床试验的。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