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Stiffler:一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可穿戴创业者
Tech2IPO · 2014/06/19
Chris Stiffler是一名哮喘病患者,他设计的产品是一款可以帮助哮喘病患者检测呼吸质量、防止发生哮喘名为Wheezy的可穿戴设备,遗憾的是产品还未上市,这位年仅35岁的创业者就离开了人世。


Chris Stiffler 想帮助人们控制自己的哮喘病,所以他设计了一款随身携带的呼吸检测仪和一个手机应用程序来完成这项任务。但是这些东西并没有拯救他。

跟许多创业者一样,Chris Stiffler 也怀抱着改变世界的心态开发产品,他也在亲身经历着这一过程。他的经历就是一场严重的哮喘病。他给出的产品是一款名为 Wheezy 的检测仪,一个可以帮助哮喘病患者检测呼吸质量、防止发生哮喘的可穿戴设备。

本文作者为 ReadWrite 网站作者 Selena Larson,原文发表在 ReadWrite 网站。


今年,笔者通过美国凤凰城的一个科技社区认识了 Stiffler,他在此之后经历了一场非常严重哮喘病,需要住院治疗,当时他自己一个人盯着哮喘开了 2 小时、30 英里才达到医院。在开车的路上,他发现他即将面临死亡,同时也获得了死亡前的那段宁静。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用一只破笔潦草地在登记表上写下“哮喘病发作”,因为他已经无法吸入足够的空气来说话。

两个月前,Stiffler 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我当时能想到的只是‘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可能见不到老婆、孩子了’。”

在医院恢复期间,Stiffler 匆匆用代码写出了一个可以让他记录呼吸信息的应用程序。但是他发现手动输入数字实在繁琐,就在这段时间内,他有了开发 Wheezy 这款设备的想法,这款设备可以自动检测并记录哮喘病人的呼吸信息,可以用来预测哮喘发作。他自己做了一个原型产品,然后自己亲身试验。

Wheezy 基本上已经做完了。Stiffler 的创业公司 Vicinity Health 本来计划很快进行第一次测试。但是这一计划因为 Stiffler 上周突发的一次严重哮喘病而临时终止,这一次,Stiffler 没有挺过来。Wheezy 已经预测到了 Stiffler 的哮喘病,但是它发出的警告却没有救活它的发明者。

这名创业者,享年 35 岁,离开了他的妻子,两个年弱的孩子和一个即将成就一番大事业的创业公司。

等待呼气

哮喘病是一种慢性呼吸道疾病,病发时呼吸道收缩、胸痛、呼吸急促等。哮喘病的长期治疗需要病人避免接触卷烟烟雾等可能触发哮喘病的物质,使用药物来放松呼吸道,追踪呼吸系统的变化以找到可能使病人哮喘恶化的信号。

如果要追踪病人的肺功能,哮喘病人需要对着肺活量计吹气,检测肺部呼出和吸入的气体含量(有些简单的设备又被叫做“尖峰吐气流量计”)。但是检测的这个过程很繁琐。有些手机应用程序也允许病人追踪他们的呼吸信息,但是需要用户手动输入数据。


Stiffler认为Wheezy可以简化这一过程,并给病人带来更多好处,它可以在收集到一定量的数据之后进行进行预测,并警告病人的医生该名病人可能突发哮喘病。这个设备很小巧,颜色也很亮丽,只需要插入智能手机的耳机接口就可以工作。病人从 Wheezy 的一头吹气,它便会记录下呼吸数据然后保存在应用程序中。

Wheezy还会从一些相关部门获取相关数据,比如说当地环境部门给出的睡眠、健身建议时间等。理论上来说,Wheezy 的应用程序能够获得病人的呼吸数据,之后应用机器学习,找到病人哮喘病可能发作的时间点。

走在健康之路上的 Hacker

Stiffler今年第一次哮喘病发作住院一周之后就出院了,之后他便开始潜心开发Wheezy。在当地的 Hacker 社区,他和程序员、社区成员 Jessie Dommert 一起合作将自己的创意制作除了原型产品。笔者也是在这里才认识了 Stiffler。

Dommert 说:“他需要专业人士来帮他开发硬件,所以我开始带着他学习 Arduino。我告诉他他需要做什么,他就会尝试去做。即便有些事不能实现,他还是会尝试。”

连续工作几个晚上之后,Stiffer 设计出了一个粗略的算法,一个检测气象和其他数据的 API,一个在 Arduino 板上工作的原型机。有了这个,Stiffler 开设了 Vicinity Health 公司,这是一家帮助病人解决多种呼吸疾病的公司。

最后 Stiffler 招来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工程学教授 Scott Shrake 和当地的药剂师 Brian Straub。这家公司入住了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加速器项目。

根据 Shrake 所言,Vicinity 已经获得了一笔足够他们生产 100 台测试机的投资。Vicinity 准备将 Wheezy 的售价定位 79-99 美元,配套的应用程序每个月收费 9 美元。

Shrake 告诉笔者:“他给我发的最后一条信息是‘想象一下,三个月之后,我们就要进入健康 2.0 时代了。’”

现在,这些计划都暂时停止了。Stiffler 的死亡对于这一家即将起飞的公司来说是巨大的损失,但是 Shrake 和 Straub 承诺会坚持 Stiffler 的想法,继续做下去,这样的环境更促使着他们去重新思考未来。

Shrake 说:“他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但是我们必须要人情下一步怎么走。我们希望能围绕着 Wheezy 组成一个团队,将产品做好。我们还会是市场销售,但是还得做好策略。”

多么心酸的讽刺

在美国,有 2500 万人在遭受哮喘病的折磨;每天有 9 人因为哮喘病发作而死亡。Stiffler 原本是想用 Wheezy 来检测自己的健康,但是这台设备却可以影响几百万人的性命。

可穿戴健康设备是新兴的产业,但也是崛起的产业。无论是创业企业还是科技巨头,他们都在想办法高效利用应用程序和智能手表来管理人类的健康事业,让可穿戴设备称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开发者社区还沉浸在 Stiffler 的死讯中,而 Stiffler 的团队和家人将继续完成他的梦想。Dommert 说:“他开发的工具可以用,但是却无法挽回他的离去,太让人伤心了。”

开发团队依旧在寻找接替 Stiffler 位置的方法。只要 Stiffler 开发的原型产品通过测试,Vicinity Health 将会在众筹平台上募资,让 Wheezy 能够在市场上销售,将这款轻量级的可穿戴设备带给饱受哮喘病病人。

Stiffler 的妻子 Sandy Wu Stiffler 在采访中说:“如果 Wheezy 能够帮到别人,哪怕只是一个人,我的丈夫也会很开心。这款产品很快就会问世,哮喘病病人从此不再需要担心。”

更多阅读:

Why we need Wheezy more than ever - founder and CEO Vicinity Health Chris Stiffler dies at 35 - AZ Tech Beat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